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外面下着大雪, 陈向东他们看到人过来也不好让人站在外面,只好邀请人进屋坐坐, 张大山还好心的给人倒了两杯热水,被刘超英看到了,气得背着人掐了他一下,怪他多事。

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女社员是什么人,上次就是因为她,知青点差点倒了大霉,明知道这里不欢迎她,还总是往他们这里跑,脸皮比墙还厚。

今天王家婆子没来,只让自己孙子带了三个鸡蛋和一把青菜, 她孙子今年五岁了, 长得黑黑壮壮的, 跟队里的其他孩子比起来,一看就知道养的很好,不过性子还看不出来好坏, 坐在凳子上晃着两条腿,紧挨着旁边的刘晓娟,好像很亲热她。

刘晓娟手上捧着碗喝了口热水,就像周燕说的, 人长得漂亮了很多,皮肤白白的,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瘦的皮包骨了,脸上微微有些肉,大眼睛、翘鼻子,不过她的鼻型并不好看, 鼻梁那里虽然挺了一点,但鼻头偏圆,还有点往上翻。

一个人长得好不好看,眼睛是亮点,但关键还在于鼻子生的巧不巧。就像苏烟,她的五官都很精致,其中眼睛是点睛之笔,她生了一双非常漂亮的猫眼,圆溜溜的,眼尾处往上挑,像一把钩子,睫毛浓密,又仿佛自带了眼线,显得眼睛又黑又亮,让人一看到就心生喜欢,不过这种喜欢要因人而异,有人喜欢她的灵气,但有人反而厌恶这种带有攻击性的漂亮。

而楼斯白则不同,不管是喜欢他还是讨厌他的人,对于他那张带有距离感美貌的脸却是说不出贬低的词汇,他的五官同样精致,但最精致的不是那双乌黑的凤眼,而是将整个面庞突显出来的俊秀鼻梁,不大不小,不高不矮,不宽不窄,一切都恰恰好,像是一刀切出来的那种完美。

如果从侧面看,就会发现他鼻梁上端处是微微凸起的,线条流畅,有点驼峰的味道,但不是很明显,正是这一点微突,为他整个脸庞带了几分英秀,美得没有一丝娘气,清隽冷然,仿佛山间的青竹,又仿佛长于石壁上的兰花。

加上那身独有的清冷气质,苏烟说他禁欲高冷也不算错。

而刘晓娟两者都没有,虽然现在变得好看了,或许以后还会变得更好看,但苏烟一眼看到就觉得很别扭,或许在其他人眼里刘晓娟的脸庞现在已经比很多人好看了,可在后世看过很多整容脸的苏烟,她刚才第一眼看到人的时候就觉得很突兀,那么大的眼皮褶子,还有那削尖的下巴,可能还在书中剧情前期吧,这个时候刘晓娟美得还不是很自然,但也把苏烟雷得不轻。

可惜这个时代的人都没见过整容脸,也没人觉得刘晓娟哪里不对劲儿,就算有人发出和周燕一样的疑惑,应该也只是奇怪她变好看了,没人会怀疑什么。

刘晓娟来的目的当然是楼斯白,大家心里都有数,似乎上次的事留下的深刻的印象,也没人想留下来陪着,都各自回了房间。

苏烟也自然而然的回了房间,刘晓娟都来了,她也就没必要当什么电灯泡,很干脆的回房间睡觉。

也不关心外面说了什么,等苏烟一觉起来已经下午天黑了,知青点都没人了,应该都出去上工了,外面雪也停了,苏烟磨磨蹭蹭从床上爬起来,多了一床新被子就是不一样,一个人睡被窝都是暖和的。

知青点没人,这几天饭菜都是苏烟做的,苏烟穿好衣服就去了厨房,先是给自己泡了一碗麦乳精,然后才慢吞吞的开始做饭。

做饭也简单,反正也没什么菜,炒了一碗咸菜,一碗萝卜丝,然后就是煮饭,煮饭的时候洗了三根红薯切块放在锅边上蒸。

蒸饭就不需要费什么心思了,她干脆打了热水回房间洗漱。等她泡完脚从房间出来时,恰好陈向东他们也下工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消息,说年底的时候队里可能要通电,问大家的意见。

