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子衿一下子慌了神,他跪在床边,拿着方淮的手往自己脸上打:“筝筝,是我错了,你别哭,本来就还在病着,再哭下去会伤身体的……”

方淮收回手,背对着秦子衿:“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好,我滚出去,我这就滚。”秦子衿现在自然对方淮千依百顺,没有不听的,爬起来就往门外退,又忍不住嘱咐道:“药膏在你旁边,你记得上药……”

“不用你管!滚!”

关上门之后,秦子衿在门口站着,小声对里面说:“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你再叫我。”

转过头,却看见师弟们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符篆法器之类,神情各异地看着他。

秦子衿也不觉得尴尬,无辜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还没走?”

“刚收拾完。”师弟道:“秦师兄要和我们一起去捉妖吗?”

秦子衿才不愿意离开方淮半步,嘱咐了几句捉妖要注意的地方,就打发他们出了客栈:“应怜,你也下山过许多回了,比其他人更有经验,帮着照看一二。回去之后,我自会在师尊面前为你请功。”

“师兄说的什么话,同门之间本就该互帮互助,谈什么功不功的。”

这应怜便是之前常与秦子衿谈心的师弟,生得一双狐狸眼,笑起来的时候总像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过他性子颇爽快,和每个人都处得来。

他拱了拱手,领着一行人上马,赶去城南郊外,一路上,同门果然都在谈论秦子衿和方淮的风流事。

同门弟子对秦子衿又敬又怕,在秦子衿说过方淮是他的人后,再也不敢当着秦子衿的面提方淮的事,背地里却不耽误他们谈论得热火朝天。

“我早说过秦师兄对方淮有意思,之前每次师尊讲学,我就看见秦师兄老往方淮那边看,看一眼就脸红,转过头了,还忍不住要看。”

“还有那次,林致远的死讯传开,刑罚堂让我们把方淮带来,秦师兄当时听到了,也要跟来。试问他一心修道,何时插手过这些俗事,现在看来,就是为了方淮那只狐狸精。”

应怜合上扇子,敲了敲说话的那个人:“还敢多嘴多舌,让秦师兄听见,仔细你的皮。”

那人忿忿道:“应师兄,之前你不还偷看过方淮沐浴吗,回来跟我们显摆了半个月,说方淮肌肤又白又嫩,现在你跟我们装什么正经。”

周围一阵窃笑声,应怜啧道:“你也说了,那是之前的事,现在秦师兄喜欢方淮,你们谁敢跟他抢?而且,不止是秦师兄,我发现许师兄对方淮的态度也很有意思,你们应该都没发现吧,许师兄他……”

话音未落,忽然妖风四起,应怜立刻停住,神色凝重起来:“结阵。”

其他人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长剑出鞘,翻身下马,按着在山上习得的阵法,各自站在了自己的位置。

客栈里,方淮睡了一觉之后,终于有了些精神,自己摸了摸额头,冰冰凉凉的,想是不再发热了。

他从昨日就没吃什么东西,腹中饥饿,想找小二要些食物,打开门之后,却看见秦子衿坐在门口,手里拿篾条编着什么东西。听见开门的动静,连忙抬起头,又白又软的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涡,是个有些讨好的笑。

“筝筝,你能下床啦?”他起身,把篾条藏到身后。

方淮还在生他的气,没理他,唤了小二过来,要了些白粥和小菜,然后当着秦子衿的面又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小二把食物送进来,秦子衿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着进了房间,乖乖站到一旁,也不说话。小二走了,他还在那站着。

方淮瞪了他一眼,但他眼睛水汪汪的,即使瞪人也很有风情,秦子衿不仅不怕,反而看痴了,还说:“筝筝别看我了,不然我又要……”

方淮要被他气死了,之前怎么没看出来秦子衿是这样的人!他脑子里到底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算了,还是不搭理他最好。

方淮拿起勺子,低头小口喝粥,秦子衿慢慢蹭过来,坐到他旁边,见方淮没表示反对,就执起竹筷,要给方淮布菜。

“放下。”方淮头也没抬。

秦子衿只好放下竹筷,单手托腮,眼巴巴地瞅着他,又问:“吃这些能吃饱吗?”

方淮本不想回答,但觉得秦子衿好歹是在关心他,就淡淡道:“能。”

秦子衿便不问了,闲着无聊,又伸手摸方淮的发丝,绕在指间玩。

方淮打开他的手,然后把头发全部挽了起来,用的还是之前许绍玉从里衣上撕下来的布条。秦子衿看着那根绣着鹤纹的布条,就想起许绍玉搂着方淮亲吻的场景,心情陡然低沉起来。

“我有发带,还有束发的玉冠,待会儿都拿给你,不必用这个了。”

他探身,想取下那根布条,手指还没沾上,方淮就反应极大地起身,往后退了几步,伸手护住那根布条,警惕地瞪着秦子衿,像是秦子衿要夺走他的什么宝贝一样。

秦子衿愣住了,看着方淮防备的姿态,心里忽然被刺了一下。

方淮也惊觉自己反应过度,懊恼地放下手,想解释两句,却又不知从何解释,只能把脸侧到一边,低声说:“我已经好了,你不必一直陪着我了。”

秦子衿这次倒没有胡搅蛮缠,也没有撒娇耍赖,一言不发地出了门。

却在门口又折返回来,从袖中取出一只竹篾编的小麻雀,轻轻搁在桌子上,看了一眼方淮:“刚才在门外太无聊,编了给你玩的,总觉得你会喜欢这种小玩意……不喜欢的话,扔了也可以。”

大概是上面附了法术,方淮拿起麻雀的时候,麻雀就扇动着翅膀,绕着他飞了两圈,然后停在他的手心,啄了一下他的手指。

方淮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确实很喜欢这种小玩意。

“谢谢。”

“没什么,你高兴就好啦。”

秦子衿看方淮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只麻雀,忽然又嫉妒起来,如果他是那只麻雀就好了,那样方淮就会喜欢他了呢?他不需要很多的喜欢,只要一点点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