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淮正伏在清泉边的石头上,和秦子衿说着话,忽然脚腕被什么抓住,他来不及出声,就被扯进了水底。

口鼻中灌入许多冷水,方淮挣扎着想上岸,却被一双柔软的手臂拥住,带着他往其他地方游去。方淮惊慌之中又呛了好几口水,他拼命扯着那个人,见他无动于衷,又狠狠在他手上咬了一口,示意自己快要憋死了。

那人凑过来,按着他的后脑勺,嘴对嘴地给他渡气,方淮一直紧张地抓着他的手,渡完气了也没有松开。

等到方淮终于被允许浮上水面的时候,狼狈地呼吸着空气,四下一看,发现周围的景色十分陌生。

他下意识去看带他来的那个人,那人却不理他,径自上了岸,雪白的衣衫往下滴着水,渗进草地里。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那人顿住脚步回头,遮蔽月亮的乌云恰巧在这一刻散去,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方淮看清他的脸,不由呼吸一窒。

那是他见过最美的一张脸,眉眼如同明净山水,令人见之忘俗,只是神色极淡,连瞳心都是空荡荡的。

方淮的脸渐渐开始发烫,不受控制地,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你,你怎么不说话?”

“他不和你说话,是为你好。”

君澜手里拿了一支绑了红绸的笛子,慢慢朝泉边走来,路过那个人的时候,他特意停下脚步,侧头看了他一眼:“陵玉,你先回去,晚些我再找你。”

方淮从未听过君澜这样温柔的语气,好像稍微大声一些,都怕吓到那个人。

被唤作陵玉的那个人微微颔首,走出几步,又说:“君澜,抱歉。我刚才给他渡气,算是亲了他一下。”

君澜淡淡“嗯”了一声,陵玉就离开了,很快消失在夜色中,可他身上的淡淡香味还留在原地,甜蜜得像一个梦。

“看什么?”君澜见方淮依旧待在水里,就道:“还不上来?等我请你吗?”

方淮羞红了脸:“我没衣服!”

君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深红色的瞳孔冰冷诡艳,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方才陵玉怎么把你带来的?”

“我在沐浴,他忽然把我拉进水里。”

不知是不是方淮的错觉,总觉得君澜的眼神更冷了些:“废物,被亲了还不算,连身子都被看光了。”

方淮有些恼意:“又不是我愿意的!”

君澜解下紫色大氅,把方淮包裹起来,抱上岸。

方淮搂着他的脖子,乖顺地靠在他胸膛上,脑子里却还在想着方才那个人,忍不住问:“那个叫陵玉的,怎么长得这般好看?”

君澜漫不经心道:“顶级炉鼎,生就一副媚骨,自然好看。”

听到“炉鼎”两个字,方淮立刻狐疑地看向君澜,君澜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声道:“陵玉虽是炉鼎,却不是我的炉鼎。”

方淮道:“但是你喜欢他。”

君澜似乎觉得方淮的话很可笑:“喜欢?我这辈子还真没喜欢过谁。”

方淮却觉得君澜是在嘴硬,他对陵玉的不同,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大概是陵玉不喜欢君澜,他们才没能成事。

“你这点道行,最好离陵玉远一点。”

“为什么?”方淮以为君澜是怕他伤害陵玉:“就算他把我掳来,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我知道是你指使。”

“你就算想把他怎么样,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斤两,陵玉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

方淮有些泄气:“我也没有那么弱吧。”

拥有媚骨者,天生便是炉鼎,而且是最顶级的一类,与之交合就能大幅提升修为。不过顶级炉鼎世所罕见,数十年一遇,若是不慎被发现,便会引来各大宗师门派的争抢,他们都想养一个这样的炉鼎,那可比天材地宝要有用得多。

但媚骨对拥有他的炉鼎来说,却算不上什么好事,因为他们无论修行到再高的境界,一旦破身,所有修为都会转给使用者。普通炉鼎却不会有如此困扰,

君澜说陵玉修为极高,那他肯定还没被使用过。

方淮有些替陵玉担忧,莫说他顶级炉鼎的身份招人觑觎,仅仅有那样一张脸,就足够引人痴狂了。除非陵玉一辈子避不见人,否则迟早会招来麻烦的。

“还在想陵玉?”

方淮陡然清醒,这才发现方才自己脑子里全都是陵玉那张美得不真实的脸,简直像是鬼迷心窍一般。

君澜进了一处山洞,把方淮放到石床上,旁边一颗夜明珠,映得洞内如同白昼。

“让你好好修行,稳固道心,结果你到现在还是这般没用,居然会被陵玉的媚骨影响,乱了色欲。”

传说接近顶级炉鼎的人,都会忍不住被吸引,修为越低的越容易中招。

方淮羞恼道:“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他可怜,资质稍好一些的炉鼎都会被豢养起来,受尽折磨,更别说他这样的顶级炉鼎,日后不晓得会被谁抓去。”

君澜不以为意:“有我在,谁敢抓他?”

方淮道:“你这样护着陵玉,还说不喜欢他?”

君澜懒得回答,只掐住方淮的下巴,低头吻他。

方淮分明是男子,腰肢却极纤细,好像一用力就会折断,君澜低头亲了一下方淮的腰,已然有些情动。

方淮却在此时推开了他:“不行!我要回去。秦子衿找不到我,怕是会把整座山都翻过来。”

君澜有些不耐烦了:“那就让他翻。我还怕他不成?”

方淮很害怕君澜发脾气,壮着胆子,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讨好地说:“你这次出山,想必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先去忙你的事吧,忙完了再来找我。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

君澜面无表情道:“我只有今夜有时间,明日一早就要去极北之地,至少半个月才能回来。本来就半个月不能用你,临行前你还推三阻四,不让我痛快,看来真的是太久没教训你,让你忘了身为炉鼎的本分。”

两个时辰后,天边泛起青白色,林间传来了婉转的鸟鸣。

方淮双腿颤抖,扶着山壁,慢慢走到洞口。又行了几步,就浑身发软地跪到地上,还没爬起来,就发现眼前多了一双云纹的皂靴。

又是甜蜜的香气,像在引人做梦。

方淮抬起头,就看到了虽身怀媚骨,却依旧干干净净的陵玉。

那一瞬间,方淮对君澜的恨意达到了顶点,对自己的厌弃也达到了顶点。

有人身处泥潭,仍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有人却自甘堕落,彻底和淤泥烂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