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烟听到这问愣了下, 身上仿佛裹着寒冰,牙齿打颤,动了动唇,发现嘴巴有些张不开, 最后什么都没说, 直接僵硬抬着脚往房间走去。

她现在只想好好洗个热水澡, 她太冷了,冷的思维都有些跟不上, 一路吹着风走回来, 头和喉咙还有些痛,感觉自己要生病了。

以至于听到楼斯白的名字,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武建国的意思,好像是楼斯白去接自己了。

可是苏烟一路回来根本没看到人,知青点到公社小学只有两条路,一条大的,一条小的, 她走的是小路,那他走的就是大路了……

苏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她现在这会儿没办法深入的思考,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好冷, 她需要热腾腾的洗澡水, 需要暖和的被窝……苏烟一回房间便找衣服, 刘超英在房间里照顾崴了脚的周燕,两人都在吃饭, 也听到外面的动静了, 还以为是楼斯白接回了人, 看到浑身湿透的苏烟,都吓了一跳,周燕坐直身体,着急问:“苏烟,你这是怎么了?”

刘超英看她去拿盆,猜到她要洗澡,忙放下手中的碗筷,跑过去帮忙,“你先放着,我去给你打水去。”

说着就跑出去给苏烟打热水,刚做完饭,汤罐里都有热水。

苏烟也不跟她客气了,将盆从床底下拖出来,又将床上干净的衣服找出来,房间里没有柜子,平时穿的衣服都叠好整整齐齐放在床尾,穿的时候拿就行了。

身上衣服全湿了,苏烟找了一套从里到外的衣服。

周燕也顾不上吃饭了,忙对她解释,“我今天回来路上崴了脚,回来的比较晚,没办法去给你送伞,就拜托楼斯白给你送伞去了,他人呢?你没碰到他吗?不可能啊,他去了有一段时间了,早该到你们学校了。”

苏烟拿衣服的手一顿,对她摇了摇头,可能房间比较暖和的缘故,苏烟感觉到身体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不过还是很冷,动作打颤。

用沙哑的声音回她,“我走小路的,没看到人,掉到小溪里去了。”

一说小溪周燕就知道是哪里了,脸上露出愧疚神色,“是我不好,早知道今早就不去了,自己崴了脚不算,还拖累你。”

苏烟摇摇头,表示没事,也没心思安慰她了,刚好刘超英拎来一大桶热水,苏烟顾不上平时的那种讲究,她平时洗澡前要将盆清洗两遍,现在直接将热水倒进盆里,木盆里的热水就是微微偏热,但对苏烟来说仿佛滚烫的开水,冰冷的脚踏入盆中,一触就受不住的往后一缩,然后强忍着热度,咬牙将两只脚都踩进盆中。

周燕对刘超英道:“你赶紧出去跟陈向东他们说一声,楼斯白是不是也在路上遇到事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心里隐隐有些害怕,按理说大路宽敞平稳,楼斯白不至于没接到人,他可是很早就出去了。

刘超英见苏烟在洗澡,就没出去,直接站在门口对外面喊了一声。

外面陈向东他们倒是不着急,觉得楼斯白和苏烟可能就是走岔路了,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苏烟被热水泡着,身上的温度慢慢恢复过来,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盆里的水很快凉了下来,她就没有多洗了,觉得差不多了就赶紧擦水穿衣服。也听到了这话,原本的埋怨化成担忧,嘴上虽不说,但心里还是有些后悔今天将伞借给了周燕,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事。

周燕对她有些抱歉的笑笑,“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他肯定以为你走的是大路。”

苏烟也这么想,便没有多说什么了,只能感慨自己运气差。

洗完澡她又去外面洗了个头,刚才掉进小溪里,虽然头没栽进去,但头发却被溅湿了一半。

飞快洗了个头,然后用毛巾将湿发包着去吃饭。

哪知道等她吃完饭楼斯白都没回来,这下不止是苏烟了,其他人也察觉到不对劲儿,陈向东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武建国、张大山出去找人。

苏烟坐在火桶前烤头发,这个时候没有吹风机,夏天还好,冬天要是不弄干,会容易头疼。

她回来路上本来就吹了冷风,洗完澡头就有些重了,要不是急着弄干头发,她现在都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

