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烟感受到被他握住的手, 男人的手修长削瘦,一手就能将她的小手包裹住,热热的, 有些粗糙感,应该是农活做多了缘故,苏烟刚穿越过来时, 原身的手也有些粗糙, 还是她天天早晚擦雪花膏给渐渐养好了。

楼斯白轻轻摩挲着她的小手,房间里安静一片,外面天黑了,屋子里就更黑了, 两人躺在床上,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呼吸。

楼斯白握住苏烟的手也不是为了什么,就是很想亲近她,他从山上摔下来到现在,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 一时间让他都有些应接不暇,提出跟苏烟结婚虽然有些冲动了, 但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知道她的性子,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不会抛弃他, 好在老天爷终于眷顾他一次, 两条腿养养还能好, 他不能让苏烟不清不白照顾自己,乡下流言蜚语多,背后传的难听的更是多。

而且,他也想和她有个家,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楼斯白突然握紧她的手, 平复了下心情后,笑着问了一句,“今晚想听什么故事?”

本来他想说自己以后会好好爱她的,不会让她受委屈,但他又觉得这些话说出来没意思,好话谁都会说,当初那个女人还说最爱的就是他,结果却是丢下七岁的自己跟别的男人跑了,他姑姑姑父对外也总说把他当自己孩子疼,实际上只是哄哄别人罢了。

有些话放在心里就好。

苏烟倒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听到这问,想了想道:“嗯……今天想听一个知青穿越到三国时期,然后大杀四方的故事。”

这是苏烟跟楼斯白之间的乐子,这个年代娱乐活动少,书本也很难买,苏父之前寄过来的书早就被苏烟和楼斯白翻过好几遍了,苏烟看书顶多看两遍就不想再看了,楼斯白倒是还好,但无聊也是真的无聊,尤其是玩过后世那么多眼花缭乱的娱乐工具。

加上为了省油省电,平时晚上都歇的比较早,睡不着只能通过聊天打发时间,之前在知青点的时候就有宿舍夜谈,但也不是天天晚上都谈,毕竟没那么多话题可聊。

前段时间苏烟和楼斯白住院,苏烟就让楼斯白给自己讲故事,苏烟喜欢看小说,不然也不会穿书了,她就让楼斯白给自己讲主角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然后大杀四方的爽文故事。

别说,读书厉害的人讲故事都不一样,本来苏烟只是提了一嘴,没想到楼斯白真的按照她的思路往下编,他讲故事的语速缓慢,所以中间很少卡顿,都是一边想一边讲,还讲得特别有生动有趣。

其实一开始是苏烟讲给楼斯白听,但她讲的漏洞太多了,可能历史没学好,逻辑上还有些不通,比如她讲一个女知青穿越到了唐朝,成为一个刚和离的寡妇,丈夫停妻再娶,将她赶出府,原身带着闺女儿子艰难讨生活,家徒四壁,娘家也不帮忙,女知青穿越过来后通过一手好厨艺成为当地有名的女老板,还救了一个受伤的男人,那男人是竟然是当朝侯爷……巴拉巴拉一大堆,典型的某江种田文套路,苏烟自觉自己讲的怪好的,她还想着等以后改革开放了,她就提早去写这种穿越文,毕竟后世的穿越文有多火她是知道的,她也没啥本事,就想着占一个先机,说不定一举就成为什么大神,然后导演找她当编剧,最后挣很多很多钱。

当然后面那些都是她的幻想,没好意思说给楼斯白听,但她故事编的很认真的,以为能震慑住楼斯白,毕竟这些都是后世网文大神们的智慧结晶,哪知一开头他就提出质疑,还说要相信科学,被苏烟一通怼后,就默默听故事了,听着听着又小声提出质疑,说唐朝法律其实挺严谨的,女子的婚姻也有一定的保障,停妻再娶,丈夫婆家、小妾、娘家全都欺负她不太可能,以及唐朝那会儿还没有红薯、土豆、西红柿那些东西。

“……”这故事根本讲不下去了。

最后苏烟干脆不说了,让他讲给她听,然后努力从中挑刺。

没想到楼斯白讲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完全不是传统网文小说的套路,而是用平静的语调讲述着古代的风土人情,通过他口中的故事人物,眼前仿佛缓缓展现一幅画卷,一点点描绘染色。

楼斯白跟苏烟说,他初中时候是住在学校里的,住学校要交钱,他嫌那个价格贵,后来借住在了他们学校的一个老师家里,便宜了一半,那老师一辈子没结婚,家里书很多,学校发的工资都被他拿去买书了,以至于人饿的很瘦。他也饿,每天都吃不饱饭,饿的时候就把书拿出来看,看入迷了就不觉得饿了,那老师很大方,家里的书允许他看,只要不弄坏就行了。

历史方面的书他也看了不少,所以编起故事来有模有样,都挑不出错,至少苏烟挑不出来,还一边听一边惊讶,发出“真的假的”“不会吧”“哇”的感叹。

虽然楼斯白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每次听她这么崇拜的语气,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苏烟只恨这时候没有网络和网站,不然她一定要将这些故事发到网上去。

