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摸索着前行,一路妖兽嘶鸣阵阵,只是被秦子衿法术压制,才不敢近前伤人。

方淮胆子小,早已后悔跟着秦子衿出来,数次提出要折返回去,但秦子衿却说:“都行到此处了,筝筝莫怕,再坚持一会儿。”

话音刚落,林间枝叶颤栗,不知哪头妖兽破了秦子衿的禁制跳了出来,猩红的眼睛盯着他们,喉咙间发出威胁的低吼。

方淮对于妖兽,一直是只闻其名,却未曾亲眼见过,陡然一见,学的剑法心诀竟是忘了个干净,下意识就往秦子衿怀里钻。

秦子衿一手揽住方淮,另一只手掐了个决,一朵火红莲花在他指尖绽开,两指一错,就稳稳送入妖兽眉心。妖兽吃痛,怒而跃起,正待扑将过来,那莲花忽然在眉间爆裂,即使隔了不远的距离,依旧有一滴血溅到了方淮脸上。

方淮怔怔地伸出手指,抹掉了脸上的血,身子却不住发抖。

秦子衿见方淮吓成这样,恨不得把那妖兽大卸八块,语气却极尽温柔,安抚道:“已经没事了,这次都怪我疏漏,我保证下次……”

话没说完,就被方淮推开。

他似乎真的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刺激到了,直直地看着妖兽倒下的地方,如今的妖兽早已化成一滩血肉,恶心得令人作呕,普通人连看上一眼都要鼓足勇气。

秦子衿心疼地捂住他的眼睛:“筝筝别看了。”

但他的话还是说得迟了,方淮胃里一阵翻腾,扶着树想吐,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都怪我,都怪我。”秦子衿只一味怨责自己:“下次有妖兽的地方我都不带你来了,什么下山历练,能有什么用?有我在,你根本用不着学这个,我们不历练了,离这些妖兽远远的。我这就带你回山。”

方淮低声道:“你能护我一天两天,总不能护我一辈子。迟早有一天我要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的。”

秦子衿急切道:“我怎么不可能护你一辈子?难道你没想过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方淮心想,秦子衿还是太年轻了,轻易就把一辈子给许了出去,可少年人的心思也是最善变的,也许过段时间,新鲜劲一过,连他方淮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

秦子衿见方淮不答话,忽然心慌起来:“你是不是怕许绍玉不同意我们两个?你放心,我回去就求他成全我们,到时候他打我骂我,我都一概受着。”

方淮听他提起许绍玉,就想起许绍玉是何等白玉无瑕,而自己却靠着出卖色相来寻求庇护。两人之间已裂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日后也必定会渐行渐远了。

他心情郁郁,不想再深谈下去:“这件事以后再说。”

“你还是觉得对不起许绍玉?”秦子衿见方淮神色,分明是舍不下许绍玉,妒意又起,开始口不择言:“我们确实不是那么名正言顺,心怀愧疚是自然的,但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反正许绍玉也不是真的喜欢你。他就是想在你身上找方南星的影子。”

说完之后,秦子衿才反应过来,连忙闭嘴,却已经迟了。方淮全都听到了。

秦子衿亡羊补牢,试图找补:“我错了,我都是胡说的。筝筝你别在意。”

他不想让方淮知道,许绍玉只是借着他怀念他哥哥,这种事太作践人了,而且他能看出来,方淮对许绍玉并不是全然无意,知道真相后,肯定会伤心的。

秦子衿一点都不想让方淮伤心,他觉得方淮没了家,已经够可怜了。

方淮轻声说:“原来连你都知道,许绍玉喜欢的是我哥哥。”

“我毕竟是他的好友,小时候去京城,都是和他作伴,在山上的时候也常和他有书信往来。关于他的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他常提起你哥哥。”

方淮知道问了也是自取其辱,却还是怀着一线希望:“那许绍玉,有跟你提过我吗?”

秦子衿斟酌着,却还是说了实话:“提过,但次数很少。渐渐就一次也不提了。”

方淮整个人恹恹的,趴在秦子衿背上,被他背去了清泉边。

秦子衿帮他褪去鞋袜,看见他一双白皙的足,形状秀美,连脚趾头都生得像花苞一样娇嫩,他忍不住握在掌心,不轻不重地捏了几下。

方淮被他捏得两颊绯红,眼里也带着水色,没什么威慑力地警告:“秦子衿!”

秦子衿委屈地看了他一眼,又把玩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手,方淮道:“你转过身,不许回头偷看。”

秦子衿乖乖地转身,听见身后传来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响,随后便是水声,想必方淮已经踏入泉中。

想到美人沐浴的场景,秦子衿不由有些心猿意马,手指难耐地攥紧,又松开,反复数次。

方淮忽然开口:“秦子衿,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方才见到妖兽,竟吓得连剑都拿不起来。”

秦子衿宽慰他:“第一次见到妖兽,不知如何应对,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你第一次下山历练就斩杀了数十头妖兽,其中甚至有一头地字号的妖兽。你只靠自己,就比同行所有弟子加起来都要厉害。”

“谣传罢了。”

方淮笑了一声,有些凄然的意味:“你们都那么厉害,只有我是废物,修行那么久,却始终比不上其他人。”

秦子衿想了想:“这个好办。我为你寻一些有助修行的灵丹妙药,你服用之后,必有进益。”

“灵丹妙药?”方淮重复了一遍,眼底泛起自嘲的神色:“秦子衿,你听说过魔尊君澜吗?他以炼药之能闻名于世,传说要是能吃上一颗他炼的金丹,比苦修十年还要有用。你说,如果有人吃了数十颗金丹,却依旧只是筑基的境界,是不是就代表他不适合修道?”

秦子衿不太相信:“怎么可能?一颗金丹就足够普通人筑基,若是吃了数十颗金丹,境界至少会在我之上。”

方淮没有答话,片刻后,身后的水声停了下来。

秦子衿唤了一声:“筝筝?”

没有回应。

秦子衿连忙回头,清泉波光粼粼,方才还在水里沐浴的方淮,却已经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