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六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淮虽然不知道云蘅叫他过去做什么,但出于对云蘅的信赖,他下意识就听从了吩咐。

只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踏波而行,只能在原地踟躇,半晌才伸出足尖,轻轻踩了一下水,足尖就陷进了水里。

他咬着下唇,不知所措地看着云蘅,声音也细若蚊呐:“师祖,我过不去。”

云蘅没再说话,片刻后,却踏着水面缓步而来。

雾气霎时散尽,云蘅冰雪般的面容也逐渐清晰,因为太好看了,所以方淮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总觉得多看了就是冒犯。

手指紧张地攥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从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实在是让他无所适从。

云蘅在距离方淮几步远的地方停下了,再度开口:“你身上有君澜的魔息。”

此话犹如惊雷,方淮闻言,登时双腿发软地跪在地上,一把纤细的蝴蝶骨,在湿透的衣衫下细细颤抖着。他想过云蘅会看出来,却没想过会这样快,而且一点余地都不留地点了出来。

“我,我不是……”

他着急地想辩解,却又实在找不出理由,云蘅在此时缓缓上前,然后弯下腰,捏着方淮的下巴,迫他抬头看着自己。

方淮因为太害怕了,眼里还含着泪,却不敢反抗云蘅的动作。

他终于看清楚了云蘅的脸,在这样近的距离,云蘅的脸依旧毫无瑕疵,眉骨高耸,鼻梁挺直,每一处都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漠。他的眼神犹如刀戈,投在方淮身上时,让方淮有一种被看穿了内心的恐惧。

“刚才那个人,身上也有君澜的魔息,但是很微弱,而你身上的魔息太重,你刚进洞府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只有炉鼎才会把主人的魔息锁住。”

云蘅声音不大,听在方淮耳朵里,却仿佛有千钧之重,沉沉压在他的身上。

方淮垂下了长睫,泪水浸湿了眼角,他攀着云蘅的衣角,放低姿态求饶道:“我知道错了,是我一时糊涂,才被君澜哄骗,成了他的炉鼎。求师祖不要赶我下山……”

云蘅淡淡反问:“我为什么要赶你下山?”

方淮怔住,求饶的话全都堵在了嘴边,而云蘅后退了半步,放任方淮无力地跌坐在地,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留着你,君澜就可以再死一回。”

虽然方淮不明白云蘅是什么意思,但听他所言,似乎并不打算惩治自己,于是止住了啜泣,还带着些哭腔,声音喑哑地说:“谢谢师祖。”

见云蘅这么好说话,方淮心里又生出一些希望来,看了眼毫无动静的水下,小声说:“师祖,君澜逼着我把陵玉救出去,不然就要杀了我,我可以把陵玉带走吗?”

云蘅颔首,似乎并不在意陵玉的去留。

方淮没想到自己的任务完成得这么顺利,这都是云蘅风骨清高、不屑用炉鼎修行的缘故,若是换成旁人,能得到陵玉这样的顶级炉鼎,怕是拿金山银山都不肯换的。

宋臣洲还说使了手段,一定会让云蘅用炉鼎,看来他的手段根本没有对云蘅奏效。

思及此处,方淮忍不住对云蘅笑了一下,可他不知道,他的眼睛里还含着晶亮的水色。

云蘅的眼神依旧冷漠清明,可他却朝方淮走近了一步,是一个想要靠近的姿势。

而方淮已经转过头,小心翼翼地朝水里探进了一只手,涟漪随着他的动作一圈圈荡开,他的手指白嫩如笋尖,在昏暗的洞府里都像在发着光。

他不敢大声,只能压低声音唤道:“陵玉,你出来,我可以带你走了。”

很快垂在水里的手指就被攥住了,陵玉的脸露出来,即使被冷水浸过,可他的眼神还是潮热的,方淮被他看了一眼,便脸红地侧过了头。

“上来吧。”

他要把陵玉带上岸,可陵玉看了他许久,却忽然叫出了一个名字:“方南星,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言语之间,居然有些抱怨的意味。

方淮还不知陵玉和哥哥之前认识,闻言,难以置信地问:“你刚才叫的是谁的名字?方南星?你认识我哥哥?”

陵玉居然伸出了另一只手,摸上了方淮的脸,从他的眉骨一路摸到唇角,眼神空茫,却含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方南星,虽然你没有带我一起走,但我还在等你。”

方淮有些焦躁,他知道陵玉是认错了人,但他很讨厌这种被当做替身的感觉。从他和许绍玉订下婚约之后,就经常有人或明示或暗示地告诉他,许绍玉想要他,是因为他和方南星长得很像。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无意识地和方南星比较,后来才发现,自己果然哪一方面都比不上哥哥。

“我不是方南星。”

方淮抽回了自己的手,站起身来。

陵玉在水中仰头看他,水珠从他的脸上滑落,发丝都浸湿了。他的神色介于清醒与迷惘之间,还在唤着方南星的名字,执着地说:“我终于等到你了。”

“你等不到了,许绍玉也等不到了。”出于某种恶劣的心思,方淮故意打碎了他的幻想:“方南星走了那么久,他不会回来了。”

好不容易把陵玉从水里弄出来,方淮想抱他出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抱不动。

他下意识看向了云蘅,想寻求帮助,可云蘅只是站在不远处,平静地看着他们,昏暗的光线隐没了他的面容,只一双眼睛,依旧冷漠而清明。

方淮不敢开口了,扶起陵玉,小声说:“我抱不动你,只能这样慢慢走了。你快清醒一点吧。”

陵玉比想象中的要配合,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

经过云蘅面前时,却出现了一些意外,陵玉站在原地不动,低垂着头,方淮不知道他怎么了,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却被他吻住了唇。

然后陵玉压在他的身上,方淮没站稳,直接跌进了云蘅的怀里,后背贴着云蘅的胸膛。

而陵玉的亲吻还在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