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王某人今天要命丧于此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声。

  王雪松抬头望去。

  嗯?!

  “叮!”

  【宿主大人:你可……】

  王雪松:“选你妹。”

  来不乃多想,先溜为敬。

  说时迟,那时快。

  刹那间,王雪松提着惊魔剑已经跑出去了百米开外。

  ……

  与此同时。

  另一边。

  一个花秀少女正疑惑的站在原地发呆。

  随后。

  一叠秀发从她眼前散落。

  ???

  少女疑惑地抻手摸了摸头顶……

  大概十秒后。

  “我…我…我秃了?”

  看着自己当场去世的秀发。

  下一秒。

  泪如雨下。

  “谁把我头发给铲了!呜呜呜~”

  三秒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起身。

  红着眼睛,目露凶光,杀意渐浓。

   360度扫视了一遍案发地。

  没发现凶手。

  随后。

  “啊啊啊!!!铲我头发的小贼!我要杀了你!!!”

  少女充满杀意的声音响彻了演武场……

  ……

  而此时。

  凶手早就已逃离案发地。

  演武场外,王雪松听着少女那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喃喃道:“不就是铲了你头发么,有必要喊打喊杀么。”

  摇了摇头,心情美丽,回家煮饭……

  ……

  一路风平浪静,没有触发选项。

  王雪松去了一趟杂役殿,用三颗灵石在炊事房换了只老母鸡。

  随后悠哉悠哉地返回了住处。

  待老王回到住处时,天色渐黑,西方的地平线上残留着太阳公公的余辉。

  晚风微凉,院子中,李子树下,少年开始了忙碌。

  拨毛、切块、起火、摆锅、下料、

  老母鸡炖蘑菇。

  ……

  晚饭过后,王雪松直接在院子中开始了修炼。

  时间飞逝。

  ……

  清晨。

  东边的地平线上,太阳公公满脸通红,像极了那醉酒的大汉,很是费劲地缓缓探出半个脸。

  ……

  一缕温暖的晨光,照射在了老王的脸上,随后老王缓缓睁眼。

  一夜下来,王雪松从练气六层中期提升到了炼气七层前期巅峰。

  “这样下去不行啊,修为高了之后,修炼所需要的灵石就越多,光靠那不靠谱的“系统”奖励的那点灵石,根本就不够自己修炼的。”

  看着一地化作石头渣的灵石,王雪松皱着眉头,想尽快进入外门。

  成为外门弟子后,就可以进宗内的聚灵塔中修炼了,而且也不用像杂役弟子这般,拿最少的报酬,干着最累的活……

  调整心情,不再多想。

  起身。

  打扫。

  生火。

  摆锅。

  “复火母鸡汤”

  早饭过后,王雪松前往了演武场,打算练习剑谱一二式。

  ……

  “好狗不挡道,给老娘闪开!”

  王雪松刚踏进宗门广场时,突然前方响起了一道女人尖锐的喊声。

  他闻声望去,前方不远处的青石路上,正站着两名女子。

  靠前的那名女子看起来三十出头,但容颜比起李逸儿却更胜一筹,穿着一身红色的宫装,举手投足间有种令人无法抵抗的气质。

  而靠后的那名女子,看起来也是三十出头,容颜秀丽,比起那名红衣女子,竟也不弱半分,一身白衣,风姿卓约。

  红衣女子一脸生气的转身,她本想开口骂人,可视线刚对上那白衣女子后,她眼神中的愤怒变味了。

  逐渐起了杀心。

  “哟,这不是师妹么?几个月没见了,还没死呢?哈哈哈!比王八还能活。”红衣子忽然阴阳怪气的一阵笑道。

  “原来是师姐啊,真不好意思,你这么老都没死,我当然得活着。”白衣女子闻言也不甘示弱。

  “少得意了臭娘们,你也就比我小一岁。”

  “你说谁是臭娘们?”

  “怎么,你要动手么?”

