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脱胎换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卧槽……”看着那被贯穿的山体,王雪松也是满脸震惊,他虽然猜到这寂灭指不凡,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凶残。

  “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被打中也会渣都不剩吧?”回过神后,王雪松开怀大笑,很是惊喜。

  没学这寂灭指之前,如果对上筑基七层的修士,他只能逃走,毕竟七层是筑基后期了,跟六层的差距很大,可现在他感觉让一个指头就能戳死筑基七层的修士,这不是吹,就凭刚刚那指的威力,哪怕筑基八层被打中也是凶多吉少。

  不过打出那指之后,他就感到自身一阵虚弱,这寂灭指不但要吸取虚空中的暗粒子,还要抽取自身的灵力,以他现在的修为顶多打出两指。

  ……

  “雅儿,过来,我们打猎去。”

  平复心情后,王雪松冲不远处正在跟小兔子玩耍的小女孩招了招手。

  “好!”小女孩放下怀中的兔子,拍了拍小裙子,高高兴兴的向王雪松跑去。

  随后两人缓缓向森林中走去。

  “吥!淫贼,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看着走远的二人,一旁的慕容雪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这些天她可是都看在眼里的,王雪松对她则是一脸的凶神恶煞,很是粗鲁。但对那小女孩却是一脸的温柔,关爱有加。

  王雪松在她心里的形象就是个变态,所以她认为王雪松一定对那个小女孩不怀好意,也许是想满足他心里某种变态的欲望……

  本小姐哪里比那小女娃差啦?凭什么要受到不公平对待!

  我明明……

  “啊?”

  “吥吥吥!我在想什么鬼!?”

  慕容雪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一时间俏脸微红,过了好一后,诅咒道:“死骗子,迟早天打雷劈!”

  ……

  半个小时后,王雪松拖着一头野猪回来,随后架起了烽火,在一旁开始了烤肉。

  其间慕容雪趁着王雪松清洗猪肉的间隔,偷偷把小女孩叫到身旁,语重心长的劝说小女孩,让她离王雪松远点。

  然而,小女孩并不买单,指着她的鼻子,道:“大哥哥说姐姐是个女骗子,让雅儿离姐姐远点……”

  小女孩说完这句话就跑开了,把慕容雪气的牙痒痒。

  ……

  吃过早餐后,王雪松把剩余的肉放在小女孩的储物袋中,告知其饿的时候取出来吃,随后便在木屋前开始了修炼。经过之前十天的修炼,他已经达到了筑基二层巅峰。

  虽然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突破到三层,原本王雪松以为两三天就可以突破了,可偏偏这次他迟迟不能突破,似乎体肉有着一条条枷锁,在阻止他突破。

  修炼无岁月,时间飞逝而过……

  第十七天,这一日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王雪松突破步入了筑基三层,可同一时间,他周身皮肤忽然缓缓开裂,体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觉醒了,像是达到了临界点,彻底爆发。

  “怎么回事!?”王雪松大惊!

  【小子,收敛心神,守住识海!】

  “好!”来不及细想,王雪松将自身元魂往识海中调动而去。

  “怦,怦”他那通红如玉的心脏,突然疯狂跳动了起来,全身血液完全沸腾,仿佛要破体而出,如果不是识海深处的残剑散发着神秘的伟力,定住了一切,他恐怕已形体碎裂。

  他周身的鲜血似乎被什么东西驱赶,不断往外面流出,残剑上混沌之气翻滚,秸固了其身躯,没有让王雪松发生危险。

  那颗如红宝石般璀璨的心脏,熊熊燃烧,竟缓缓变成了金色,在消停了一会后,忽然又跳动了起来,浮现出一道道晦涩难懂的符文,在王雪松周身围绕着,一道道无形的波纹超越了速度的极致,向外界扩散而去,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与此同时。

  在一处黑暗的星海中,漂浮着一团金色的光团,它在此沉淀了无尽岁月,仿佛与周边的空间熔为了一体。

  一道无形的波澜荡漾而过,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剧烈抖动着,一时间金光大盛,将周边的空间压的缓缓扭曲。

  “轰。”它消失在了原地,划破了时空,震碎了空间,下一刻它撕裂了虚空,出现在王雪松跟前,一把没入其身躯之中。

  “啊……”王雪松浑身剧痛,不断的低吼着,在那光团没入其身躯后,他体内的血液竟缓缓的变成了淡金色,周身闪烁着金色光茫,体内涌出无尽的生机,原本裂开的皮肤也飞快闭合着。

  过了很长时间王雪松才恢复过来,他被惊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我就突破一个小境界,怎么小命都差点没了……难道是老天妒忌我长得帅?”

  “天啊!”慕容雪瞠目结舌,满脸吃惊的神色。

  “大哥哥你没事吧?”见王雪松醒来,小女孩连忙跑了过来,一脸担忧。

  “我没事,雅儿放心。”

  安抚完小女孩后,王雪松直接盘坐下来,稳固自身的气息,忽然体内传来阵阵异样感。那淡金的血液在不断洗练着他的身躯。

  在这一刻,他通体如玉,五脏闪烁,骨骼灿灿,皮肤晶莹。

  突然,其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他感觉到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传来。体内噼啪作响,竟开始了脱胎换骨。

  这是一个痛苦而又难熬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大半日,一切才平静下来。

  王雪松像是一尊神祗一般站起,神霞四射,与日月同辉,与星辰同耀,晶莹如七彩琉璃。直至过去很久,光彩才消失,他反扑归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他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这次脱胎换骨,让他像是浴火重生一般,浑身精力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五指并拢,握紧的刹那,拳头上竟有金色的雷电交织,像是可以直接打穿天地。

  最不可思议的是,混沌之气竟浮现在其身躯之上,像是熔炼在了上面。

  “你这个家伙……做了什么?”慕容雪非常惊讶,小嘴张成了“O”型。

  清风吹来,王雪松黑发轻舞,攥紧拳头,他觉得无比强大,混沌之气弥漫而出。

  “怎么会这样?”慕容雪美牟波光流转,红润的小嘴微张,满脸不相信的神色,她无法理解,混沌之气为何浮现那对拳头上。

  此时,王雪松的身躯,仅仅观看,就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像是可以无坚不摧。

  “混沌是星海初现时蕴育的太初之气,是混沌体才有的,怎么附着在你的身躯上了,你是如何做到的?”慕容雪大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王雪松忽然感到一阵吃力,连忙松开拳头,混沌之气顿时消失,流转回识海内,缭绕在残剑周围。他亦很吃惊,生怕自己化成泥粉,这混沌之气很重,他根本无法承受,一绫就足以压碎一道山岭。

  方才,身上浮现一缕缕混沌之气,实在让他有些心惊肉跳,还好那时体内金色血气未散馈压着混沌之气,没有意外发生。

  残剑悬浮在识海中,混沌之气附着在上,连带着他的身体都成为了一个载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雪松询问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