不过也不着急,等以后他们老了后,也可以将这些故事整理一下发表出去,说不定还能赚点养老费。

今天楼斯白继续给苏烟讲故事,苏烟听得津津有味,听着听着还翻过身对着他,人往他身边拱了拱,和医院里躺在两张床上不一样,这会儿苏烟直接挨近了他,侧躺着不舒服,她还直接抬起一只腿架在他肚子上,她侧躺的时候不架着腿就难受,以前在现代的时候睡觉有抱枕,知青点睡觉的时候则用被子,现在只能用楼斯白凑合了。

别说,他的高度刚适合,就是怕压着他受伤的腿,所以将腿抬高一点架到他肚子上去了。

楼斯白被她这么一压,声音顿时一止,沉默了一下后也没说什么,而是抬手将被子拢了拢,将苏烟后背遮得严严实实。

苏烟觉得这是正常情侣的举动,没觉得哪里不对,打了个哈欠后便伸手推了推他,让他继续说。

楼斯白哪还编的下去,他性子再闷、再内敛,面对苏烟这样的亲密,也会忍不住分心。

尤其苏烟的大腿搭在他肚子上,小腿则沿着腹部压在他大腿上,堪堪与他的敏感部位擦过。

他抿了抿唇,伸手将苏烟揽进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但开口说不到几句,故事就开始不连贯起来。

好在苏烟也听不出来,被子晒了一天,里面暖和和的,楼斯白的怀抱也暖和,被他搂在怀里,闻着熟悉的清冽气息,加上低沉的语调,苏烟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楼斯白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手不停轻轻抚摸着苏烟的后背,感受着她贴合自己的地方,只觉肌肤有些发烫。

最后实在说不下去了,扭过头在苏烟额头上亲了一口,“睡吧。”

……

饱饱睡了一觉,苏烟和楼斯白第二天很早就醒了,今天有的忙,所以苏烟没赖床多久就从床上爬起来了,楼斯白也要起来,他坐在床上穿衣服,苏烟则点亮煤油灯,然后去了厨房。

地方小有一点好处,稍微有点亮光屋子就都亮了,煤油灯拿到厨房,睡觉的屋子里也能看到,楼斯白穿好衣服后先把被子叠好,然后动作缓慢且小心翼翼的挪到轮椅上,自己解决生理问题,随即去了厨房给苏烟帮忙。

他去了灶洞前帮忙看火,先弯腰将灶洞底下的小板凳拿开,再推着轮椅过去,轮椅有点高了,他需要弯下腰看,火光照亮他平静俊美的脸庞,为他整个人都添上了一丝暖意。

苏烟站在灶台前揉面,准备早上吃炒面,好久都没吃这个了,她一边揉着一边跟楼斯白说话,“今天我多买点猪大肠,猪大肠爆炒好吃,别看猪下水便宜,其实做好了比纯肉好吃多了。”

楼斯白听了笑,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不仅仅是期待苏烟口中的比肉好吃,还有对未来两人生活的期许。

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

炒了一大锅面,苏烟量炒多了,没吃完的干脆放在锅里温着,让楼斯白上午饿了吃,她则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外面天还是黑的,楼斯白不放心她走这么早,让她再等等,他则帮忙把她要带的东西检查一遍,“先去供销社,把轻便的东西买完了再去寄信,寄完信最后去肉联厂,买完肉就回来,别买太多东西,就按照我写的清单,买太多了你不好带。”

苏烟嫌他烦,见外面微微亮了,挥挥手推着车就跑出去了。

楼斯白不放心,推着轮椅追到门口,叮嘱一声,“路上骑车慢点。”

“知道啦……管家公”

后面三个字距离远了,楼斯白没听见,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没好气笑了。

等人不见了,楼斯白才推着轮椅回到屋子里,屋子里太黑了,还点着煤油灯,昏昏黄黄的,有些暗,又有些暖,楼斯白推着轮椅到桌子边,本来想把煤油灯吹灭省点油,但看着突然变得安静的不像话的屋子,又有些犹豫。

人刚走,他就有些想念她了。

大概晚上睡得好,早上又吃得好,苏烟这会儿特别有劲儿,蹬着自行车飞速往县城去,到了县城时间还早,供销社那边还没开门,她便直接去了菜站,没听楼斯白的话,买了一些新鲜蔬菜,然后才估摸着时间去了供销社。

一早上都在买买买,一直买到上午九点多,车头车尾都挂满了,苏烟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正如楼斯白所料,买多了不好带,稍微有点坡的地方都要站起来踩,等回到公社时,苏烟两条腿都快断了。

周燕昨天说早点下工来帮忙,她还真的来的特别早,十点多就过来了。

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苏烟大包小包的东西,哭笑不得,“你怎么买这么多啊?哪儿吃的完?”

苏烟将车停好,听了这话摆摆手,“不多不多,都是需要的。”

楼斯白看她骑车骑得脸发红,额头上出了一片汗,心疼的拿毛巾给她,“擦擦脸,坐着歇一会儿。”

也没说她,只笑道:“买多了也没事,慢慢吃。”

“就是。”

苏烟忙点头。

周燕看他们俩笑得这么开心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些担心,这两个不会过日子的凑到一起简直让人发愁,以前她还觉得楼斯白稳重可靠,现在瞧着,遇到苏烟他根本稳重不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1-05 01:32:20~2021-11-06 01:0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找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反正靠不上我、一美无度 5瓶;沁峤 2瓶;36153942、王铁柱、阿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