但这会儿楼斯白没回来,苏烟也没什么心情去睡觉。

屋子里周燕也知道了,顿时有些坐不住了,担心楼斯白出了什么事。

好在最后陈向东他们回来说人没事,原来楼斯白在接苏烟的路上碰到了田婆子和她孙子,田婆子孙子下午发烧,原本也不当回事,煮了当地一个土方子药给他喝,哪知喝了没用,越来越烧,这下就有些怕了。

她也不愿意去医疗点打针,她和医疗点的医生有嫌隙,以前吵过架红过脸,所以急着去找大队长,然后半路上遇到了楼斯白,赖上了人。

“一同的还有队里女社员刘晓娟,也就是之前缠着楼斯白的那个,不过她这次没有缠着楼斯白了,纯粹就是好心想帮田婆子,田婆子家里没什么人,只一个儿子在外面当兵,媳妇前几年跟人跑了,平日里只有她和孙子俩人,性子不大好相处,跟队里很多人吵过架,出了事想找人帮忙都找不到人。”

陈向东解释道:“还是找到了大队长家才知道的,天黑的时候楼斯白带着人去借车,那田婆子性子横,非要楼斯白骑车带他们去医院,换谁都不行,说他是城里来的,有他在不会让人骗了她。最后是楼斯白骑车,刘晓娟抱着孩子坐在后面先去的医院,田婆子则在后面走路跟着,她说谁也不信,就信刘晓娟。”

说到这里摇摇头,觉得遇到这种人也只能认栽。

怕苏烟误会什么,又补充了几句,说楼斯白准备将伞给大队长,让他帮忙送给苏烟,哪知道那婆子不干,说要给她孙子用,据大队长说,当时楼斯白脸黑了都没用。

最后还是大队长说自己家里有把伞,待会儿去借给苏知青,这样楼斯白才走了,等楼斯白走了后又有人来找大队长,大队长忙完拿着伞去公社小学,发现苏烟已经走了,想着也就是淋点雪,就没放在心上了。

听到这些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刘超英道:“没事就好,那田婆子我听说过,确实难缠,她媳妇好像就是被她气跑了,不过听说她儿子很好,帮也是能帮的。”

苏烟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觉,还是着凉了,头有些痛,喉咙干痒,还微微有些发烧,苏烟吃完饭喝了一碗生姜红糖水,不过用处似乎不大,准备明天去借点枇杷叶子回来,之前好像听说这个烧水喝有用。

刘超英怕她心里不舒服,忍不住劝了两句,“小孩子发烧很严重,一不注意就容易出事,我老家就有个邻居家小孩发烧烧傻了。”

苏烟笑笑,“能理解。”

但心里还是有些闷闷的不舒服,谁都觉得楼斯白没做错,她也知道楼斯白没有做错,小孩子发烧很危险,确实要赶紧去医院。

那她呢?

她就不值得人关心了?万一她掉进小溪里没爬起来,要是不小心一头撞在石头上死了,他们是不是还这么想?

可能真的生病了的缘故,苏烟越想越委屈,捂着被子偷偷掉了两滴泪。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太多了的缘故,苏烟一晚上都在做梦,梦的稀奇古怪,一会儿是七十年代,一会儿是现代,最后她眼前出现的是高中生活的场景,温暖明亮的教室里,中午大家都趴在桌子上睡觉,还有几个偷偷摸摸在说话。

苏烟坐在中间第三排,她睡不着,看到旁边学习委员偷偷拿着手机看小说,忍不住将头伸过去看。

哪怕是做梦,苏烟身体也是有意识的,她甚至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还觉得这个梦中的场景异常熟悉,记得当初她就是这么被学习委员带入坑的,果然,接下来是两个人一起将脑袋凑在一起看,最后不过瘾,苏烟还问她要了书名,准备回去自己搜。

但在心里已经奇怪的知道了那本书是年代文,女主角有金手指,开的非常爽,是谁都喜欢的玛丽苏,名字就叫……就叫……刘晓娟……

苏烟从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

急促喘息了两下,迷蒙的眼睛渐渐聚焦,最后视线落在头顶上方的蚊帐上。

她微微睁大眼睛,一时间分不清梦和现实。

这场梦太深刻了,让苏烟不得不去回想,高中的生活她很久没有去回忆了,可能高中时候她过得并不是很愉快,所以哪怕来到这里经常回忆以前,也很少想起高中的岁月。她高中时候是住校的,跟寝室的人相处一般,那时候她还有些胖,齐刘海,黑框眼镜,在女生中不是很突出,除了跟同桌几个说话,几乎是个隐形人,直到上了大学后她才活泼热闹起来。