通电大家都不陌生,比起生产队里的兴奋激动,他们倒是还算镇定,城里早在几年前就通上电了,像“苏烟”、韩丽丽家里来自市区的,一开始下乡都有些不适应。

对于这种事苏烟没有发表意见,在她看来用电和用煤油灯根本没什么区别,这个时代的灯泡瓦数都不高,也就比蜡烛强一点,与后世白昼一样的灯光根本没法比,而且有电也没啥用,又不是有网有手机。

但其他人不这么想,韩丽丽直接表态,“肯定要装的,到时候队里都有电就咱们没有,那些人恐怕还瞧不起咱们,电灯和煤油灯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我早就受不了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优越感,虽然大家都不是知青,还说的好听都是城里来的,但并不是人人家里条件都好,像陈向东王学农他们几个家里,日子过的还不如乡下这边呢。

完了她看向苏烟,想找个同伙,觉得这里也只有苏烟能懂她的感受。

但苏烟根本没察觉到她的意思,而是低着头抠手,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韩丽丽没好气白了她一眼,见陈向东脸上露出犹豫神色,赶紧补充一句,“难不成你们还想着回城?这都是没影子的事,还是安心在这里呆着吧,通电也不费多少钱,我们每个人凑一点就是了。”

这话一说完,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只有楼斯白注意到,在韩丽丽说出回城两个字时,苏烟抠手的动作一顿,还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又低下去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仿佛看到刚才苏烟眼里带了几分笑意,那笑容一闪而过,因为他视线一直停留在苏烟身上,所以才会注意到这一点。

皱了皱眉,觉得苏烟好像知道一些什么。

韩丽丽说的轻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那样经济宽裕,就像王学农,手上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分花,在他看来,通电就是浪费钱的事。

王学农想都不想就反对,直接说,“我没钱,要通你们通,反正我不用。”

他这话说的有些无赖了,真的通了电他怎么可能就不用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开了电灯,他不照样用上了?

陈向东很纠结,他一方面觉得韩丽丽说的对,队里人都用,就他们不用,到时候可能会被瞧不起,而且他们回城的希望确实不大了,现在和大家一起通了电,比日后突然想通电能省很多麻烦。

但同样,通了电后花费也就多了,虽是小钱,但时间久了也是大钱。

讨论了一番后,开始投票表决,想要通电的举手,不想通电的不用举。

知青点一共十一个人,有四个人举了手,韩丽丽、方洋、王红斌和武建国,本来周燕也想举手的,但她看苏烟没举,就把手放下了,还拉着刘超英不让举。

韩丽丽见状,脸色不大好看,觉得要是加上周燕和刘超英,他们这方就胜了,语气不大好的问苏烟,“你什么意思啊?”

苏烟没想到她把矛头冲向自己,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做人不要太虚荣,通电也不能证明什么,那么点大的灯火,也没比煤油灯好到哪里去,浪费那个钱做什么?”

听到苏烟都这么说了,王学农几个脸色倒是变好了,本来还担心苏烟会和韩丽丽一样,急吼吼通电呢。

王学农附和,“就是,浪费那个钱做什么不好?通什么电啊,要通你通去。”

韩丽丽还想要再说些什么,陈向东打断了她的话,直接道:“就这么决定了,我明天去和队长说一声。”

说完想了想,补充的解释了一句,“虽然不太清楚还能不能回城,但就算不能回城,这个房子我们也会住太久,等以后我们各自成家了,难不成还会住在这里?现在通了电也是浪费了,如果到时候真需要电,再去找人说一声也来得及。”

如果说回城是个沉重的话题,那陈向东这番话就让大家心情更好沉重了,连一向性子开朗的周燕回到房间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眉头皱的紧紧的。

最后问了苏烟一句,“我们真的回不了城了吗?”

