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张麻子【5000字大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一处灌木丛中,王雪松一下蹦了起来,脸上的神情甚是精彩。

  在离开后琉璃宗后,他一直御剑向北而行,飞了两天好不容易找了一处灵气还算浓郁的山地,打算在此隐修到金丹再回去干翻那伊志平。

  可是,当他想要掏出灵石修炼的时候,才发现从慕容雪那抢来的戒指不见了……

  “一定那小妮子趁我晕倒期间拿回去了……”

  没奈何,转眼间从一个腰缠百万灵石的大富豪成了一个穷光蛋,这让王雪松有些欲哭无泪。

  灵石哪,关键是灵石哪!

  没灵石我咋修炼?

  接下来几天,王雪松尝试着不用灵石修炼,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修为没有丝毫涨进。

  原本他的打算是一年之内到达金丹的,可现在别说一年修炼到金丹了,一年后能不能突破到筑基七层都成问题了……

  终于,在第十天的时候,王雪松忍不住了。

  “草!”

  他一脚踹飞边上的大石头,眉毛一拧,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一点灵石逼死英雄汉?

  这话在你王大爷这里,直接就是一个笑话。

  一点灵石能逼死一个傻逼这是真的,但若是想逼死我老王?嘿嘿嘿哼哼哼……

  王雪松的眼中发出了狼一般的绿光。

  从怀里掏出一张小地图,随即陷入了沉思。

  他实在是受不了没有灵石修炼的日子了,这样下去别说修炼到散仙返回家乡了,就是到金丹都成问题了。

  毕竟,甭管你多么天才,若想要修为突飞猛进,没有“资本”,是不成的。

  ……

  王雪松当天就离开了那片荒山,一路向北,飞了近一个月,越过千山万水,也不知道行了多少万里,终于快接近一座仙城。

  望仙城,西部第一城,在这片方圆万万里的大地上,它比琉璃宗更有名,周边的居民持之奉为神地。

  深秋袭来,天气已经很凉,光秃秃的树杈上,偶尔还有一两片残叶顽强的挂着。

  望仙城在一片绿洲之中,所在的绿州极其广阔,方圆能有数万里,城馈很多,相对其他仙城来说,望仙城是最为平静的,各方大势力都在此城驻有人马。

  北风蓁地白草折,飘雪的季节已经不远,路上所见行人,很多都已穿上了厚厚的冬衣。

  通向望仙城的大道很宽,并行十几辆马车都没问题,除了周边的原居民外,不时可见到修士从天空飞过。

  此刻,王雪松距离望仙城已不足五百里,大路两旁,是高耸的大山,断裂的石崖,皆气势巍峨,这条青石大道像是被人劈山斩崖,开凿出来的。

  当离望仙城不足二百里时,路上的行人明显多了不少,异兽奔腾,如风似电,大多都是修士。

  忽然,闷雷般的声响传来,数十骑人马如潮水一般冲来。

  不得不说,这些人很嚣张,他们纵兽而行,踩在半空中,距离地面不过数米高,沿着大路而进。

  蛮兽嘶吼,一声狂风呼啸而过,将路上很多人的发丝都吹的凌乱了,不少人怒目而视。

  可以清晰的看到头上数米高处,龙马蹄子、麟豹爪子踩踏虚空而过,对路上的行人是一种极大的不敬。

  半空上的人纵兽飞奔,根本没有顾忌大路上的人的感受,冲向望仙城方向,眨眼消失不见。

  一般的人绝不敢如此,因为前往望仙城的人绝对多数都是修士,这样很容易得罪人。

  “这是哪个大宗门的弟子吗,真是太嚣张了,踩着我们的头颅前行。”大道上有人不满。

  “算了,少说两句吧,万一被他们听到,掉过头来找你麻烦,将是大祸。”有人劝道。

  “我感觉像是亚仙族的人,他们也许是无意的,可能有急事吧。”

  “听闻亚仙族一位大能的子孙,得罪了道宗的一位天才,双方大战了一场,那位大能的子孙被那位道宗的天才斩下一臂,他们多半是为此事赶路。”

  “……”

  还没有真正进入望仙城,王雪松就已经感觉到,前方是一个风云聚会之地。

  此城,汇聚天下风云,有荒古的诸多世家,有西部的妖族,甚至还有渡劫期的大能,更有西部的诸圣地。

  不久后,王雪松终于临近这座西部第一城。

  这是一片净土,仙城外,方圆百里一片葱郁,感受不到季节的变化。

  虽已是深秋,但这里一片翠绿,没有一点寒意,如春日一般,暖风拂面,草木丰盛,灵泉汩汩。

  灵气无比的浓郁,比其他地方要高上很多倍。古木参天,高达上百米,如小山一般,枝桠伸展向天空,古藤一条条,如虬龙最,满崖壁。

  “已经是深秋,为何还这样生机勃勃?”有人与王雪松一般,心有疑惑,对大路上的人问道。

  “望仙城,自古长存,是它影响了地域的环境。”有人答道。

  半刻钟后,王雪松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望仙城,像是土包子第一次进城一样,给他以很大的震撼。