  “呵呵,师姐啊,你还是那么幽默,我们是一个师门的,我怎么会跟你动手呢,毕竟把你打伤可多不好。”

  闻言。

  红衣女子已经掏出空间戒指中的长剑,气势全开马上就要戳人。

  吓的周围的路过的弟子一个个全溜了,躲在远处不知所措的看着两人。

  王雪松也跟着众人闪到了一边去,周围的弟子们看着场中的二女,议论纷纷着。

  “那两人是谁呀?好漂亮。”

  “不知道啊,估计是哪个长老的老相好吧。”

  就在众人讨论之时,一个外门长老走了过来。

  “嘘!都他么闭嘴!那两位可是画情长执事的师妹,只是看起来年轻些,真实年龄都能当你们娘了,两人都有着元婴后期的实力,而且暴力的很,小心她们把你们舌头给割了。”

  众人一听,纷纷闭嘴了。

  “叮。”

  就在这时,器灵的声音响起了。

  【宿主大人:你可选择以下行为】

  【选项一:在原地继续吃瓜。(奖励:极品灵器:九曲点金蛇矛枪。)】

  【选项二:上前劝和:告知二人要以和为贵,不要打打杀杀,有伤同门之情。(奖励:亚仙器:夺命追魂剑。)】

  【选项三:马上离开。(奖励:无)】

  “乖乖……这么危险的吗?吃个瓜都有性命之忧……”

  被吓到的王雪松连忙选了三,直接就往演武场跑去。

  “轰!”

  就在王雪松离开不到三秒,他刚才站的位置一道掌印落下,顿时炸出了一个大坑。

  周围的弟子被气浪掀飞了出去。

  场中的二人已经打了起来,各种剑气,掌印,到处飞,吓得周边的弟子连忙跑路。

  “我去……”

  转身看到这一幕,王雪松心里一阵后怕,随后加快脚步逃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向着演武场跑去。

  ……

  王雪松来到演武场时,这里已经有不少早起的弟子在练习着武技,刀法等,王雪松找了处人比较少的角落,对着一块大石头开始了练习。

  “呼。”

  一直练习着,直到中午。

  王雪松打算去杂役殿换点食材,顺便问一下李管事外门选拔还有多久。

  擦了擦汗,收起惊魔剑剑就住杂役殿走去。

  ……

  “叮。”

  就在王雪松路过一片竹林的时候,器灵的声音响起了。

  【宿主大人:你可选择以下行为】

  【选项一:用高声念出几句逼格拉满的话。奖励:无:或者奖励:仙器:白龙剑】

  【选项二:路过:奖励:无,或者奖励:仙器:太阿剑。】

  !!!

  “我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看着两个选项奖励的都是仙器,王雪松有些懵了,要知道这奖励基本和当场去世划上了等号。

  “是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难道我王某人今天要命丧于此了?”

  王雪松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

  ‘不对,它这奖励里还写着无,意思就是还有一线生机?‘

  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走的体面一点,于是王雪松选择了一。

  讲骚话什么的,这个他拿手,在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可是沉浸在各种玄幻小说里的骨灰级读者。

  王雪松一脸决然地45度角仰望着天空,一字一句地缓缓喊道: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天上剑仙三百万,见我也须尽低眉。”

  “一身独战三千帝,单手横推十三洲。”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必屠尽这满天神佛。”

  “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可有。”

  说着说着,王雪松忽然感到一腔热血,不吐不快,于是提高了声音,高声喊道:“如若给我时间,将来颂我真名者,轮回之中,可见永生。遇我不拜者,轮回碑上,有汝名!……”

  就这样王雪松把各种玄幻小说中逼格拉满的话,一句句地高声喊了出来,在这片竹林中回荡着。

  ……

  与此同时。

  竹林内一处青石旁,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修炼,他的情况很糟糕,一头黑发无风乱舞,周身淡蓝色的气息中透露着淡淡的黑气,竟是准备走火入魔的征兆!

  就在他准备入魔之际,耳边传来了王雪松那逼格拉满的话。

  话音入耳,由如神助,渐渐地,他稳住了道心。

  “哈哈哈哈……”

  这名中年男子大笑了几声,缓缓睁开双眼。

  “妙啊,妙啊,不知是何人竟能颂出此等蕴含道意的话。我得前去好好感谢才行。”

  说着,他化作一道白色光影,朝着王雪松的方向急速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