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楼斯白的大手很暖和, 似乎觉得她的手有些冷,他放在手心搓了搓。

苏烟害羞的抽了出来,推了他一下, 红着脸绕过他进了屋。

招待所的房间是很多人一起住的那种, 有点像后世学生宿舍, 不过比一般的学生宿舍大很多, 进门两边各并排放了四张床, 床头处贴着牌子号,大概是过年的缘故,没什么人, 房间里只有楼斯白一个人住, 他住的是三号床铺, 只有三号床铺上有东西。

门对面是窗户和桌子, 桌子上放着热水瓶和报纸包着的两块饼, 那饼看着硬邦邦的, 应该是冷的, 也不知道楼斯白怎么吃的下去。

苏烟心里心疼不已,抿了抿嘴,直接拿着东西去了桌子前, 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放下,招呼人过来吃,“快趁热吃了, 还是热的。”

她从布兜里拿出带来的两碗菜和刚买的馒头, 馒头还冒着热气, 两碗菜也是热的,苏母怕天气冷凉了菜,炒好菜都是放在蒸笼里热着, 出门时,苏烟觉得用厚布包着还不够,还去房间拿了旧棉袄包着,所以这菜还是很热的。

楼斯白看了她一眼,乖乖走过去拿了筷子吃,左手拿着馒头,右手拿着筷子夹菜,他还递给苏烟一个馒头,苏烟也不跟他客气,也拿了一个啃,这个年代的馒头很好吃,有嚼劲,嚼几口还有一丝丝甜味,她觉得可能是这个年代环境没有被污染,生产过程干干净净的缘故。

这是真话,就比如拿大米说,虽然后世大米产量很大,还出现各个种类的米,还有各个国家专利的电饭煲,宣传什么蒸出来的米饭跟柴烧的一样香,她家里就有买过某某国的,但说实话,那些米饭好吃是好吃,但却没有这个年代的米饭香。

苏烟之前在生产队吃到一种米,据说是古代皇宫的贡米,当地人称什么“小米”,不是后世的那种黄小米,而是纯白的大米,只是比普通米小一点,蒸出来的米饭整个厨房都是香的,比后世那些名牌大米不知道好吃多少。她倒不是觉得那些后世名牌大米虚假,毕竟都是经过口口相传试验出来的,只是后世良心商家太少了,加上土地污染、化肥用的太多,再好吃的大米也会慢慢变了。

苏烟有时候就在安慰自己,虽然她穿到了这么个穷苦的年代,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每天吃的都是纯天然的食物。

苏母做的菜自然是好吃的,里面放足了油和盐,都是肉,知青点的清汤寡水根本没得比,楼斯白似乎饿狠了,下筷子的动作很快,但并不难看。

他不仅自己吃着,还夹给苏烟,专门将碗里的肉夹出来放在苏烟手中馒头上,苏烟拒绝了好几次,“你自己吃,我家里有。”

楼斯白没听,继续给她夹,苏烟躲不过干脆就任由他去了,眼睛打量着屋子,屋子太空了,加上这些天都下雪见不到太阳,房间里很是阴冷,南方这边的冬天有个特点,那就是湿冷,是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冷。

苏烟有些担心的看了眼楼斯白,知青点虽然也冷,但却是很多人挤一个房间,只要将门关的紧紧的,晚上睡觉还是能凑合的。尤其大家都学聪明了,如果实在太冷的话,他们就在屋子里放一盆碳,不仅能祛湿气还能暖房间。

但这里就不行了,这房间睡一晚感觉就要生病。

楼斯白似乎知道苏烟在想什么,安慰道:“没事,别担心,柜子里还有被子,晚上我多盖几床。”

刚说完这几话,他就忍不住别过头咳嗽了两声。

苏烟没好气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在强撑着。

楼斯白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偏过头去,拿着旁边的杯子喝了几口水,等舒服了才解释道:“应该是坐火车时被传染的,我身体很好,平时上工那么冷也没生病,不用担心,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是看着苏烟的,也不知是不是有些感冒的缘故,苏烟发现他乌黑的眸子浸着雾气,像是染了一层水光。他的耳朵也很红,上面有些冻伤了,他皮肤白,稍微有点颜色就很明显。

