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平时这条路上人来人往,偏偏这时候一个人也不见了。方淮背着秦子衿艰难地往前堂走,一路唤着人,却始终没有人应。

他都急得要死了,但是怕表现出来,让秦子衿也跟着担心,只能自己忍着。

又走了几步,忽地听见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方淮心里一喜,连忙出声求救,那边的说话声静了静,很快就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两道身影出现在路的尽头。

看到应怜的那一刻,方淮浑身都放松下来,几乎瘫倒在地,应怜立刻接过秦子衿,借着月光打量了几眼秦子衿的伤势,不由眼皮一跳:“伤得这么重,谁干的?”

“不知道。”方淮急道:“先别问了,你快送他去大夫那里。”

应怜把秦子衿背起来,走了几步,见方淮没有跟上来,就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方淮坐在路旁的石头上,神色痛苦地抱着膝盖。

他心里一紧,正要问他是不是伤到了,方淮就看过来,催促道:“你怎么还不去?快去啊,他已经流了好多血,不能再耽搁了。”

应怜吩咐跟他一起的师弟:“你去把方淮背着,一起去看大夫。”

师弟平日总爱把方淮挂在嘴边,说他如何骚浪,如何勾引男人,别人听着都以为他对方淮有多厌恶。可此时听到应怜让他背方淮,他的脸却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应怜没空搭理他那点小心思,斥道:“别磨磨蹭蹭的,快背着方淮跟上来。”

到了大夫住处时,只剩下两个小药童在看着炉子,大夫已经是须发尽白的年纪,每晚都歇得很早。

应怜却不管别的,把秦子衿放到床上后,就把大夫从床上揪了起来。

大夫被扰了清梦,原本还在吹胡子瞪眼,看到秦子衿伤得那么重,立刻把话咽了回去,开始支使两个药童去准备东西。

这时师弟才背着方淮进来,一路上他们两人都没说话,方淮是自知讨人嫌,不敢出声,师弟却是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耳根都红得滴血。

应怜在铜盆里净手,一面去看方淮:“膝盖怎么伤的?”

方淮坐在椅子上,盯着秦子衿的方向,听到应怜的话也没有移开视线,随口道:“那条青石板的小路生了青苔,一时脚滑,不小心磕到了。不碍事。”

应怜叹了口气:“我给你看看吧。”

他走到方淮面前,然后半跪在他面前,撩起他沾满了青苔和泥土的衣摆,方淮觉得身上摔得太脏,有些羞赧,应怜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

把裤腿卷起来,看见白玉般的膝盖上,红肿一片,还往外渗着血丝。

应怜下意识道:“前些日子你被罚跪过一次,本就在膝盖落下了伤,如今旧伤尚未完全愈合,又添了新伤。还不知能不能好全了。”

方淮有些奇怪,为什么应怜会记得这些小事,不过也没有在意,只当是他心细。

应怜找药童要了药膏,为方淮上药,然后道:“身上都是血,大晚上出去怕是要吓到人。我们都换身干净衣服吧。”

吩咐药童取来了干净的衣物,方淮去了里间,应怜直接在外间就换了,换好之后,发现师弟正悄悄往里间望,被应怜抓着后颈提溜回来。

“色胚玩意儿,少干这下流的事。”

师弟不满道:“应师兄不也偷看过方淮沐浴?当时您还讲给我们听,讲了小半个月……”

应怜正要让他闭嘴,就看见师弟眼神发直地看着他身后,应怜心里暗道不好,回过头,果然看见方淮站在身后,生气地瞪着他们,显然是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应怜尴尬道:“方淮,你怎么出来得这么快?”

方淮没理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桌子旁坐下,药童为他斟了一杯热茶。

应怜踹了师弟一脚,把他赶出屋外,自己在方淮对面坐下,折扇随手放在桌子上,然后咳了一声。

他解释道:“之前是我鬼迷心窍,但只有那么一次,以后就没有过了。”

方淮握着茶杯,冻得青白的手指慢慢被热气熏染,变成了花苞一样的粉色。抿了一口茶后,他才低声问:“你偷看的那一次,都看到什么了?”

应怜的声音也低了下来:“都,都看完了。”

方淮重重放下手里的茶盏,应怜连忙道:“不过我已经忘了,真的忘了。”

“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方淮想骂他,一时又找不出骂人的话,他心里一直认为应怜是个好人,没想到连应怜也是个下流胚子。

应怜赔笑道:“你要是生气,打我骂我都使得,我绝不还手。”

方淮瞪了他一眼,半晌才不情愿地说:“下次别这样了。”

应怜知道方淮原谅了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方淮太心软,以后怕是被人三言两语就能骗走,忍不住说:“方淮,对我就罢了,以后对别人可不能这么好说话,不然别人看你是个软柿子,就都来拿捏你。”

方淮道:“那凭什么对你就罢了?”

应怜笑了笑:“因为我总体来说,算得上一个好人。”

方淮正要反驳他,那边大夫就气定神闲地喊了一声:“醒了。”

应怜起身,想把方淮扶过去,方淮却早就扑到秦子衿的床边,紧张地抓住他的手,漆黑的发丝垂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失血过多,再来得晚一些,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大夫一面说着,一面往外走:“现在已经处理好了,待会儿药端来,喂他服下,静养着便是。”

秦子衿本来就面若好女,此刻病中虚弱,面色雪白如梨花,更是让人心怜。

方淮帮他掖好被子,柔声问:“伤口还疼吗?”

秦子衿摇了摇头,努力回握住方淮的手,借着昏暗的烛光,端详了他一会儿,居然笑了起来,带着些欣慰之色:“筝筝,你在担心我,如果我死了,你也会为我哭的吧?”

方淮轻轻打了他一下:“说什么死不死的,你不是被救回来了吗?”

秦子衿有些委屈:“我受伤了,你还打我。”

秦子衿这样旁若无人地撒娇,应怜在旁边站着,觉得自己十分多余,正要找个借口告辞,就见门外进来一人,竟是闻讯赶来的许绍玉,身上还带着夜间的寒气。

他一进来就看见方淮和秦子衿交握的手,似是一怔,站立门口,没有立刻进来。

应怜咳了一声,打断了方淮和秦子衿的卿卿我我,方淮抬头看他,正好看见了门口的许绍玉,下意识想松开秦子衿的手,病弱的秦子衿却不知哪来的力气,死活不放开他。

方淮反应过来后,就任他握住了,应怜道:“许师兄怎么不进来?”

许绍玉这才踏过门槛,在离方淮不远的位置停下了,方淮敛眉垂目,没有再看他一眼。

“我听说你被人袭击。”许绍玉对秦子衿道:“大概是山上混入了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事关重大,所以我来询问一些情况。”

秦子衿道:“应该的。想问什么便问吧,我都会答的。”

许绍玉第一个问的问题就是:“你看清伤你的人是谁了吗?”

秦子衿看着许绍玉,久久没有说话,方淮催促地摇了一下他的手,他才慢吞吞地说:“天太黑了,我没看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就是我们仙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