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那凶手得有多凶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之后,王雪松用从胖子那抢来的灵石在城中某处地摊上买了一身女孩子的裙子,在老板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中渐渐远去。

  当天他直接出了城,找了处隐秘的林地,王雪松脱了个精光,将衣服惊魔剑等全塞进了储物戒指,而后换上一身女孩的长裙,从地上抠了一些泥巴涂在了脸上,更是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凌乱,就连衣衫也被撕的破烂不堪。

  此刻,他这一身行头,一眼看到,就会以为是个女乞丐,很难认出原貌。

  做完这一切,王雪松拿出易容法宝将自己易容成了那胖道士的模样,一脸横肉,肥头肥脑,一双眼睛转的贼六,拎着一块板砖,就往城里走。

  当然,穿女装什么的,自然不是恶趣味。

  在他看来这叫双重伪装。

  哪怕你看穿我那外面的易容,量你也看不穿咱里头的……

  正所谓,物理加魔法其乐无穷。

  “嘿嘿嘿,财神爷们,哥来了~”

  当王雪松回到城里的时候,已经入夜了,他流连在各大风月场所外围寻找着目标,最终在一家青楼外的小巷子中隐藏了起来。

  这段时间他已经将行字决修到了小成境,可以短暂的隐匿在虚空之中,收捡完自身气息之后,他直接从储物戒指中拎出一块黑漆麻溜的大砖头。

  经过他的观察,这条小巷子中时不时就会路过一两个刚爽完归家的公子哥。

  那么,他来这里做的一切,目的就很明显了,这是守株待兔的架势,要守在这里,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而后杀出来敲黑砖。

  很快,他的第一个目标出现了。

  那是一个身穿白袍的世家公子,那人修为约莫筑基四层左右,正搂着一名身材凹凸有致的风尘女子缓缓向这边走来。

  “林妹妹,哥哥厉害么?”

  “讨厌啦~”

  “说嘛宝贝。”

  女孩害羞的低下了头,小声道:“自从认识了公子,奴家便不再适应别的大杀器~”

  “嘿嘿。”

  那名世家公子听后猥琐一笑。:“本公子在万花丛中过,可想一起种草莓的,只有你一个。”

  “奴家好“姓”福呀!”女孩挤出了两滴眼泪。

  “这是干嘛呀!”男孩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一脸深情。:“除了一起翻云覆雨之外,其他时候我不允许你哭的。”

  说着,他忽然抓住她洁白的手腕,就往旁边的死胡同里走,边走边说道。“林妹妹,哥哥忍不住了,来,哥哥想在这跟你种草莓……”

  “讨厌~”

  “来嘛,宝贝。”

  “啊呀~不要这样子嘛~”

  “嘿嘿嘿。”

  紧接着,他就要拿出大杀器!

  就在此时,王雪松猛地冲出,三两步杀到了那名世家公子的身后。

  感觉到后背有冷风吹来,立马止住了进攻。

  “谁?”身体的本能让他豁然转身,只是未等他完全转过来,一块黑色的大板砖已经由上而下,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当场,那公子哥就被砸懵了过去,整个一个大字趴在了地上,都没看到是谁偷袭了自己就晕了过去。

  “啊……”那名女子吓得尖叫。

  “啊尼玛。”王雪松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直接一板砖拍了过去,“砰!”的一声,她死死的躺在了那名男子身上。

  “第一个。”王雪松挥手收了那世家公子的储物戒指,而后上下其手,那白衣公子身上但凡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他很自觉的收走了。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不小心瞥了一眼那名女子,而后跟对待那名公子一般,给她来了个王氏搜身。

  待到洗劫完毕,王雪松扛着两人丢进了不远处繁茂的杂草丛中,继而便离开了这里,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啊……!

  不久后,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地点,传来了杀猪似的惨叫声。

  又一个世家公子倒地,待到有人闻声赶来时,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因为那名世家公子浑身被扒的只剩一条裤衩了。

  “这是谁呀!忒狠了吧!”

  “被抢的毛儿都没剩下,干脆利落啊!”

  “豪无人性啊……”

  夜已深,深秋微冷,鸟儿微凉……

  啊!

  啊!

  啊!

  ……

  没过多久,另一处风月场所外,接连传出十几声惨叫,惹来了更多的人围观。

  “这…这什么情况。”看着这帮倒地的世家公子,围观的人嘴角都猛猛的抽动几个来回。

  不怨他们如此惊愕,主要是这十几个世家公子想不惹人瞩目都难,他们排成了一排,一个个光着膀子,浑身上下只剩一条花裤衩了。

  最最重要的是,这样狼狈模样的,不止是一人,而是十多个人,这俨然已经成为一道夜里最亮丽的风景。

  这一夜,西城区很不平静,惨叫声此起彼伏,待到有人赶到时,眼前都会呈现相似的场景,被打晕的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搜刮走了。

  “都被打劫了?”所有人心中都是这样的疑问。

  “可这动静也忒大了吧!”

  “衣服都被扒了,那凶手得有多饥渴啊!?”

  ……

  不久后,漆黑的夜晚,被接连的大吼声打破了沉寂。

  “老子裤衩呢!?”

  “妈妈呀!我被非礼!?”

  “呜呜呜~”

  “啊!你还我妹子啊!”

  “……”

  被王雪松敲晕的世家公子们接连的苏醒了过来,见自己的储物戒指、浑身值钱的东西甚至是衣服都没了,纷纷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大骂声。

  貌似有个人因为大裤衩上镶着宝石,结果身上裤衩都没剩下……

  而此时的凶手正在城外的一处灌木丛中细数自己的战利品。

  ……

  “不够,不够!还不够!”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各种宝贝,王雪松双目中闪烁着绿光。

  打算过几天风头过后,去干一票大的。

  从那胖子口中得知,在那西城区有一片宅院,那里住着很多老财主,都是一些在中小家族中争权失败,而且又没有什么梦想的咸鱼。

  他们修为不高,但却每月都可以从族中领到不菲的灵石等等,而且他们还在城中帮各自的家族经营着各种生意,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日积月累下来,那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