  古城极其雄伟,城墙如一条苍龙横卧,连绵不绝,像是铜水浇铸而成,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宏伟的城门楼,高达百米,气势磅礴,极其壮阔,远远望去,巨大的古城带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这就是西部的风云中心啊……自古至今,关于望仙城的传说很多,查阅各种典籍,人们会吃惊的发现,它真的太古老了。

  根本无法追溯到底起源什么年代,从有文字记载以来,此城便从未改址过,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

  神城,亦是它的名字,相传在无尽岁月前,它是悬在空中的,在荒古时代,才沉坠到大地上。

  这座古城,比大国的都城都要大很多倍,雄伟壮阔之极,如果不飞行,如凡人一般行走,穿城而过要走上好一些时日。

  城内非常繁华,殿宇林立,古街器阔,仙石坊、圣人宫、醉月楼、圣主阙、妖王阁,应有尽有,极尽奢华,凡人与修士混杂。

  城内,人来人往,有半数都是修士,在这样的地方,所有人都不不敢莽撞,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撞倒一位大家族的子孙。

  再倒霉一点,可能会直接踩在圣地一位太上长老的脚上,这些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因为仙城内有不少这样的人出没。

  王雪松发现,眼睛有些不够用了,古城巨大,布局讲究,很是玄奥,他怀疑有些殿阙与此城一样古老。

  繁华的大街旁,不时就会出现一片占地极广的宫殿,雕梁画栋,如皇宫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他不时向路人询问。

  “这是某渡劫大佬的后宫,听说里边佳丽三千,夜夜……”

  “草!这么大的一片宫殿竟然用来当后官?”王雪松有些瞠目结舌。

  没走出去多远,又看到一片宫苑,固景瑰丽,楼阙巍峨,金碧辉煌。

  “这又是什么地方?”

  “这是一处青楼,不过规模太小,如果你第一次来,建议你去城中心的醉月楼,那里的小妞保证让你一眼魂飞,流离忘返……”

  旁边的人答道。

  “青…青楼?还规模太小……”王雪松真的快无言了。

  不久后,他又看到一些悬在半空中的楼阁,并不凌乱,坐落都很规律与雅致。

  “这位帅哥,小弟想向你请教一下,这是什么地方?”王雪松不得不再向人询问。

  “小兄弟,第一次来仙城吧。”旁边的那名男子听到有人喊他帅哥,他很是满意,指着那楼阁对王雪松笑道:“这是一家酒楼,还算不错。”

  “卧槽……酒楼?还算不错?”王雪松捂了捂额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切都极尽奢华。

  那名年轻男子忽然冲王雪松眨了眨眼,露出了猥琐的笑,道:“如果有足够灵石的话,可以上去吃顿饭,天下各种珍肴应有尽有,主要是上面的少女修士个个水灵动人,而且若是灵石足够的话,还可是跟她们……”说到这,他冲王雪松挤了挤,露出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

  城内无人飞行,纵然是修士,也严守城规,繁华的大街上,人流往来,摩肩接踵。

  王雪松走了片刻,终于来到一处清静之地,这是一片道观,并不宏伟与高大,但却占地极广。

  周围,栽种有很多古树,郁郁葱葱,全道观掩映万丈红尘中,比别处安静很多,有一种归真的感觉。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仿佛有大道气韵在流转,明明进出的人很多,但却一片清宁。

  “大叔,我想问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道观?”王雪松向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胖子问道。

  “新来的吧,一看你就是刚来圣城……”又是这句话,每次他向人询问时,都会听到这句话。

  这个有些富态的中年胖子嘿嘿的笑着,道:“这是道宗的仙坊,相当的有名气,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近来,她们的圣女时常露面,常驻这里,年轻人要想一睹芳颜的话,这可是个不容错过机会哟……”

  “大叔你笑的怎么如此猥琐?”

  “嘿嘿……小子别装了,洒家一看你就知道是同道中人。”

  王雪松:“……”

  走过一个拐角,前方竟有一个大湖,潮水碧蓝,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地上。

  人流涌动,不少人走在河岸边,杨柳摆动,暖风袭人。

  湖中,停有很多龙般凤阁,丝竹之声悠扬传来,王雪松发现岸上以年轻人居多。

  他枯眼望时,更是一惊,大湖的深处,天空中云雾缭绕,还有很多漂浮着的大船,以及一些宫阙与楼阁。

  “兄弟,这又是什么地方?”王雪松心有疑惑。

  这一次,他没有被人说是第一次来,而是被鄙视了。

  “来都来了,还装纯情少年呢?”

  “大哥,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介绍下吧。”王雪松虚心请教。

  人流来往,湖边杨柳成片,这个男子瞥了他一眼,道:“传说中的醉月楼,你会不知道?”