她也没想在苏烟嘴里听到答案,问完就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不想结婚,更不想一辈子留下这里,我能找谁去啊,我自己都养不活。”

苏烟已经躺在床上了,听了这话很想告诉她,很快就能回去了,不用太担心,但很可惜不能说。

不过苏烟自己心里也挺难过的,她也很迷茫自己的未来,很想问一句,自己真的一辈子回不去了吗?可是这个答案没有任何人能告诉她。

她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哪怕真的不能回去,她也要把日子过好,自己好好爱自己。

对于周燕的苦闷,只能安慰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太多,实在不行,你就把陈向东搞到手。”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苏烟坐起来凑到周燕耳边小声道。在她看来,陈向东这人除了有些古板外,但人品还是很不错的,有责任心,也很有能力,长得也不丑,除了年纪大点,但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只是比他们几个下乡来的早,多吃了几年苦,整个人看着有些显老。

但凭着他那份踏实吃苦的精神,就算以后不能大富大贵,日子也不会过的太差,至少他做不出来以后回城就甩掉女方的行为。

周燕本来心情不是很好,现在听到苏烟说这样的话,不知想到了什么,脸瞬间一红,然后羞恼的瞪了她一眼,“乱说什么?”

她根本都没想过这方面的事,在她心目中,陈向东只是知青点的队长,做事认真负责,现在被苏烟这么一说,顿时有了不好的联想。

苏烟也只是嘴欠,赶紧笑笑,“我瞎说的,你别当真。”

赶紧躺回去,被子一盖,遮住了半张脸装睡。

倒是周燕,一时间有些睡不着了,在床上连续翻了几个身。

第二天中午,楼斯白提前回来了,昨天那事苏烟都快忘记了,没想到他放在了心上,今天为了能和苏烟谈谈,提早下工。

他回来的时候,苏烟正好在厨房里忙活,今天中午吃得是粥,前段时间生产队里放了鱼塘里的水,捞了不少鱼上来,知青点也分到了十几条,全都腌渍晒干了,苏烟实在是吃腻了红薯粥,所以切了半边鱼用水泡了一上午,然后煮粥的时候切成片放进去,再放一点青菜叶子和咸菜,一锅大杂烩粥。

煮粥之前她炒了一碗萝卜丝,其实冬天萝卜最好的吃法是和羊肉搭配,不管是炖还是做汤,味道都是极好的,可惜这个时候别说是羊肉了,连猪肉都吃不上几回,干炖的话也没什么滋味,苏烟只好切成丝炒,脆脆的,也还能下饭。

知青点这会儿都没什么人,苏烟很是理所当然的给自己开了小灶,将炒好的萝卜丝盛进碗里时,留了那么两锅铲装进自己平时吃饭的碗里,然后一边看着灶洞一边偷吃。

这几天知青点的饭都是她做的,她觉得自己这种行为没有什么不对。

所以楼斯白一进厨房就看到了偷吃的苏烟,脸上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反应过来什么,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直接回了房间。

垂下的眉眼里掠过一丝笑意,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想多了,她还是那个她,没怎么变。

苏烟也有些尴尬,看着人进屋了,赶紧将碗里剩下的扒光,然后用水瓢舀了点水将碗洗赶紧,毁尸灭迹。

等楼斯白从屋子里出来后,苏烟已经一本正经站在灶台前擦擦洗洗了,仿佛忙的不行。

楼斯白脚步一顿,然后径直走到灶洞前坐下,动作熟练的往灶洞里添柴加火。

苏烟不大想和他呆在一起,尤其还是两个人的情况下,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底下突然传来楼斯白的声音,“苏烟,我们谈谈。”

苏烟手上动作僵硬了下,她站的位子看不到楼斯白的身影,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对方的情绪,好像不怎么高兴,听着闷闷的。

苏烟嘴角轻轻下拉,脸上露出几分不愉,心知这事是逃不过去了,沉默了一下道:“你想谈什么?”