苏烟鼻头一酸,本想说出口的话又说不出来了,她原本想着,吃完饭就把话说清楚,然后劝他明天就回去。他没必要来找自己,就算她不嫁给蒋昌国,她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可是看着这样的他,苏烟又有些舍不得,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

苏烟低下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鬼使神差的小声问了一句,“楼斯白,如果……如果让你选择,跟我在一起你就会变成残疾,永远站不起来,但如果跟别人在一起,会有痊愈的一天……”

可能手中的馒头有些噎人,苏烟有些说不下去了,其实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意义,她没有必要拿着这样的问题为难他。

“算了。”

苏烟顿住,沉默了好一会儿,转而抬起脸对他笑了笑,眼睛看着他,里面带了几分苦涩,“楼斯白,我可能……”

身侧男人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僵了下,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他垂下眸子,然后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继续伸出手夹菜,只是在苏烟说出话前,突然打断问了一句,“你今天怎么在外面?”

苏烟一听,本来就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的话,更不知道怎么说了,张了张口,压下心里的怪异之处,只好先将今天去医院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说完准备接着说刚才的事,就见楼斯白不知什么时候抬起头看向眼窗的雪景,他开口说了一句,“大年三十出生?运气真好,我表弟也是除夕这天出生的。”

声音轻飘飘的。

苏烟很少听他说起家里的事,所以乍一听到还有些奇怪。

楼斯白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他似乎突然来了谈兴,嘴上继续道:“我是故意下乡来当知青的,我跟你说过,我从小跟着姑姑、姑父生活,他们对我不算好,但也不算太差,只是那里不是我的家,所以我一直过得不开心。”

“我没有家,以前是有的,但自从小时候父亲去世后就没有了,我父亲是我奶奶最小的儿子,也是我爷爷奶奶最喜欢的孩子,可能小时候被偏心对待,我几个伯伯跟我家里都不亲,我父亲去世后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们搬空了,最后还是靠着我父亲的战友将家里的房子保住了,但也从此撕破了脸。”

“我小时候待在姑姑家,吃菜只敢夹一筷子,堂姐堂弟他们最喜欢过年,因为一到过年他们就有新衣服穿,能吃到肉,还会有红包,可我却不喜欢,也不是不喜欢,七岁前是喜欢的,后来就不喜欢了,每年过年姑姑家里会来很多人,人多了没地方住,我就只能睡在过道地上,那里有风,很冷很冷,比学校的床还冷。一开始我总在想,父亲要是没死就好了,他要是没死,我就还有家,就不用住在别人家里,他救了别人,却丢下了我,我甚至有点恨他,但后来就不想了,因为怎么想都没用……”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苏烟不说话了,只是坐在他旁边安静的听,听着这些关于他的过去。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但不得不说,苏烟听了心里很难过,她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因为这些苦他都已经受过了,说再多都没用。

她只是有些心疼他,心疼他小时候吃过太多的苦,她根本没办法想象一个小孩子大过年的睡在过道地上是什么感受?

吃菜只敢夹一筷子,这是寄人篱下的卑微与胆怯。

这是苏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却是在楼斯白身上真实发生的。

苏烟眼睛偷偷红了。

最后在楼斯白说完话时,两碗菜也吃完了,苏烟哪里还忍心说让他走的话,倒是她,不仅眼睛红了,嗓子也哑了,还一抽一抽的,根本停不下来。

楼斯白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自己出去将碗筷洗干净,他回来时苏烟准备走了,外面天快黑了,她答应苏母天黑前回家。

楼斯白将她送到门口,苏烟揉了揉发肿的眼睛,沙哑着嗓子道:“明天我再来看你,我给你带好吃的。”

楼斯白抿紧唇,轻轻嗯了一声。

苏烟恋恋不舍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门。

刚走出一步,身后的楼斯白突然喊了一声,“苏烟。”

苏烟下意识“啊”了一声,正要回头,就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还没反应过来,人就猛地被一股大力拽回了屋,撞在了一具熟悉的怀中。

耳边“砰”的一声,门突然被关上,然后苏烟就被人抵在门后,“你干……”嘛?

一句话都没说完,唇瓣上就多了两片软软的东西,男人清浅的呼吸喷在她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1 16:33:20~2021-10-22 00:58: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安 2个;漆黑延伸、册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婷 13瓶;鱼鱼瑜 10瓶;漂圆 5瓶;漆黑延伸 4瓶;52814828、阿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