  额……

  王雪松灰溜溜的走了。

  ……

  城中繁华至极,看的王雪松一阵眼花缭乱,不过他可没忘记自己来这是要干嘛的。

  在大至打听了一下城中的布局后,王雪松出了一次城,在一处无人的灌木丛中,他拿出易容法宝换了一个样子,再进城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三十来岁,一脸横肉,满脸都麻子。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惟妙惟肖,活脱脱就是一个土匪。

  王雪松一不做二不休,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了他积累资本的手段!

  但他的“手段”,却是有些“不择手段”了……

  ……

  王雪松在一些青楼周边闲逛着,在拐过一个小巷子时,迎面一个胖子走来。

  肥脸大耳,眼睛有些色迷迷的,四处梭巡。身上穿的衣服不算太华丽,走路的时候也有些弓着腰。

  嗯,看来不是什么扎手的权势人物。

  而且眼光除了看大姑娘小媳妇,看别的人都有些闪躲。

  看来是一个胆小怕事之辈……

  而且只有练气八层的修为……

  所以……

  就你了!

  王雪松一步迈上前去,一脸的凶神恶煞,直接劈手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襟,下一刻,拎着他没入了虚空之中。

  出现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子中,将那胖子也拖死猪一般的拖了进来。

  王雪松的动作很快,外面只看见人影一闪,那当街人人厌恶的胖子就消失了踪影……

  “大,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这个这个……”

  那胖子猝不及防之下,直吓的浑身的肥肉都在哆嗦,一个劲的求饶还不敢大声。

  “什么这个那个!”

  王雪松凶狠的一瞪眼:“告诉你,老子就是城外土鸡山上的张麻子!今日进城,做点买卖,看你顺眼,指点你一条发财之路!”

  “土鸡山……张麻子?”

  胖子抖抖索索的看着王雪松伪装出来的麻子,直接吓得差点背过气去。突然鬼使神差地冒出来一句:“大……大爷,大王,城外没有土鸡山哇……”

  “草!”王雪松一个耳光扇过去:“你管有没有土鸡山,老子只问你,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大王饶命。”胖子回答的利索无比。

  “给老子说说,这望仙城的情况。”

  王雪松凶恶的道:“详细些。若是有一点点不详细,老子抽出你一身肥油点天灯!”

  说着,两手交握,一阵骨节咔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配合着凶神恶煞的目光,简直让人吓破了胆子。

  胖子身子一软,烂泥一般的瘫在了地上,脸上鼻涕眼泪的纵横交错。裤裆里淋淋漓漓,前后同时爆发,一阵臭味传出……

  半个时辰后。

  王雪松捂着鼻子从小巷子里疾步走出,走出好远才终于长长地、使劲的呼吸了一口空气。

  “我滴娘,差点憋死我,实在是忒臭了……”

  到后来,那胖子不知是受到的惊吓太严重导致了肠胃不适还是怎么地,直接就是一边不住的放响屁,一边抖抖索索的介绍。

  让王雪松郁闷之极!

  不过,不得不说,这胖子虽然没怎么有文化,但对这望仙城还算得上是熟悉。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给王雪松非常详细的介绍了一遍。

  甚至哪条街那个巷子里,谁谁家的姑娘特别水灵,谁谁家的小姐格外漂亮,谁谁家的丫头分外风骚……都是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某姑娘皮肤白,某丫头身材好前凸后翘,某个小娘们比较好勾引一对桃花眼……

  谁谁家灵石比较多,谁谁家比较有权势……

  谁谁家不能惹,谁谁家要避着走……

  谁谁家世子喜欢什么时候去哪家青楼……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只听得王雪松头昏脑胀。

  最后还是按照胖子的指点,走出去好远买了一张地图。

  只等他走出好远,那胖子才哆嗦着一双胖腿,风摆杨柳一般的孱弱的扶着墙走了出来。

  然后带着满裤裆的淋漓,失魂落魄落荒而走,一路挥洒出一股公共厕所般的味道,引来路上行人一阵阵捂着鼻子的诧异张望……

  谁说城里就没有山贼?

  他妈的,这简直是扯淡!

  山贼还分什么城里乡下?

  看那张麻子,明显一双眼睛都是绿的,专门打听谁家的灵石多……谁家世子闺女修为低……

  胖子欲哭无泪。

  那可恶的家伙,不仅把自己吓得半死,临走还把自己怀里可怜的灵石顺走了,甚至连凡人用的银子也没有放过。

  抢了就算了,居然还他妈美其名曰:替天行道、行善积德!?

  临走居然还来了一句:“我花你的钱为你消灾解难,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人心善。”

  他奶奶滴,要是都像你这样的“心善”,那这世界上早没人了……

  哥们。

  我给您支了那么多的路。

  你爱找谁替天行道就去吧。

  就算去找那些水灵灵的小妞们。

  我也决不会怜香惜玉。

  就是千万别来找我了就行。

  我是真的不富裕……

  胖子一路走一路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