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陵玉走后,方淮又哭了一回,不知是在哭自己身子被人看了,还是在哭秦子衿死了。

君澜听着心烦,正要呵斥,方淮的哭声就止住了。原来是哭得太累,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君澜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睛红肿,颇有几分可怜。

青丝铺了满床,君澜躺下的时候,不小心压到了,方淮又啜泣了两声,却没能醒过来。

“娇气。”

君澜嘴上这样说着,却还是起身,替方淮理好长发。忽而听见方淮在喃喃着什么,耐着性子听了听,发现他还在念着秦子衿的名字。

原本君澜忌惮秦家,留了秦子衿一条命,现在却觉得似乎杀了秦子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面色冰冷,刚想让方淮滚下床,又想起方淮刚才哭哭啼啼,说不想再做他的炉鼎了。瞬间就没了计较的心情。

“不知好歹的东西,知不知道我这次下山冒了多大的风险,我为什么要去极北之地,不就是为了替你寻龙骨,重新锻造灵根?不然就凭你的资质,再吃十年金丹也没法成为内门弟子,还说什么要替你家里报仇,都是痴人妄想。”

“今晚你说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过。”君澜道:“日后只要你不在外面勾三搭四,我就对你好一些。早就告诉过你,当我的炉鼎,有说不完的好处。”

方淮睡着了,没有回应,如果他醒着,君澜也不会说了。

这边逐渐歇下,另一边的客栈里,却灯火通明。

秦子衿浑身是血,自己撑着到了客栈门口,就一头栽下。应怜一直守在客栈的大堂,听见门口传来动静,立刻解了平安印,出门查看情况。

待看清秦子衿的伤势,应怜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收拢手心折扇,把秦子衿扶回去。

没受伤的几名弟子都围在秦子衿身边,应怜先替他身上几处要害止了血,包扎完成后,秦子衿还是昏迷不醒。众人议论纷纷。

应怜叹道:“仙门大比,秦师兄是第二名,他这般实力都落得如此下场,魔教里果然卧虎藏龙。”

有人接他的话:“许师兄接到信,已经赶来了。只怕也是不成。”

应怜道:“至少要长老出关了……或者,那一位也行,想必也惊扰不动。”

他们都知道那一位指的是谁,仙门百年,只出了这么一位宗师级的人物,也是最有可能羽化登仙的人——他们的师祖,云蘅真人。

自从他率领十二长老,将魔尊君澜镇压之后,就在凌云峰上闭关至今。

许绍玉领着数十名弟子下山,途径几座村庄,凡是对他们有求的,无论是占卜算卦,还是驱邪祈福,许绍玉都应了。

弟子们对他此举不满:“许师兄,我们在山上清修数载,难得一次下山历练,难道不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吗?譬如捉妖,譬如除魔,实在碰不上,也可以去猎捕妖兽,增加实战经验。为什么要在这里替农户找牛?”

许绍玉温和道:“我知道你是第一次下山,满腔热情,想做些大事,但师尊常常教导我们,修行更在小事中。我们修道,终归修的是内心的清静。”

弟子们恍然大悟,自此果然戒骄戒躁,不再抱怨。

许绍玉觉得是时候了,才带他们去完成师尊派下来的任务。魔教最近又有了新动作,数名魔修在城内胡作非为,他们此去便是探明情况,必要时,甚至可以先斩后奏。

就在进城的前一晚,许绍玉却接到了应怜的信,说是十万火急,请他们速来。

看罢信后,许绍玉清峻的脸笼上了一层阴翳,其余人面面相觑,正猜测信里写了什么,许绍玉就道:“御剑,去临安城。”

“许师兄,师尊吩咐过,下山之后不得御剑……”

许绍玉却充耳不闻,不知在想些什么。掐了御剑诀,踏上剑身,转瞬便消失了。

快要天明的时候,秦子衿才睁开眼睛,他整夜里唤着“筝筝”,应怜在旁边听得耳朵都起了茧,见秦子衿醒了,还没松口气,就见他从床上坐起来,第一句话问的还是:“筝筝回来了吗?”

应怜无奈道:“我哪知道筝筝是谁?”

秦子衿连忙改口:“方淮,我问的是方淮,他回来了吗?”

“没有。”应怜犹豫着道:“方淮他,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

秦子衿也不回答,提剑下床,应怜问:“秦师兄,你不会还要去城南吧?我看那地方十分凶险,已经给许师兄和师尊都去了信,不如等他们过来再说,现在去不仅救不出方淮,连你也会……”

“我答应过方淮会护着他,若我真这般没用,救不出他,不如死了干净。”

秦子衿平日虽然沉默寡言,却也和阴郁沾不上边,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的偏执,让应怜都说不出话来。

他没有再拦秦子衿,眼睁睁看着秦子衿出了门,因为身上全是深可见骨的伤口,他连站都站不稳,却还是提着剑。也不知是什么力量在撑着他清瘦纤细的身体。

“倒是个痴情种,比我强。”

应怜自嘲地笑了笑:“罢了,毕竟偷看过人家洗澡,看了人家的身子,总不能就这样不管了。”

他起身追出去,正要和秦子衿一起去城南,却看见秦子衿停下了脚步。

秦子衿的面前,站着连夜赶来的许绍玉。

“筝筝呢?”

许绍玉的神色不同往日,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应怜莫名紧张起来,总觉得一句话答不对,似乎就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奇怪了,许绍玉明明是最温和的人,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被扣下了。”秦子衿垂着眼睛,像是犯错时抬不起头的样子,低声说:“之前觉得是魔教余孽,但昨夜我发现,可能是魔尊本人。”

“筝筝被魔尊扣下了,一夜都没有回来?”

许绍玉语气还算平静,秦子衿眼眶立刻泛起红,咬牙道:“我现在便去救他。”

他绕过许绍玉,正要下楼,许绍玉却忽然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按在二楼的栏杆上,往日温和的模样荡然无存。

“你去救他?你拿什么救?你不是喜欢他吗?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他?”

他的眼神冷到了极点,像是快要发疯了。

“我守着他近十年,不舍得交给旁人,本来这次下山也要让他跟着我的,只是来之前他一定要跟着你,我劝不住,才勉强同意。我以为你能护住他。”

“你那么想跟我抢他,至少你要有能力护住他,再把他从我身边抢走吧?结果现在你好好的站在这里,告诉我筝筝被魔尊扣了一夜,秦子衿,万一筝筝出了什么意外,你死都不够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