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终方淮还是将秦子衿赶去前堂,自己待在屋子里看书,秦子衿挑的书确实不错,让他受益匪浅,不知不觉,便已读到天黑。

秦子衿还没有回来,方淮自行去大堂吃饭,大概是山上多了不少人的缘故,吵吵嚷嚷的,颇让人心烦。

有一张桌子上,坐着数名异族打扮的男子,正饮酒作乐,其中一人瞥见方淮,眼前一亮,忙示意同伴去看。桌上的人都看过来,方淮察觉到了他们豺狼一样的视线,微微蹙眉,连饭也不想吃了,起身便走。

那桌人交谈了一番,便走出一名少年,笑嘻嘻地上前挽住了方淮的手臂,拉他过来坐。方淮想甩开他的手,却不想这少年的力气太大,直接把他按在了椅子上。

方淮强作镇定,斥道:“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就敢在这里放肆?”

少年道:“怎么就放肆了?我们是蛮荒之地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但在我们那里,请独身一人的美人喝杯酒,是情理之中的事,没有人会苛责。”

他的官话说得极好,一点也听不出是异族。

方淮瞪着他,颊上气得漫上了一些晕红,越发显得颜色娇艳,旁边忽然伸来一只手,在方淮的脸上掐了一下,留下一个显眼的指印。

其余人哄堂大笑,方淮立刻捂住脸,猛地起身,怒视着那些人,却不知是哪个伸的手。

方淮只好转过头,继续对着那个少年,骂道:“果然是蛮荒之地来的,行事粗鄙,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点教养也没有。今日之事我会如实禀告长老,明日定让他们把你们赶下山去!”

少年把方淮的话,简单翻译给了同伴,他们看着方淮,又是一阵满怀恶意的哄笑。

这里的动静渐渐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有的是山上的客人,都看戏似的看着他们,有的是同门的师兄弟,居然也冷眼旁观,没有半分想上前搭救的意思。

方淮只能站在众人的视线中央,在愤恨不平的同时,心里陡然涌现出无助之感,紧紧抿着唇。

少年抬了一下手,桌上吵嚷的人便安静了下来,看来他年纪虽轻,却是在这些异族人里地位最高的那个。

“小美人,我还是好心提醒你一句,今日之事莫要传扬到长老耳朵里,这样才是对你好。”

方淮壮着胆子说:“你怕了?怕了还不放我走。”

“我是怕你受罚啊。”

少年眼角有一滴泪痣,本该是妖异的长相,但因为他常带笑意的缘故,并不让人觉得讨厌。他道:“二长老费了多少心思,才把我们请过来,若是因为你不识趣,惹了我这些族人不高兴,到时候他们吵着要下山,你且看着长老会不会罚你。”

方淮不肯相信:“你们不过是一群蛮子,二长老怎么会请你们过来?”

少年从腰间解下一个香囊,里面有一块玉牌,正是二长老的信物,非贵客绝不轻易赠予。这样重要的东西,仙门没有弟子不识得的,方淮登时脸色一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现在愿意和我坐下喝杯酒了吗?”

那异族少年笑着把方淮按回去坐着,身侧有人给他斟了一杯酒,少年把酒杯塞进方淮手里,离开的时候,暧昧地在他手背上摩挲了一下。

“你叫我一声哥哥,把这杯酒喝了,我便不追究你的无礼了,不然明日我便下山。届时看你怎么交代。”

方淮握着那酒杯,手指轻轻颤抖着,小半的酒液都洒在了手背上,少年便捉住方淮的另一只腕子,而后慢慢上移,从衣袖里抽出了他的手帕。

少年本想给他擦拭手上的酒液,可手帕是美人贴身之物,散发着淡淡幽香,他又有些舍不得了,便低头,把那酒液舔干净了。

“这样吧,这个手帕送给我,酒就可以不喝了。”

方淮立刻放下了酒杯,他方才一直不喝,也是担心少年在酒里动什么手脚,听说异族之人擅长用蛊用毒,若是不小心中招,便是神医也难解。

“但是呢,你还是要叫我哥哥。”少年慢条斯理地补充。

方淮觉得难以启齿,小声说:“你,你看着就比我年纪小,我叫不出来。”

“不愿意吗?”少年故意露出失望的神色,把手帕还给他,叹息道:“算了,你走吧。我们这些蛮子,果然入不了美人的眼,继续待在山上又有什么意思呢?既如此,也不必等明日了,我们今夜便下山。”

少年用异族的话,和同伴们说了些什么,他们便撂下了酒杯,纷纷起身。

方淮立刻慌乱起来,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也知道,二长老把这些人请来,奉为上宾,必定是有求于他们。若是因为他的缘故,耽误了长老们的大事,那他一定会被逐出师门的。

思及此处,方淮拦在为首的少年面前,低垂着头,半晌,才轻声道:“哥哥。”

少年被他轻软的声音叫得一酥,心里像是被猫挠了一样,痒得厉害,于是故意使坏,想再听一遍:“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还有,不把哥哥的手帕还回来吗?”

方淮已经叫过一次,第二次便容易许多,把手帕塞给少年,依旧垂着眼睛,像是害羞一样:“哥哥,给你手帕。”

少年这才心满意足,借着接手帕的机会,把方淮的手也一并攥住。

方淮立刻抬头看他,杏眼微润,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意。少年有些心动,正要询问他的名字,忽听得一道声音响起。

“宋少主,你在做什么?”

少年回头,看见是今天迎他上山的许绍玉,正要开口,面前的小美人却像是见到了什么瘟神一样,拼命朝他身后躲。

少年察觉出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眼神不由深了一些,却还是笑着道:“许公子,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许绍玉道:“听说这里发生了一些争执,我来处理。”

少年道:“哪有什么争执,不过是小美人想给我送条手帕,这般难得一遇的美事,居然都有人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