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臣洲把门关上了,方淮嘴里含着一颗糖,想吐掉,可糖又很好吃,甜滋滋的,也不知道宋臣洲是在哪买的。

方淮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糖化完了,就去庭院里扫落叶。

刚扫了一刻钟,就又来了一个人,方淮正诧异今天为何如此热闹,就看见秦子衿探了个脑袋出来,正朝他笑。

方淮也高兴起来,连忙丢下手里的扫把,朝秦子衿跑去,秦子衿把他抱起来转了个圈,才亲了亲他的脸。

“怎么还要扫院子?”秦子衿问:“是师祖让你做的吗?那下次师祖再让你做什么活,你就先放在那里,等我过来做。”

“师祖怎么会让我做这些。我就是闲着无聊,扫扫落叶而已。”

秦子衿有些心疼:“师祖不爱说话,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你当然要无聊的。以后我有空就过来陪你。”

方淮点了点头,秦子衿看他那么乖,忍不住把他按在怀里,吻住了他的唇。

舌尖先尝到了甜滋滋的味道,秦子衿有些好奇:“你是不是吃糖了?从哪来的?”

方淮眼神躲闪了一下,撒谎道:“应怜给的。”

秦子衿道:“筝筝听话,以后不要吃别人给的糖,我会给你买的。”

他又追着方淮亲了一会儿,越吻越热,手也开始在方淮身上乱摸,把方淮摸得腰身酥软,只能倒在他的怀里。

方淮抬起头,正要骂他两句,就看见了他眼里压抑的火苗,似乎下一秒就要烧起来,他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飞快移开视线。

他知道秦子衿想要什么,心里害怕,却又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秦子衿看方淮吓得缩在他怀里,不敢抬头,觉得是自己太急色,把他给吓到了,于是强行按捺住,只动作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筝筝别怕。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逼你的。”

方淮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没有不愿意,都说过会给你的。”

秦子衿怔住,狂喜在下一瞬攫取了他的心脏,他喃喃地问:“筝筝,你的意思是……”

方淮早就害羞地说不出话,脸红得如同连绵不绝的朝霞,鼓起勇气搂住他的脖子,然后踮起脚,暗示地咬了咬他的耳垂。

秦子衿立刻把他抱起来,方淮垂着眼睛,长睫颤抖:“不能在我的房间,动静大了,师祖会听到的。去后面。”

秦子衿抱着方淮,随便推开了一个空房间的门,这里每个房间都被应怜带人打扫过,一尘不染。洁白的瓷瓶里,还插着一枝娇艳欲滴的山茶花。

把方淮放在床上之后,秦子衿的身体就压了下来,手上开始扯方淮的衣服,动作青涩莽撞,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渴望。

方淮被他剥去了肩头的衣服,莹白的肩膀露了出来,有些冷,他刚颤了一下,秦子衿的唇就凑了上来,不停吮吻,把肩膀吻得发烫。

“别这么急,慢慢来,不要把衣服扯坏了,我待会儿还要见人的。”

方淮配合着秦子衿,主动解开了腰带,很快就一丝不挂,而秦子衿脱得更快,等两人赤身裸体地贴在一处时,方淮只觉得害羞,闭上了眼,根本不敢看他。

分明不是处子了,怎么和秦子衿做的时候,还是会这么紧张呢?

他能感受到秦子衿分开了他的双腿,进来的时候,方淮觉得很疼,眼泪忍不住流了满脸。

秦子衿立刻停下了动作,慌乱地吻着他的泪水:“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对不起,我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方淮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下面,登时有些喘不上气:“你,你怎么……”

秦子衿年纪不大,怎么那里会发育得这么好?

方淮不想做了,挣扎着从他身下逃开:“你走开,我不想要了。”

秦子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无辜又可怜地看着他,方淮被他的眼神看着,又有些心软,在他犹豫的时候,秦子衿又开始动作。

方淮的哭叫声,从床榻间断断续续地传了出去。

午时。宋臣洲把银针收起来,看了眼天色:“居然这么久了,那小东西该等我等急了。”

云蘅自然没有应声,只神色淡漠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脚边的影子,那影子时不时变幻形状,似乎想逃出去,只是被禁锢住,不得挣脱。

宋臣洲道:“别看了,有我在,你的心魔不会成形的。继续按我的法子来,不出半年,再厉害的心魔也会烟消云散了。只是云蘅真人要记着一点,这半年你可不能有什么执念,万一被心魔抓住了机会,可就不好办了。”

话音刚落,影子却忽然变成了一个曼妙的人形,云蘅不知想到什么,立刻挥袖,把影子的形状打散了。

宋臣洲笑了一声:“看来这个心魔,是想乱了你的情,云蘅真人可不要被他钻了空子。”

他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我帮了云蘅真人这么大的忙,想跟你讨个人,不知道你舍不舍得。”

云蘅知道他想讨谁:“我留方淮,是有别的用处。”

“不就是想拿他引出君澜吗?只是不知君澜会不会蠢到上这种当。”宋臣洲微微一哂:“那我等你用完他了,再来讨人。”

正要离开,小蛇忽然爬上他的手腕,急切地晃着脑袋,宋臣洲道:“你又跑到哪去了?不会又去找方淮了吧,是不是把他吓哭了?”

小蛇吐了吐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宋臣洲听懂了他的意思,脸色一变。

然后他回头看向云蘅:“云蘅真人,好像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一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