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这地方似曾相识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呼啸而来,瞬间出现在院子上空,化成了一个手握拂尘的人影。

  来人看起来四十出头,中等身材,面容冷峻,鬓角的头发略微发白,一双虎目煌煌有神,一身灰袍随风而动,猎猎作响。

  随后又有几股破空声传来,几名身穿内门服装的弟子御剑而来,悬浮在那中年男子身后,扫视着院子中的情况。

  见到来人,王雪松微微皱眉,此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威压,让他感到不适。

  他停下手中动作,一脸淡然地看着上方的伊志平,想看看对方想干嘛,有破空符在手,他丝毫不慌。

  “见过伊长老。”半空中的夏若烟冲来人拱了拱手。

  同时她心里也在为王雪松默哀,这伊志平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若是被他记恨上,那下场可是凄惨无比的。

  “若烟师侄,不必多礼。”伊志平冲夏若烟点了点头,随后瞥了一眼浑身鲜血淋淋的李聪,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茫。

  “师尊,救我救我啊!这个人疯了,要杀我。”躺在一旁的李聪忍着噬心之疼,嘴角先是闪过一丝狰狞笑容,而后慌忙向伊志平求救。

  看到来人是伊志平,他提在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放了下,他相信只要伊志平在,王雪松就绝计不敢杀了自己。

  想到这,他目光透着残忍,有些戏虐的看向了一旁的王雪松。

  “聒噪。”伊志平冷叱一声,脸色乃是无比的阴沉。

  他亲自调教的弟子,竟然会被一个筑基一层的弟子越级打败,他这做师傅的,可以说是颜面尽失了。

  不过看到王雪松,他眼中还是有些诧异的。

  此子神色淡然,镇定自若,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恐惧等等。

  而且此子能越级打败李聪,说明此人并非表面那么简单,若能收为弟子,倒也不错。

  “放下你的剑吧。”

  伊志平捋了捋胡须,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威严,像是宣判和命令。“你有资格做我伊志平的弟子,只要你同意,我不杀你。”

  “啊!师尊这……”地上的李聪听到这话后,一时间从头凉到脚,伊志平说这话,证明已经是放弃自己了,可他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王雪松打断了。

  “呵,做你弟子?”

  王雪松冷笑一声,一脸傲然,轻浮地瞥了伊志平一眼,冷喝道:“你配吗?”

  伊志平那像是命令的语气,今他感到很是厌恶,果然是什么样的师傅,出什么样的徒弟,近墨者黑。

  而且有破空符在手,自己根本就不用怕他。

  “好,很好,非常好!”

  喝声震天,伊志平大笑,但笑声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所有人都从他的笑声中感受到了怒火。

  见状,一旁的夏若烟摇了摇头,心想这人要遭殃了。

  “放人!”只听一声暴喝,伊志平怒瞪王雪松,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其身后的那几名弟子见找到了拍马屁的机会,当即冲下方的王雪松喝道:“没听到伊长老放话了么,你这宵小之辈,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闻言。

  王雪松冷笑一声,抬头淡淡地看着众人,随即轻描淡写的讲出了一句家乡话:“束你妈,有种就下来啊,老子一剑劈了他。”

  说着,他一脚狠狠踹在李聪脸上,随即把剑一扬,直接横在了李聪脖颈处。

  “嘶!”

  顿时,上方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伊志平身后的那几名弟子蒙圈了。

  这人疯了吗?竟敢这般挑衅?

  这是闹哪样?不是应该乖乖束手就擒吗?

  什么情况啊这是?

  伊志平的脸色很是难看,阴沉之极,他看王雪松的眼神就像看死人一样。

  先是打败李聪,折了他伊志平的面子,后是拒绝邀请,让他伊志平颜面扫地,现在连人都不放,而且还敢口吐粗鄙之语,这不是要当着众弟子的面赤裸裸的的打他伊志平的脸吗?

  “孽畜,找死。”伊志平怒喝,灰袍被飓风掀动,手掌当即举起,就要一掌劈下去。

  “我丢!”

  没想到那伊志平会突然出手,王雪松吓了一跳,右手一抖,一不小心就把李聪的脑袋给分家了。

  随即直接捏碎了破空符,大喊了一声“临”,话音刚出,周围的空间瞬间扭曲,拉扯着他的身体就要破空而去。

  不过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在离去之前被伊志平的掌风刮中,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幸好,就在伊志平快要触碰到他身体的那一瞬间,破空符激活完毕,刹那间包裹着他的身体从原地消失。

  看到这一幕,上方的夏若烟忽然恍然大悟,喃喃自语道:“怪不得他之前敢对我口吐轻浮之语……”

  “好,很好!”伊志平在愣了一会后怒极反笑,脸色比之刚才更为阴沉,盯着上方那几名弟子。“接我长老令,发布通缉令,我要活的。”

  “是!”闻言,那几名弟子连忙拱手,接过伊志平的令牌后,驾驭着飞剑,向靠山中飞去。

  ……

  与此同时。

  距离靠山宗三百里开外的落日森林中,一道人影从高空掉落,砸在了一处鸟窝中。

  “吥,这什么破玩意儿。”

  王雪松吐掉口中的鸟屎,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

  “吓死宝宝了,幸好穿着防甲,不然非被那杀千刀的打出个好歹来。”

  刚伊志平那一掌着实带劲,哪怕他穿着下品灵器,也被震的吐了一口血,不过幸好只是被掌风擦了一下,没有什么大碍。

  拍了拍身上的鸟屎,王雪松跳下鸟窝,打量着四周。

  “怎么感觉这里似曾相识?”

  看着周边的古树,王雪松有些疑惑,感觉这地方他好像来过。

  他往前走了几步,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古树的树干上有三个似乎是被利器所贯穿的口子。

  嗯?

  “卧槽!!!”

  看到这一幕,王雪松先是疑惑地观察了一下那几个口子,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喊出一句家乡话后,连忙撒丫子狂奔。

  这里正是之前遇到小女孩的地方,也是胖道士被莫名空间拉扯进去的厄地。

  ……

  “呼~”

  跑出落日森林后,王雪松站在森林外的一处土丘上抹了一把冷汗,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后,打算找个落脚的地方疗伤。

  虽然有下品灵器防身,可终究还是受了一点伤。

  “小哥哥。”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动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