首页 > 厨神领主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415 炭烤邪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陵觉得眼前的情景真的是无比的淦。

  他好不容易才将这么个触手给砍了下来,结果这触手马上就要变个小BOSS出来干死他,合着这邪神还得感谢他的分体之恩啊!

  叶陵觉得真的是特别离谱。

  眼看着面前的那根大触手非常具有活力地在地上蹦跳着,吸收着四周飞散的紫色光芒,大有原地长出手脚立地就变成一个BOSS追着众人砍杀的趋势。

  叶陵也不知道是怎么地,也有可能是脑子突然个短路,竟然在脑子里转出了一个疯狂的主意——这东西因为还不算死亡,所以才会产生异变。既然如此,那他干脆直接将这东西煮成菜肴,想来一盘菜也就不会变成BOSS了,哪怕它是仰望星空,不也就只能死不瞑目吗。

  这个念头一升起,叶陵也顾不得其它,时间也完全不允许他多做考虑,他飞快地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架烧烤炉来。

  “芬利尔!”

  叶陵的一声呼喊,让芬利尔在被触手追得东奔西跑的狼狈中回过头来。

  虽然叶陵并没有作出明确的指令,但在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烧烤炉时,它还是下意识按照习惯中的操作,向着烧烤炉所在的方向喷吐出了一个小火球。

  炎狼喷吐的火球有些颤抖地在空中划出了道弦线,最后准确地落在了烧烤炉中,点燃了炉里早早放置好的木炭。

  叶陵压根就没去看芬利尔和烧烤炉,他相信芬利尔一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在喊完芬利尔以后,他又喊了卡曼。只不过对于卡曼,叶陵的指令就清晰多了:

  “卡曼!快快快,用砍的把地上那根触手劈飞过来!就劈来这炉子上!”

  卡曼:???

  卡曼不懂,但卡曼大受震惊。

  幸亏卡曼也是个老工具人了,他心里虽然大受震惊,但手上的动作那是半点不慢,直接一个闪现就冲到了那根已经缓缓开始伸出诡异小尖肉块的触手旁边,直接一刀就砍了过去。

  触手一个不察,还真就被卡曼直接劈飞到了空中。

  异变中的触手在空中一阵疯狂的扭动,还真就成功的落在了炭炉上的铁架中。

  如果邪神头顶上有文字泡,此刻那文字泡里一定会是几个大大的问号。别说是邪神本神了,就连注意到了叶陵这个操作的温若拉那也是一脸的茫然,完全想不明白叶陵这是在做什么。

  叶陵却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他见触手飞来,赶紧就扑上前去,左手中拿着的铁夹子已经直接就夹住了不住扭动的触手。右手中沾满了食用油的刷子也随之刷到了触手之上。

  这一根被砍下来的触手足足有叶陵一只大腿的粗细长短,本身力气又很大,叶陵差点就没夹住,让它直接就挣扎了出去。

  眼看着一整根炭烤已经没什么可能了,叶陵只好将手中的油刷子换成了一把细长的厨刀,准备将那触手切成厚厚的切片——没办法做一根完整的炭烤章鱼脚,那做成炭烤章鱼脚切片那也很不错吧。

  结果……

  【系统提示:你对异变触手发动切割攻击,异变触手血量-1。】

  叶陵:……你【哔——】的……

  他实在是无力吐槽系统对他的恶意,只能发动了烹饪技能,再次将厨刀伸向了眼前正在扭动的触手。

  这根触手一直没有停止挣扎与异变,只不过在离开了那些暗紫色的光芒以后,它异变的速度直接就减缓了一半不止。它的皮肤上原本伸展出来的那些小肉芽在炭火之上一阵扭动,也不知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伸展出来,还是受不了炭火的熏烤,想要从炭炉的火焰上逃离。

  在叶陵对着触手使用了烹饪技能以后,厨刀的刀尖压在了触手的外皮上,居然就这样僵持住了。

  厨刀的刀刃并没有刺入到触手之中,触手却也无法从叶陵手中挣脱,也没有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好像连系统也被叶陵的骚操作震住了,一时之间疯狂地转动着自己的CPU,努力想要搞明白眼前的状况。

  叶陵咬咬牙,不肯放弃,用尽了全身力气用厨刀压住了狂乱的触手。

  他在赌系统的判定。

  其实从系统的角度而言,这根触手的属性应该是比较不明确的——它已经脱离了本体,其实已经算得上是一件掉落物品,只有在经过异变以后才会形成一个新的生命。

  所以,在它还没有完全异变成功的这段短暂的时间里,它到底是一个“掉落物”还是一个“生物”,系统并没有很明确的界线。

  这就要看系统到底偏向哪一边了。

  叶陵一手拿着铁夹子,一手拿着厨刀,十分费劲地压制着那根触手。他总感觉好像与触手对抗了很久,但实际上,可能就只静止了两三秒的时间。很快,系统就做出了它的判断——

  原本坚韧的触手外皮突然就变得松软如同布丁一样,叶陵一直“抵在触手上的厨刀突然向内一陷,轻轻松松地就将原本坚硬如铁的触手给切出了厚厚的一大片。

  卡曼:???

  温若拉:?????

  叶陵自己也是一愣。

  只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赶紧重新举刀,利落地将那根粗大的触手切成了好多厚厚的切片。

  就算是已经被切成了切片,这根触手也依旧还在上下跳动,似乎还没有死亡,仍然在寻找着异变的机会。

  叶陵甩了甩一直夹着触手的左手,只觉得从手腕到手肘都被震得一阵酸麻,此时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左手的存在。但他根本不敢放松,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油、盐、孜然、辣酱等调料,十分利落地往触手切片上抹。

  他甚至还迅速倒了一盘料酒,夹着片片触手切片直接往料酒中浸泡了一会儿,然后擦擦干净再放到了炭火上烤。要是不擦干净,只怕滴落的料酒能让火焰直接包裹住这些切片。

  有了料酒和油包裹在切片外头,底下的炭火一时之间就因滴落的油脂而烧得更旺,很快就将那些厚实的切片都烘烤得转变了颜色,还发出了一点淡淡的香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