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还给你?开玩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当王雪松准备提醒慕容雪一句的时候,慕容雪却擦了擦眼泪说道:“如果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的,我肯定会帮你去完成。”

  啧啧,上道!

  偷笑几声后。

  王雪松脸色愈发阴沉的说道:“我不想恨你,可是我恨你的小药丸!你将小药丸全部给我吧,我临死前要报复这些小药丸,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了,不然我死不瞑目!”

  慕容雪却没有想到别的,她在心里不断责怪自己,可怜巴巴的说道:“其实不关‘三转练灵丹’的事情,完全是怪我……对不起……”

  “我不管!”王雪松忽然一声冷喝,吓的慕容雪哆嗦了一下。

  王雪松见她竟然不将小药丸给自己,心里一急,立即恶狠狠的说道:“你如果不满足我这个小心愿的话,我死后会变成鬼日夜跟着你。就算是你不怕鬼,但是我会寻找鬼同道,一起来跟着你,诅咒你,永生永世都不会放过你!”

  “我……”

  慕容雪的脸色有些发白,她其实挺害怕王雪松说的话的,其实之前去乱葬岗的时候,她一个鬼都没抓着,而是躲在外面等师兄师姐们出来。

  她还被一个半边脸的红头发鬼魂吓得哭了半天,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最后要不是圣子来了也许她就成了史上第一个被鬼吓死的圣女了……

  还有是因为责怪自己不小心将王雪松害死了,她此刻心乱如麻,王雪松的话让她很是内疚。

  现在听到王雪松这么说,她连忙回答道:“千万不要,我答应你,”说着将手中的小瓶子小心的放在王雪松面前。

  过了半晌才又说道:“如果你死了变成鬼,不要跟着我啊,就是要跟,也别叫太多的鬼一起……”

  嗯……才一瓶?

  不应该吧?

  怎么说她也是个圣女啊!

  她不老实!

  不行!太少,我需要更多!要再吓唬她一下才。

  “不够!”

  王雪松阴森森的道:“这点还不足以平息我心中的怨恨。”说到这他忽然话声一顿,大喝道:“我还要更多!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如果我抱有怨恨死去话,将会化为一个历鬼,那可比一般的鬼厉害多了!”

  “可,可是,我只有这些了啊……”慕容雪不敢看王雪松,弱弱道:“这还是娘亲送我的生日礼物……”

  “我不管!我命都要没了!你竟然连我一个小小的心愿都完成不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叫上更多的鬼兄弟跟着你的,你看着办吧!”王雪松的脸色愈发凶悍。

  “不要,不要跟着我……我现在就去找父亲要,你,你先不要死,等我回来……”慕容雪被吓得脸色惨白,转身就去找慕容长空。

  嗯?

  她爹不就是琉璃宗的宗主?

  他能像这小妞一样?

  那还不一眼就看穿自己的把戏了?

  到时候自己还跑的了?

  想到这,王雪松连忙道:“行了,行了,你不用去找你父亲要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

  “真的吗?”慕容雪停下脚步。

  “是的。”王雪松一把抓起小药瓶就往怀里塞,哪里还有心思和慕容雪扯皮,直接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不会跟着你的,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记得把门关上,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惨状。”

  说着王雪松直接站起来将慕容雪推了出去,“砰”的一声直接将房门关上。

  王雪松看着手里的小玉瓶,脸上竟然有些发烧。就好像自己一个大人欺骗了一个小孩子的东西一般。

  不过这女人可不能算是小孩子,谁让她拿错了药丸给自己吃呢。

  如果不是他体质特殊,说不定真的就嗝屁了。

  王雪松越想越对头,心里的邪恶感逐渐消失。

  慕容雪站在房门外面发呆,忽然隐约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但是那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王雪松就在房间中等着慕容雪走开,可是等了半个时辰,再将神识扫出去,却发现慕容雪还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那里傻傻发呆。

  王雪松无奈之下,只好打开了房门,看着慕容雪问道:“你怎么还没有走?”

  “啊,你没死?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不过她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但是她看见王雪松真的没有事的站在面前,脸上的高兴是实实在在的。

  “额……”看见慕容雪的这个表情,王雪松心里有点小惭愧,不过这种惭愧一闪而逝。

  大不了哥以后补偿你。

  想到这,王雪松内心轻轻松松。

  “哎呀,这个啊”

  王雪松面不改色,直接就演了起来。:“是啊,本来我感觉自己的肚子很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竟然渐渐的好了,还真是奇怪呀。可能是我福大命大吧。好了,你也该回去了,我在此休息一晚,明天就离开了。”王雪松怕慕容雪想起小药丸的事情,连忙打岔。

  说了这么多话的目的,就是想让她早点离开,不要想起来小药丸。

  “好吧,没事就好。”

  说着,慕容雪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戒指中拿出一个绿色的小玉牌递给王雪松。:“给,这是我的令牌,你拿着这个令牌才可以出宗门的,不然会被拦下的。”

  “哦,知道了,你走吧。”王雪松接过小玉牌后连忙送客。

  接着他直接把门关上。

  “咚咚咚。”

  正当他准备拿出忽悠来的小玉瓶时,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吱嘎。”王雪松打开门,发现慕容雪又返回来了。

  “……”

  “你还过来干什么?”王雪松现在做贼心虚最怕的就是面对慕容雪了。

  她可千万不要问自己要小玉瓶啊,自己还要靠这玩意升级呢。

  “我……”慕容雪站在王雪松面前,扭捏了半天,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王雪松,我刚才……”

  “哎呀,疼!好庝!肚子真疼!”王雪松一听就知道她要问自己拿回小玉瓶了,呸!没门!想都没想,直接就打断了慕容雪的话,连忙捂着肚子大叫了起来。

  慕容雪连忙过去扶着王雪松,有些担忧的说道:“你没事吧?是不是因为那丹药的问题啊?要不我让父亲来帮你看看吧?”

  让你父亲帮我看?

  开什么玩笑?

  王雪松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这是老毛病犯了,我躺一会就行了,你走吧,我一个人休息一下。”

  “那好吧,这是我的通讯珠,如果你以后想回来看雅儿的话,可以用这个找我。”慕容雪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珠子递给王雪松,随后转身就走。可是她刚走两步就再次停了下来。

  王雪松心里就是一紧,不会还记得吧?

  果然慕容雪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会还是说道:“对了,我给你的小瓶子你还给我吧,这小瓶子对我很重要。”

  她并没有说谎,这个小瓶子是她娘亲送她的礼物,是给她突破金丹时用的,她的娘亲在一次大战中受了重伤,一直昏迷不醒。她很是珍惜这个小玉瓶,就连里面的丹药也是她娘亲炼制的。

  刚才慌乱之下她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将小瓶子给王雪松了。

  现在王雪松又“活”过来了,她肯定是要要回来的。所以无论王雪松怎么打岔,她都记得有个小瓶子在王雪松身上。

  “……”

  王雪松听了慕容雪的话差点吐血,没想到自己转移了半天,最后还是问出来了。

  不过现在想让他交出来那是绝无可能的,他可是指望着这玩意突破呢。

  “可以还给我吗……”看着王雪松半晌没有说话,慕容雪有些着急起来。

  “唉!”王雪松叹了口气说道:“我原本以为我要死在那小药丸的手里,所以我将你那小药瓶要过来后直接扔掉了。现在你问我要,我也拿不出来了。”

  “啊……”慕容雪听了王雪松的话,眼泪水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