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狠人夜孤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刹那尖叫,带着哭腔,道:“呜,我最喜爱的琉璃星钻项链不见了,天啊,连小女孩的东西都抢,太坏了,那可是我喜欢的礼物了。”

  接着,她又惊呼,道:“天啊,连我的吃的都被抢了,太可耻了,这是什么盗贼,没有天性,连小女孩的吃的都要夺走,真是个恶棍!亏我跟他讲了这么多!”

  说到吃的,自然是那些小果子了,也正因为这些小果子,王雪松才能不断的在战斗中回复灵力,压着青衣少女打,不然的话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

  ……

  “咦!?”

  小萝莉凌可可看到了姐姐凌雪殇破裂的裙子,以及玉足上的血迹,顿时呆住了,而后尖叫:“天啊,姐姐,你……被坏人玷污啦!

  “你胡说什么!”凌雪殇用大眼瞪她。

  “你看啊,那流血了!”凌可可点指。

  凌雪殇低头一看,一阵发呆。

  “快看,你的耳朵也流血了,天!姐姐。你脑袋上好大一个馒头!哇!你衣服松开了耶!?耳环也不见了!那位大……那个大混蛋,果然是个大花贼!”凌可可喊道。

  “你也好不到哪去!”凌雪殇白了她一眼,指着她那破烂的小裙子道。

  “啊?”

  凌可可一愣,而后低头一看,当看到自己心爱的小裙子被人扯下一块后,一下子眼泪就飙了出来,尖叫道:“没天理啊!真的连小萝莉都不放过……”

  ……

  而此时,王雪松已经回到了白莲山。

  那秘咒将他传送到了山脚下。

  “轰!”

  就在王雪松刚从虚空中出来时,忽然一股气浪扑面而来,他毫无防备的被掀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一处台阶上。

  “草!谁啊!”王雪松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翻了起来,“锵”一声。直接拔出一把长剑,警戒的盯着四周。

  “见鬼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周边,王雪松一头雾水。

  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入眼皆是绿,除了青石台阶就只剩下树了。

  “轰!”

  就在王雪松疑惑之际,忽然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又传来了一阵轰鸣声,紧接着又一阵气浪袭来,刮的周边的树木“沙沙”作响。

  这次王雪松有了防备并没有被吹飞出去。

  “是有人在那打斗?”

  王雪松皱了皱眉头,而后展开神念往那边扫了过去。

  山涯上,尘土飞扬。

  两名男子一个持刀,一个持剑正在对持着。

  持剑的那名男子,立在一块巨石之上,他有着一头雪白晶莹的银色长发,他的身材很是修长,面如冠玉,英俊非凡,一袭黑袍在风中乱舞,显得英武不凡,他周身剑气枞横,如同剑仙临世。

  持刀的那名男子,同样立在一块岩石之一,他穿了一身白色的修士服,他有着一头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和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浑身气质就突出个侠气凌然。

  “这两人的气息波动,很不凡啊!”

  王雪松一阵心惊,山涯上的那两人都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可身上的血气却浓郁至极,甚至他还在那名黑衣男子的男上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难道这两人是其他的竟选者?

  王雪松很是疑惑,他没入虚空中,出现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另一座山头上,继续观查着二人。

  ……

  “再问一遍,你退不退出?”黑衣男子眼光凝注在剑身,低垂着头,轻轻的问道,似乎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他的发丝在风中轻扬着,言语之间充满了决绝的意味。

  “我不退出,你居然就要杀我?”

  对面,白衣少年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衣少年,一脸失望的说道:“夜孤行,你居然为了一个圣子之位。不顾及你我之间的血脉亲情?你居然如此无情?”

  “正因为你是我表哥,我才给你这个机会!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至于其他竞争者,我都是二话不说直接杀了!如若不是顾及你我之间的亲情,此刻你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如今竞争者只剩下你我,还有另一个人。你若离开,我只需杀了他,圣子之位便是我的了。”

  被呼做夜孤行的黑衣少年剑眉一挑,冷冷道:“夜依然,你我虽为兄弟,可却从未交心,而我现在就是给你一个交心的机会,做真正兄弟的机会!你若拒绝,就是与我为敌!”

  “拒绝就为敌……”

  白衣少年好笑的笑了起来:“夜孤行,你我同为夜家年轻一代的翘楚,我平时也对你也不薄,有什么好东西都与你分享,你说我们从未交心?”

  “你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圣子之位,与我翻脸?甚至我不愿意就要杀了我?你他妈的,怎么能说的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

  白衣少年失望的摇了摇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翘楚?你太看的起自己了,我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同层次的人。”夜孤行嘴角一撇,发出一声冷笑,不屑的说道:“有我在,夜家就没有你的位置,你永远都出不了头。而现在,你若离开,我不杀你。”

  “可笑,你的修为与我差不多,想杀我?”夜依然好笑的看着夜孤行:“你做梦呢?”

  “呵,修为与你差不多?”夜孤行冷冷道:“其实,我早已凌驾在你之上,只不过平时懒得理你。”

  “你若能让我心服口服,那我就退出!”夜依然冷哼一声。

  “你已经输了!”

  夜孤行的气息猛然拔高,眼睛如刀锋一般看着夜依然:“你已经在考虑战败,这说明你心中没有胜我的把握!没有胜心,就是败!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直接自裁吧。”

  “放你妈的屁!”夜依然愤怒的叫起来:“你以为老子当真怕你!?”

  “那你就去死吧!”夜孤行手指一弹剑锋,嗡的一声,手中长剑发出黑色的雾气,而后沿着青衣少年杀了过去。

  “谁死还不一定呢!”夜依然不甘示弱,手中大刀“嗡”的一声,暴起一阵刺目的光芒,而后提刀也沿着黑衣少年杀了过去。

  随后两人战在一起。

  “轰!”

  一时间,场中轰鸣声不断,一阵阵气浪往外掀了出去。

  ……

  “这尼玛……”王雪松听的一阵出神。

  那个叫夜孤行的少年竟然想将其他圣子的人选全杀了?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好像他已经将另外几名参选者全杀光了?只剩下自己跟他们两兄弟了,而且他现在似乎还要将自己的表哥给砍了……

  妈的,太凶残了。

  而且看这阵势,那个叫夜依然的瓜皮明显不是对手。

  所以……

  我跟他两人中,只能活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