也因为高中很少和人交流,她曾经一度迷上了网文,对于当初看得第一本书,现在突然去想,她还能模糊想起来。

记得那本书讲的是一个七十年代的女孩偶然得到一个系统,看到了自己未来结局不好,为了改变一切选择和系统契约,女主的任务主要就是通过来攻略男人来增加积分,积分可以转换成金币还是什么的,在系统中购买一些东西,比如美白、变瘦什么的,而女主角正是通过不断做任务让自己由低颜值成为一个人人惊艳的大美女,这也让她在男人中无往不胜。

记得当时这本书让她看得欲罢不能,尤其是书中那么多的高质量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有钱的还是没钱的,简直就是刷新了当时苏烟的三观。

不过后来为了高考,苏烟就把网文给戒掉了,上大学后她参加了好几个社团,整天忙忙碌碌的,就很少看小说了。

那本书中的主要人物名字她已经不记得了,要不是这场梦,苏烟都想不起来这本书,更想不起来女主叫刘晓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本书是有男主的,男主是个知青,长得非常帅,刘晓娟很喜欢这个人,为了攻略男主花费了很多心思,最后在男主生病时不离不弃才打动了人。

好在男主非常争气,高考回到城里,然后没多久俩人就结婚了,刘晓娟本来都准备为了男主和系统解除关系,但为了治好男主的腿不得不暗地里跟许多别的男人暧昧,男主角还撞见过几次,俩人之间闹了不少矛盾。

记得当初自己还看哭了,为男主的隐忍和深情,也为女主的无奈和付出,好在大结局是完美的,刘晓娟完成了所有的积分,用这些积分治好了男主的腿,俩人冰释前嫌,和和美美在一起。

原本想不起来,现在将楼斯白这名字在心中默念了两遍,发现似乎有点像。

苏烟陷入沉默中。

想不起来也就算了,一旦想起来,苏烟的记忆就仿佛泄了闸的洪水,发现很多东西都对上了——七十年代的背景,女主叫刘晓娟,先是退婚,然后攻略了队长的弟弟和二狗子等几人,再然后是变漂亮,看上了知青的男主……前面情节苏烟不大记得了,只模糊记得有两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除了知青男主,还有一个军人男配,男配媳妇跟人跑了,只剩下老娘和年幼的儿子,哪怕后来男配结了婚,也依旧忘不了女主……

外面的天早已经亮了,屋子里除了还躺在床上的周燕和苏烟,其他人都已经出去了。

刘超英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火盆,她将火盆放在木桶中,然后拿过苏烟的的衣服放在上面烤,看到苏烟睁着眼睛不动,笑着问了声,“醒了怎么不起来?我们都吃了。”

苏烟将火盆买回来后,也不小气,让刘超英和周燕也将衣服拿过来烤,所以平时刘超英和周燕会主动帮忙去装炭火。

躺在隔壁床上的周燕听见后,抬起头看苏烟,“今天下大雪队长通知不用上工,你们学校倒是没说不用上课,你现在身体怎么样,要不要请个假?”

苏烟心里空落落的,从床上坐起来,脸色复杂的看了眼周燕和刘超英,最后摇了摇头,声音低沉道:“没事,今天课不多。”

然后默默拿起衣服穿。

周燕和刘超英都不是什么细心的人,还以为她是心里郁闷,之前也是有的,下雨天他们都不用上工,只有苏烟出门上课时,她就是这样无精打采的样子。

刘超英还跟苏烟说,“楼斯白今早已经回来了,一夜没睡呢,他也是倒霉,遇到了田婆子那个无赖,听说昨晚还自己贴钱了,也不知道那个田婆子会不会还。”

苏烟听到楼斯白的名字,拿衣服的手一顿。

周燕也忍不住说,“反正我觉得这个生产队没几个好人,换做我,我肯定是不愿意的,直接让大队长带人去就是了,什么城里人不容易被骗,还不是看我们好欺负,你信不信,要是出了事肯定被赖上。”

这话刘超英没法接,摇了摇头,“算了,人已经回来了,说这些也没用。”

苏烟去了厨房的时候,刘晓娟突然来了,在外面亲亲热热喊了一声,“楼知青在吗?”

