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别人间九万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什么?”王雪松心中惊讶。

  “雅儿也不知道,好像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后,它就一直在雅儿身上,有一次雅儿拿它去换包子,可是当雅儿第二天睡醒后,它又回到雅儿身边了。”小女孩一脸迷惑。

  “这么奇怪?”王雪松接过玉佩,托在掌心,细细观察,可是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听小女孩的话,这块玉佩绝不会是表面那么简单。

  随即他打算用神念检查一下。

  这枚晶莹剔透的小玉佩,表面看似跟平凡玉佩一般,可当王雪松用神念扫进去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副极为震撼的场景浮现在他眼前。

  这是一片流血的天地,整个世界灰蒙蒙,仿佛这方世界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幕气沉沉,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各地都散发着无尽的殇。

  山河皆碎,浮尸遍野,赤地千里,数之不尽的诡异生物在这方世界各处屠杀着。

  就在众生绝望之际,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天空中浮现出两道模糊的身影。

  那身影越来越清晰,从虚无中显化而出,自荒古岁月中迈步,仿佛挣脱了时间长河的束缚,宛若从神话世界中走出。

  随着一阵虚空碎裂的声音,一名黑袍男子牵着一个小女孩浮现在天边。

  他手持黄金圣剑,背负大日神弓,如一尊自远古走来的神明一样,慑人心魄,散发着滔天的威势,秀发飞扬,衣袂猎猎,周身血气翻滚,如仙临世。

  “大帝!”

  “我们人族的大帝!”

  ……

  他的出现牵动了每一个幸存者的心,所有人都嘶吼了出来,希望他能力挽狂澜。

  他将那名小女孩放在一处高山之上,随后淡然的望向苍穹之上。

  夕阳染红了天地,他浑身光彩绚烂,站在那里,照亮了每一个人的心海,让人觉得他一个人就可以撑起整片天。

  “大帝!”

  “大帝!”

  在这一刻,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起来,其他所有人都跟着大呼,一起呐喊,声震天地。

  在这绝望的关头,一个人的到来,有这样的效果,激起了所有人的热血热心,让苍穹之上的异族都阵阵惊畏。

  他身上并没有散发出大帝的气息,更无慑人之威,但是他站在那里,却可与满天异族平分秋色,并无一点弱势可言。

  这是每一个人的感觉,不知是错觉还是幻觉,心中变得无比笃定,他来了便如定海神针一样,让人安心。

  “总算像点样子了,出来了一个大帝。”苍穹之上传来一阵冷笑。

  “人族的帝者,如何称呼你?”苍穹之上又一个恐怖的声音传来。

  “呼你妈,死人不配知吾名。”他平静开口,眼中有神,如那晚霞一样,熠熠生辉。

  “嘶~”

  此言一出,无人不吃惊,尤其是那苍穹之上的异族,甚至心惊肉跳,不敢相信,有人竟敢当着其族众帝者的面,呼其为死人。

  可在人族听来就不一样了,虽然他骂的是粗鄙之语,可幸存的人族听着却如沐春风,一时间只觉得这位大帝太屌了。

  “吾等万古长存,不死不灭,你,要与我等为敌?”天穹之上,传来一声冷哼。

  “望穿千古,世上谁人可以不死?”他有些不屑。

  “吾等劝你束手就擒。”

  闻言。

  那名男子负手而立,往涯边走了几步,一脸淡然的望着天穹之上,轻描淡写的吐出一句粗话:“束你妈!有种站着别动啊!”

  “好,吾等便看看你这人族所谓的大帝有几斤几两。”

  苍穹之上,千道万缕,各种光形成的匹练相交在一起,化成一条道仙锏向着那名男子劈了下来,天道伦音四起,各种瑞气喷薄,垂落下来。

  这是异族合力祭出的杀手锏,与天地争造化,与日月争璀璨,祥和与杀伐并进。

  “天地不移,江流石不转,天道无情,万物皆毁。”

  “帝者降临,天下苍生,任我屠戮!随心所欲,予取予摧!”

  苍穹之上传来异族各帝的齐喝声,响彻天上地下,隆隆轰鸣,在这天地间不断回荡着。

  前方的虚空在崩坏,混沌光隐现,生生劈出了一个小世界,在这里多了一种开天的气机。

  这是一次强大绝伦的攻伐,天将瑞彩,地现神莲,各种光汇聚在一起成为了一片神海!

  所有人都倒伏了下去,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却承受不住天穹上的威压,世界像是毁灭了。

  他轻轻伸指向前一滑,时间对于他来说像是静止了一样,他黑发飞舞,眸光坚毅,不为所动,划出道的轨迹。

  “轰!”

  天地崩开,一柄赤红如血的巨剑自虚空之中呈现,神圣浩大,压满天空,剑身流转着混沌之气,仿佛具有灭世之威。

  烟霞如血,绚烂绽放,这柄巨剑各种法则交织,发出天道轰鸣声,向着天穹之镇压而去,瞬间碾碎那道仙锏,斩向了苍穹之上。

  他周身血气惊涛万重,如汪洋般卷上了高天,周身气息彻底沸腾,让人心悸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杀!”

  气壮山河的吼声,震开了岁月,冲垮了空间,隆隆而鸣,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震耳欲聋不足以形容,划破了时间的长河!

  他像是一个修罗王一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黑衣所向,挡者披靡,漫天血气翻滚,无数四分五裂的尸体坠向大地,血流三万里……

  “一身纵横人世间,一剑在手何谓难?”

  “剑下血涌千尺浪,脚底白骨万仞山。”

  “斩尽异族意未尽,屠遍诸帝不等闲!”

  “此身长辞日月外,一别人间九万年。”

  ……

  天穹之上,时不时就传出那名男子阵阵吟诗声。

  ……

  战后。

  那名男子屠尽所有敌,可他也身负重伤,一柄长剑贯穿了他的身躯,魂光明灭,身影越来越模糊,仿佛就要消失。

  残阳下,他浑身浴血,一步一步向着小女孩走去,晚霞洒落在他的身上,尽显凄凉意。

  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想在逝去前再抚摸一下那小女孩的脸,可他的手刚碰到那稚嫩的小脸,整个人便化作一片光雨,就此逝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