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间,弟子们都睡熟了,秦子衿一个人守夜,看着面前的火堆,方淮躺在他身后不远处,他一伸手就能碰到。

太近了,近得他身上的血都热起来,像要沸腾一样。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一些东西,想得最多的是曾经偷偷去看方淮的时候,每一次他都看得很仔细,方淮的眉眼,方淮的唇,连衣物佩饰都记得一清二楚,然后回去赶紧凭着记忆画出来。

那时候许绍玉已经和方淮订下婚约了,秦子衿一边作画,一边愧疚,好友待他一片赤诚,他却在肖想好友的妻子。

但他忍不住,他发现方淮始终没有正眼看过他,方淮可以把他送的翡翠鸟爱不释手地放在手心把玩,却不记得送翡翠鸟的人叫什么名字。

秦子衿每天都在想,怎么才让方淮记住他。

也是上天垂怜,终于让他碰到了一个机会,那是一个冬日的午后,天气阴沉沉的,没有太阳,方淮裹着一件白狐裘,捧着手炉,怕冷地站在莲花池边跺脚。

秦子衿在一边远远地看着,不知要不要上前,如果上前,很可能像之前一样被方淮身边的人拦下,不上前的话,心里又很不甘心。

正犹豫着,方淮忽然哭起来,周围的小厮跪成了一排,都在劝着什么。

秦子衿忍不住往方淮走近了几步,这次所有人都顾着哭闹的方淮,没注意到他,也就任由他走到了离方淮很近的位置。

“废物,都是废物!我的银镯子掉进湖里了,你们都不帮我去捞!我要告诉爹爹,让他把你们都赶出府!”

这么冷的天,小厮们却急出了一脑门的汗,不住地磕头,说:“主子,水太冷了,现在下去捞镯子,搞不好是要死人的。求主子饶了小的们。”

方淮只心疼自己的银镯子,根本不听劝,只一味地哭闹。

秦子衿心道,那个银镯子想必对方淮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不然方淮也不会哭成这样。

鬼使神差的,他忽然上前一步,对方淮说:“我帮你捞银镯子。”

方淮颊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眼里水汽弥漫,他看了秦子衿一眼,破涕为笑:“你真的帮我?”

“真的。”

“那好,你是唯一一个愿意帮我的,等你把镯子捞上来,我就给你奖赏。”

“我不要奖赏。”秦子衿紧紧盯着他,不知那时胆子怎么那么大,居然说:“我想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方淮想了想,答应了:“好。”

秦子衿道:“什么要求你都答应吗?如果我要你以身相许,你也会答应吗?”

此话一出,小厮立即斥道:“放肆!我们主子是何等身份,岂是你能肖想的?况且我们主子已和世子订下婚约……”

方淮原本也觉得秦子衿唐突,可听小厮提起许绍玉,心里更加不满:“谁说我和世子订下婚约了?那个婚约我根本就没有答应!”

于是赌气地对秦子衿说:“好,你去捞镯子吧。捞到了,我就以身相许,反正我是自由身,跟那个劳什子世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子衿得到了保证,二话不说就下了水,冬日的水冷得几乎要结冰,寒意浸透骨髓。

他牙齿打颤,却还是一次一次憋气往水下摸,不知过了多久,连岸上的方淮都担忧起来,忍不住问旁边的小厮:“他怎么脸白得跟鬼一样,不会要死了吧?”

小厮道:“小的早就说过,这样的天气下水,不死也要去半条命的。”

方淮平日骄纵惯了,心爱的银镯子掉进水里,自然要哭闹一番,却也没想真的因为一个银镯子就让人送命。他看秦子衿浮上水面时,气息越来越微弱,忍不住对他喊:“你上来吧,别找了,我不要银镯子了!”

秦子衿却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潜入水下,这次隔了很久才上来,终于肯往岸边来了。

秦子衿上岸的时候,方淮觉得心虚,就上前拉了他一把,却被一个湿漉漉的、散发着寒意的身体扑到了雪地里。

狐裘上滚了雪,方淮的发丝上也都是雪,他睁着一双乌润的眼睛,瞪着秦子衿。

秦子衿气若游丝地说:“筝筝,记住你答应我的话,你要以身相许的。”

方淮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比女孩子还要秀美的脸,莫名有些脸红,他说:“你又没给我捞到银镯子,我凭什么要以身相许?”

说完,就察觉到秦子衿孟浪地抓住了他的手腕,方淮正要呵斥他放开,一个冰凉的东西就被套在了方淮腕上。

那是一个鱼戏莲花的银镯,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因为是哥哥送的,所以方淮才格外爱惜一些。但其实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此刻方淮见秦子衿面色惨白,颇为内疚,正要说些什么,秦子衿就伏在他的身上,晕了过去。

小厮们上前把秦子衿拉开,又扶起方淮,帮他拍打身上的雪,方淮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抚着手上的银镯发呆。

眼看着秦子衿要被送去医馆了,方淮忽然出声:“等一下!”

他把银镯取下来,戴到了秦子衿的腕上,嘟囔着说:“我反悔了。以身相许就算了,这个银镯给你,算是谢礼吧。”

秦子衿这一昏迷就是半月,所有人都以为他活不下去了,甚至去了信给他家里报丧。

这日,丫鬟正在给他擦脸的时候,秦子衿却忽然唤了一声“筝筝”,然后抓住了丫鬟的手腕,丫鬟惊叫一声,打翻了铜盆。

先进来的是许绍玉,他见秦子衿醒来,也颇感欣慰:“怎么好端端的掉进了冰湖里,本来你身子骨就弱,这次更是去了半条命。不过醒了就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又将养了半月,秦子衿才勉强能下床,这时已经是除夕,秦子衿一整天都坐立难安,恨不得天一眨眼就黑下来,他好和许绍玉一起去方府赴宴。

好不容易挨到天黑,进了方府,见到日思夜想的方淮,秦子衿上前把准备好的礼物递上去,然后搜肠刮肚地想说些什么,试探一下方淮还记不记得那天说要以身相许的话了。

方淮却只是陌生地看了他一眼,随口道:“礼物给小厮吧。”

秦子衿的心一瞬间沉下去。

方淮又不记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