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淮没想到秦子衿会突然亲上来,下意识要把他推开,可看到门外的许绍玉之后,觉得事已至此,干脆狠下心,直接搂住秦子衿的脖子回吻。

可他很快被扯开,许绍玉攥着他的手腕把他带到身后,那双温和的眼睛,此刻满是寒意。

方淮很害怕,害怕得手指都在发抖,但他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来。

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若是再犹豫不决,只会让两个人更难受。既然做了决定,无论是对是错,都该继续下去。

许绍玉拔出了腰间挂着的长剑,剑尖指着秦子衿的心口:“秦子衿,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以为你明白。”

秦子衿道:“我知道对不住你,但我和筝筝是两情相悦,求你成全我们。”

他看了一眼方淮,见他只是垂着眼睛,没有否认,就知道方淮是默认了他的说辞,于是更有了底气,攥住许绍玉的剑尖,往自己心口刺进半寸。

殷红的血很快浸湿了他的衣衫,在胸口开出一朵艳丽的花。

秦子衿坦然道:“做下这种错事,我也没什么好辩驳的,但筝筝是无辜的,是我勾引的他,你不要为难他。如果还是气不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许绍玉眼底像是燃着两簇火,大概是怒到了极致,连那张温雅的面皮,都有些微微扭曲。

听了秦子衿的话,他一字一顿道:“我不是不敢杀你。”

秦子衿道:“我知道。”

即使脾气再温和的人也有逆鳞,他从许绍玉的眼神能看出来,这次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方淮认识许绍玉那么久,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控的模样,他甚至怀疑面前的人不是许绍玉。

就在他发怔的时候,许绍玉忽然回头看他,眼里还带着没有褪去的寒意,方淮不由后退了半步,惊慌地看着他。

许绍玉勉强克制了一些,忍耐着说:“筝筝,你先回房。我和他出去一下。”

方淮更害怕了,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他把许绍玉骗走,和秦子衿偷情,许绍玉不应该生他的气吗?为什么还要对他态度这么好?

他想说些什么,又太紧张了,支支吾吾,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可以这样没用,方淮在心里骂自己,终于鼓足勇气,对着许绍玉摇了摇头:“你不用为难他,让他走,我来跟你说清楚。”

许绍玉道:“这件事,我和他就可以解决。”

说话间,方淮看见秦子衿的面色因为失血而越来越苍白,而许绍玉的剑还在他心口的位置,似乎又往里刺了一些。

他心急之下,扑上前去抢许绍玉的剑,许绍玉怕伤到他,只能把剑移开,没了剑堵着,更多的血飞溅出来,甚至溅到了方淮白腻的脸上。

方淮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拿手去捂秦子衿的伤口:“你怎么那么蠢,还主动往剑上凑,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秦子衿用指腹蹭去方淮脸上的血,明明受伤的是他,可他还在安抚方淮:“没关系,不会死的。”

许绍玉看着方淮担忧的神情,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一阵刺痛。

他的未婚妻子,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接吻,他还什么都没做,那个男人使了招苦肉计,就成功牵动了方淮的全部心绪。

血从他的剑尖滴落,很快在他脚边汇聚了一滩,许绍玉却只是盯着面前依偎的二人,盯得眼睛都有些发涩。

一旁的应怜早就悄悄把门关了起来,防止有人窥视到这一幕,原本他还打算静观其变,可他瞥了眼许绍玉的脸色,觉得再不分开面前的两人,许绍玉就要发疯了,把这对“奸夫淫妇”斩了也说不定。

他连忙上前,不动声色地隔开两人,然后封了秦子衿身上几处大穴止血。

“秦师兄,这伤势颇有些严重,不如先去处理一下……”

他是好心,想打破现在的僵局,却不想秦子衿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好意,反而道:“筝筝的事还没有说清楚,我不能走。”

应怜看了眼方淮:“筝筝,不是,方淮,你来劝劝?好歹先劝走一个吧,都在这挤着待会儿岂不是还要打起来。君澜的事情还没解决,正是需要仙门子弟勠力同心的时候,还是别自相残杀了吧。”

方淮知道应怜的意思,他在暗指自己勾得两个仙门最优秀的弟子争风吃醋,此时大敌当前,实在有些不懂事了。

他心里羞愧,把秦子衿往外一推:“剩下的事我和他说,你赶紧去处理伤口。”

秦子衿还想再说什么,方淮就瞪着他:“你现在不走,我以后都不见你了。”

“可是他还在气头上,我怕他……”

方淮明白秦子衿的未尽之言,诚然,这样的许绍玉和往常大不一样,让他也有些害怕,可他心里还是相信,许绍玉是不会伤害他的。

把秦子衿推出去,关上门之后,方淮深吸了几口气,才回过头说:“刚才你也看到了,秦子衿和我情投意合,虽然这样不对,但感情是没办法控制的……”

许绍玉沉默许久,道:“我不信。”

方淮抬起头,狠心道:“你凭什么不信?我就是喜欢秦子衿。”

许绍玉扔掉了手里的剑,那上面还沾着秦子衿的血,刺眼得厉害,但方淮没能再多看,因为许绍玉把他按在了门上,扣住他的下巴就吻上来。

方淮很贪恋许绍玉的味道,不知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把他推开,然后打了他一耳光。

“你发过誓,说你不会再强迫我,难道现在就不作数了吗?”

许绍玉没说话,看着他,看了很久很久,才松开他,往后退了两步,维持了一个让方淮觉得放心的距离:“对不起。”

他的眉眼间有些疲惫,白皙俊秀的侧脸上,有几个浅浅的指印,方淮抿着唇,懊恼自己下手重了,居然留下了痕迹。

“但我还是不相信,你说过你喜欢我,还愿意把身子给我,在我去买糕点之前,我们还好好的,你那么乖地靠在我怀里……只过了一刻钟而已,你就说你喜欢的其实是秦子衿,让我怎么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