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当在下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刚落。

  无边的煞气,无边的杀气,就这么突然间弥漫了整片林地。

  神秘少女似乎被这道剑决所影响,她周身肆虐着一股暴戾之气,眉梢一扬,森森寒的目光越过林木,投射在远方王雪松的身上。

  她手中长剑嗡嗡作响,剑身发出璀璨的光茫,似乎感受到主人身上的冲天杀气,铮然一响,冷森森的剑光翻转,锵的一声,长剑剑尖顿时发出刺目的一闪,这种光芒,竟然远远的比日光强烈许多!

  锵!

  杀气弥天,腾腾弥散开来!

  一瞬间,神秘少女身前身后,几乎就成了一片幽冥,充满了阴冷森寒的地狱一般的气息。

  树上飞禽地下蝼蚁,感受着这恐怖的杀机,尽都惊慌逃窜!

  这一道剑决似乎蕴含着悲愤到无极限的苍凉与无奈和无边的恨意!

  像是一种对苍天的控诉!也是对天道的抗争!

  神秘少女闭着眼睛,深深呼吸了两口,随后豁然睁开眼睛,身上紫气冲天,提剑沿着王雪松的方向疾行而去。

  所过之处,如同船过水面,碧波绿草之上刷的一声荡漾开一道分作两边的波纹,随即波分浪卷……

  “铮……”

  在接近王雪松快百余丈时,她手中长剑接连挥动了九次。

  “铮……”

  一道道剑茫划破虚空,令天地都为之失色,像是有形的波澜,如一条条大道符文。

  剑鸣动天,剑茫像是大道的纹络,斩向王雪松,要将之磨灭。

  “草!?这么猛?”

  王雪松心中一惊,那九道剑茫像是九道银色长河一般向自己镇压而来,拥有不可思议之伟力,扫灭一切,卷动高天。

  来不及多想,王雪松直接将自己力量激发到极致。

  “砰!”

  仙体如渊,深不可测,万丈金光冲天起,照耀星空,穷天地之极尽奥妙,异象滔天。

  王雪松的身躯在震动,清澈的眸子中闪烁妖异光彩,战意异常的浓烈,金色的拳头上跳动着狂暴的闪电,直接一拳向前蹦出。

  他的拳头几乎打穿虚空,阳刚之气冲天,一步迈出,四方皆动。

  “轰……”

  王雪松勇不可挡,右手拳头磨灭剑茫,崩碎虚空,向着神秘少女打去,同时,左手结印,封挡其身前的冲天紫光。

  “锵”

  神秘少女如柔水流云,避过可打穿山峰的拳头,轻拂而过,划出道之轨迹,封向王雪松的双手。

  “啪”

  王雪松身躯猛震,金色的拳头被她的素手阻挡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

  神秘少女则在虚空中凝结出一幅道图,横扫而来,柔中有刚,攻击力慑人。

  “轰”

  王雪松凝聚寂灭指,打向道图,虚空顿时狂暴,这是一次激烈的大碰撞,两人全都倒飞。

  不过,紧接着他们又大战在一起。

  王雪松如一尊可熔炼天地的大火炉,阳刚至极,大开大合,气血冲天,勇武如神,想要轰碎神秘少女的妙体。

  而神秘少女则仙姿出尘,与大道合一,与天穹合一,她化身成了自然,越发的朦脆不可捉摸。

  两人神韵截然相反,争锋越发激烈,难以分出胜败。

  ……

  半个时辰后。

  我草。

  不行了。

  有点虚了……

  得想办法拖延时间,恢复灵力才行。

  王雪松暗叫不妙,对方太猛了……

  “死妖……仙子,你莫非是什么仙体不成?”他越打越心惊,对方身上散发出的紫气似乎与自己的金色血气势均力敌,并不能将她压制。

  而且对方时不时就使出各种道法,而他只能用肉体去迎击,甚至有好几次差点就被收进那山河图之中。

  “轰!”

  神秘少女再次将王雪松击飞,而后静静的立身在夜空中,平静的看着王雪松,像是与天地合一,融入了道我与自然中,很是淡然:“我不旦是仙体,而且是十万年难得一遇的先天道体,身与道合,任你法力滔天,也会被我压制。”

  她的语气淡然中带着一股高傲,似乎并没有将王雪松放在眼里,尽管王雪松表现出的战力很是惊人,可在她看来王雪松必败。

  先天道体?

  这就是仙体么?

  王雪松心惊,这个女子太强大了,原本他以为三两下就可以干的她不要不要的了,可是打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对方不对劲,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仙体。

  “这位妖……仙子,还未请教你的芳名呢。”

  “夜芷涵。”神秘少女声音平静,无波无澜,道:“你很不错,尽管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能与我战到此等地步,你也算得上是个天才了,你叫什么名字。”

  妈滴,太狂了吧?

  不是你滴对手?

  奶奶滴,老子先趁机回复一下灵力,让你再猖狂一会。

  ……

  “哦,我叫王大锤。”

  王雪松尽管心中很是不服气,不过为了拖延时间,他还是回答了,学着夜芷涵的样子,轻轻撇了她一眼:“我的邻居都喊我老王,你不介意的话叫我老王就行。”

  “哼!”夜芷涵轻哼一声,似乎知道王雪松说的是假名。“姓王的,你为何无缘无故对我出手?”

  “去你大……”

  “什么叫无缘无故?明明是你先挑衅我的,你伪装成一个凡人跟我说你很饿?吥!像你这般修为早已辟谷,根本就不需要吃饭,你还说天冷?取暖?我打你有错?”王雪松一下子就来气了。

  他喵的明明猛得一塌糊涂,却装成一个凡人一样问自己要吃的?不打你打谁?

  吥!还要不要脸?

  居然还说什么无缘无故!?

  闻言。

  夜芷涵一愣。

  “原来是这样……”

  她忽然恍然大悟。

  “因为我体质的原因,我需要到金丹之后才可以辟谷的,所以我并没有骗你,我是真的饿……”她声音带着磁性,很是动听。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望仙城就离这不远,你饿了不会进城去买吃的么?”王雪松一脸的不相信。

  “可是……”

  闻言。夜芷涵有些尴尬,支支吾吾,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在路上我不小心将储物戒指弄丢了,现在身上没有灵石,也没有凡人用的银票,还有我也想过拿身上的法宝去换灵石,可是那些典当行,我已经找过好几家了,那些人,一个个利欲熏心,把价格压的极低,把东西抵押给他们,只是侮辱了我的法宝。”

  “恕我直言。”

  王雪松淡淡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以你的身手,不管是打家劫舍还是穿墙入壁,所谓金银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为何阁下要把在下当成傻逼?”

  “这是什么话?”夜芷涵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气得娇躯轻颤,怒道:“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