楼斯白听了这话不做声,他其实也不知道要谈什么,他只是觉得有必要和苏烟说说话,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着什么误会,才让她这几天对他冷冷淡淡的。

这些天他都在想这事,甚至发现苏烟的伞不知在什么时候坏了,那把伞他用过,知道有多扎实,而且平时苏烟用的很细致,突然间坏了两根伞架让他不得不多想,那天他还去问了刘晓娟,虽然刘晓娟不承认,但他心里总是放不下这事,他试图想找苏烟解释,可一直没有机会,苏烟似乎开始躲避着他。

想到这里,楼斯白心里微微一涩,他抬起头,那双墨一样黑的眸子看向苏烟站着的方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你那伞什么时候坏的?那天早上路不好走,路面上都是冰霜,比较滑,我是推车回来的,田婆子她孙子坐在后面,她拿着你的伞打,回到生产队里时我就去还车了,当时那伞被她们拿走了。”

那老妇人是个不讲理的,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还完车还特意跑了一趟她家里,担心她没将伞还给苏烟,听到田婆子说已经将伞还回去了才放下心,回到知青点累的不行,他前天一晚上没睡,身体似乎也有些着凉了,人一碰到床就睡了过去。

根本没想到田婆子是将伞给了刘晓娟,想到刘晓娟,楼斯白心里不是不厌烦,他也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一直缠着他不放,明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可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他面前。

楼斯白将前因后果细细讲给苏烟听,还说起那天晚上在医院发生的情况,田婆子舍不得花钱给她孙子住院,他们三个是在走廊坐了一晚上,那孩子半夜又发烧起来,田婆子和刘晓娟都睡死过去,是他去找了值班的护士给孩子吊水,其中一半的钱还是他贴的。那钱本来是他准备接苏烟回来路过供销点,给她买点零食吃,他知道她爱吃糖。

楼斯白将这些话解释完,厨房里一时间陷入沉默。

苏烟脸上露出复杂神色,她张了张嘴,想跟他说那伞就是刘晓娟弄的,她还想说不是关于伞的事,她气的是他老是当好人,将她放在别人后面。

可是这话她说不出口,她喜欢的正是他身上这种外冷内热的性子,喜欢他是个好人,喜欢他宁愿自己吃亏也会帮助别人的善良,不是他哪里做的不好,是她变得贪心了,想将这份好变成她的独一份。

如果是之前,苏烟可能会很快想通并原谅,可是现在回不去了,苏烟自从知道他是一本书中的男主时,她的心态就变了,总感觉要是再靠近他自己就成了第三者,心里有种隐秘的不安,这种不安就好像考试前在辅导书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题目,哪怕最后考的再好,心里都觉得发虚,觉得这不是自己的真实水平,那个好成绩不属于她。

不仅如此,苏烟心里还有些惶恐,她甚至想着,就算楼斯白现在愿意跟她在一起,她也没有安全感,她会担心有一天楼斯白变心,会喜欢上女主刘晓娟。

她还怕,怕楼斯白像书中那样遗传了家族病双腿残疾,就算她愿意一辈子照顾他,但她却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断绝他站起来的希望,这个世界,也只有刘晓娟才有能力让他恢复健康,她不能那么自私

这么想着,苏烟压下心底的不甘,深深吐了一口气,然后脸上努力露出释然的笑容,她掀开锅盖,拿着锅铲搅和了几下锅里的粥,随即用轻松自然的语气道:“你别太自责,我都快忘记那事了,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站在这里吗?已经没事啦,也没有怪你,伞是我自己弄坏的,那天路上摔了一跤,不小心将伞压坏了,与刘晓娟没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停顿了顿,接着又继续道:“我现在是已经想通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那几天我躺在床上想了想,发现我俩似乎确实不太合适,不论是性格还是生活习惯,很多地方都有出入,就算以后在一起应该也不会过的很开心。而且,我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你,所以你不用因为我的冷淡担心我生气什么的。”

“之前一直缠着你不放,给你造成了不少麻烦,也是你脾气好什么都没说,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咱们就当个普通朋友也挺好的。”

苏烟语气平静的说完这段话,完了还轻松笑了两声,仿佛真的放下不在意了。

因灶台那面烟囱墙挡着,所以她没有看到底下男人渐渐惨白的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5 00:25:08~2021-10-16 00:16: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咩~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知姓名的网民朋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153942、孟孟 20瓶;夜已深…… 14瓶;21424980、蝉不语冰 10瓶;呦呦 5瓶;艾麦芽 2瓶;晚安幸子、拈花笑浮生、kara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