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淮靠在云蘅怀里,感受到了身后那股清寒的气息,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想推开陵玉,不仅没推开,反而被陵玉握住了挣扎的手。

慌乱之中,方淮咬了一下陵玉的唇,陵玉吃痛,终于稍稍放松了对他的辖制。

方淮正要起身,和云蘅道歉,可他的身子刚离开,云蘅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腰,让他和自己贴得更近了一些。

“师祖,我,我不是故意的。”

方淮还以为是自己惹怒了云蘅,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却在感受到后腰抵着某个坚硬的东西时,瞬间失语,脑子里空白一片。

云蘅怎么会……

方淮此刻才意识到,虽然云蘅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但是中了宋臣洲的手段,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云蘅本就忍得辛苦,他还投怀送抱,虽然不是有意为之,但看在云蘅的眼里,估计算得上是勾引了吧?

他有些不知所措,想掰开云蘅的手,可陵玉很快就埋进了他的颈窝,舔他的锁骨。

方淮没想到陵玉这样清心寡欲的人,被喂了药后居然比谁都黏人,他烦躁地推着陵玉的脑袋,往旁边躲了一下。

云蘅扣着他腰肢的力道加重了一些,淡淡道:“别动。”

云蘅一发话,方淮立刻不敢动了,陵玉欣喜于他的不反抗,手指一路挑开了他的衣襟,莹白的胸膛就这样裸露在了空气中。

陵玉低头吻他的胸膛,云蘅也微微低头,发丝垂落在方淮的肩上。

紧接着耳垂处就传来了酥麻的触感,似乎是云蘅用唇瓣轻轻碰了一下,一触即离,像是羽毛轻轻拂过。

方淮整个人都怔住了,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展成这副状况,他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只觉得荒唐又淫乱,被亵玩得忍不住哭了出来。

刚要制止两人越来越过分的行为,云蘅就松开了手,方淮觉得他刚才扣住的地方有些疼,想必是留下了淤青。

云蘅后退了半步,方淮也避开,重新拢住衣襟,眼里水色潋滟。

他羞耻得不敢再看云蘅,连告辞都没说,步履匆忙地扶着陵玉出去了。刚走出寒潭,到了明亮宽敞的洞府,就迎上了许绍玉。

许绍玉担心方淮的情况,才讨来了进洞府的机会,此时见方淮衣衫湿透,登时心里一紧,慌忙上前查看。

“怎么身上都湿了?是掉进寒潭里了吗?”

方淮看到许绍玉,紧绷的精神才放松下来,他把陵玉交给了许绍玉,面露疲惫之色:“还不是被陵玉拽进去的。”

许绍玉扶住陵玉,眼睛却只盯住方淮:“要快些换掉湿衣服才行。你身子一直都弱,连吹了风都会染上风寒,现在掉进寒潭,那里的水那么冷,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他试探着牵住了方淮的手,发现像玉石一样冰凉:“你看,手那么凉……”

许绍玉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看他心疼的神情,似乎恨不得掉进寒潭的人是自己。

方淮觉得两人的动作太亲密了,默不作声地把手抽出去,许绍玉的动作微微一僵,过了一会儿才攥紧手指,重新把手掩在了衣袖里。

“先出去吧。”方淮倦怠地垂着头,乌润的眼睛也没有了神采:“你背陵玉吧,我没力气背他。”

许绍玉把陵玉背起来,和方淮并肩往外走,轻声问他:“云蘅师祖有为难你吗?”

不仅没有为难他,还抱了他一下,让方淮现在想起来还有些羞赧。

他抿着唇,摇了摇头,许绍玉又斟酌着问:“你进去的时候,云蘅师祖和陵玉……你没有打断他们吧?”

方淮道:“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怎么打断。”

许绍玉温声道:“那就好。我还怕你打断他们,长老会找你算账的。”

方淮忍不住和他抱怨:“为什么长老要放任宋臣洲给他们下药呢?云蘅师祖的修为已臻化境,即使从不用炉鼎,他也已经是当今修仙界的第一人了,根本没什么妨碍,长老却还要强迫他和炉鼎双修。长老就不怕把云蘅师祖惹恼了吗?”

许绍玉解释道:“之前云蘅师祖用不用炉鼎,确实无关紧要,但现在情况不同,云蘅师祖在闭关的时候出了大问题,若是放任不管,也许在下一次天劫就渡不过去了。宋臣洲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被请到山上,只有他能解决这件事。让云蘅师祖和炉鼎双修,就是他提出的。”

关于云蘅闭关出了意外的事,方淮早有耳闻,却从未想过,宋臣洲的到来居然与此相关。

难怪长老们对宋臣洲言听计从,如果宋臣洲真的有本事解决云蘅的麻烦,让他顺利渡过下一次天劫,无论对云蘅本人,还是对仙门,都会是一个天大的恩情。

方淮心里正想着事,陵玉却在许绍玉的背上动了一下,侧头盯着他,喃喃道:“方南星,你终于来见我了。”

许绍玉的脚步顿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陵玉,你刚才说谁?”

方淮看到许绍玉的反应,虽然知道自己没资格吃醋,却还是一股酸意在胃里翻滚,他咬牙道:“你别理他,哪来的方南星?我哥哥走了那么多年,连我爹爹死的时候都没有露面,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

许绍玉还有些犹疑:“可是陵玉为什么要喊南星的名字?”

方淮冷着脸:“因为他和某些人一样瞎了眼。明明我和哥哥是两个人,却偏要把我看成哥哥,谁让我哥哥走了呢,也只能看着我这个赝品,聊以安慰。”

许绍玉听出了方淮话里带刺,隐隐在讥讽自己,也顾不上陵玉的事了,不安地观察着方淮的神色。

“筝筝,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从未把你看成南星……”

“不用跟我解释。”方淮道:“我说的不是你,我是在说陵玉眼瞎,认错了人。我不是哥哥,我也永远成为不了哥哥,如果是哥哥的话,他根本不会活成我现在这副模样。”

许绍玉柔声道:“可是筝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走。你现在这副模样,我就觉得很好。”

方淮没接话,他们一齐越过了水障,到了长老面前,说明了洞府内的情况。

长老们见陵玉被带了出来,连忙遣人去给云蘅送解药,却没有人看陵玉一眼,他们并不在意一个炉鼎的死活。

最终还是方淮问宋臣洲讨了解药,看着陵玉服下后,他才告辞,要回去换衣服。

宋臣洲睨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回去吧。待会儿我去找你讨好处,你先有个心里准备,别到时候又说我欺负你。”

方淮这才记起,他还答应了宋臣洲一个变态的要求,要把自己的脚给宋臣洲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