苏烟正蹲在厨房里吃饭,听到声音也没说话,继续吃自己的早饭,陈向东正坐在门口缝鞋子,走出来招呼人,“有什么事,楼斯白正在睡觉。”

刘晓娟笑了,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将手中的伞递给陈向东,“那麻烦你把这伞给楼知青,这是他借给我用的,顺便帮我跟他说声谢谢。”

陈向东认出这把伞是苏烟的,微微一愣,然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笑笑,“好。”

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刘晓娟,犹豫之下有些心疼道:“那你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别喊他,昨晚他几乎一夜没睡,之前的事情很抱歉,原本以为他会很讨厌我,没想到昨天我一喊他,他问都不问就带我们走。”

陈向东也不知道她说这些干嘛,他觉得换做谁都会这样做,只是尴尬笑了两声,“楼斯白向来是个好人。”

刘晓娟走了,陈向东知道这伞事苏烟的,直接拿着伞去了厨房。

刚才刘晓娟说的话,苏烟都听见了,心里很是不舒服,她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伞居然落在刘晓娟手中,一想到这伞被她用过,就有些膈应。

但听到陈向东解释时,脸上没露出什么情绪,只是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苏烟吃完饭也没久留,回到房间换了鞋子,又戴上帽子围巾手套,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又去厨房将伞带上。

她也没多想,走到半路上下起来小雪,她直接撑开手中的伞,伞一撑开,苏烟立马发现不对劲儿了,伞支架断了两根,整个伞都变了形。

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她记得昨天借给周燕的时候还是好的,这伞是苏父工厂发的,还很新,是那种样式很老的大黑伞,结实耐用。

一下子断了两根支架,让苏烟不多想都难。

气得想将伞扔到地上,心里对楼斯白也有些失望,其实她早上一醒来都在想,自己以后怎么面对楼斯白,关于书中“苏烟”的结局,苏烟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但她知道,男主是属于女主的,跟她这种路人甲没什么关系,强行组cp很可能适得其反,甚至要出问题。

而且她也很有自知之明,她不是女主角,没有什么金手指系统,等楼斯白出现遗传病不能走路时,她没办法让他重新站起来,刘晓娟才能救赎他。

但让她突然放弃楼斯白,说实话,苏烟觉得挺残忍的,如果一开始知道自己是穿书了,她肯定不会去招惹楼斯白,哪怕他长得再好看,哪怕她有点喜欢他。可现在,这点喜欢已经不是一点点了,在日渐相处中,她认识到楼斯白的好,了解到他的性子,不单单是从外貌上去喜欢他。

长这么大,楼斯白是第一个让她这么喜欢、让她努力接近的一个人,她甚至以为,自己只要再加把劲儿就能有好结果了,可现实却是,自己是白日做梦了。

楼斯白是属于刘晓娟的,与她苏烟没有任何关系。

直到出门前,苏烟都在犹豫中,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就算是穿书了又怎么样?这是现实的世界,她是一个有意识的主体,不是作者笔下没有灵魂的纸片人,她喜欢谁与刘晓娟有什么关系?有本事就过来抢。

但现在看到断了支架的伞,苏烟仿佛被人直接扇了两巴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自作多情了。

她虽然以前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知道,一个男生如果喜欢你,不可能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回应,尤其是楼斯白知道她喜欢他。

她长得好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以前的她不缺乏追求者,所以她现在也自信的觉得“女追男隔层纱”,根本不觉得楼斯白不会喜欢自己。

但如果他真的不喜欢自己呢?他对她好,会耐心的教她题目,会容忍她的一些小算计,那不是他对她有好感,而是,仅仅他是个好人。

他对她好,同样也对别人好,在他眼里,她与别人没有什么区别。

哪怕这个认知有些残忍,但苏烟明白,这应该就是真相,他可能真的只是把她当朋友了,因为当朋友,所以不忍心伤害她,所以才会一次次的温柔以待,只希望她哪天自己能认清现实。

苏烟突然想起以前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句话,说男生明知道女方喜欢自己却不主动不拒绝,要么是将女方当成备胎,要么是不会拒绝型人格,前者是渣男,后者是多方面造成的性子。

现在理智的去想,苏烟觉得楼斯白可能就是后者,所以他不懂得拒绝自己,一直拖着。甚至他已经拒绝过自己了,一开始面对她的接近,他的态度很冷淡,是她一次次的强求。

苏烟胸口涩涩的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难受什么,可能是这段时间花在他身上的时间,也可能是认清了他不喜欢自己的现实。

苏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脑子里逼迫自己去想之前和楼斯白相处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自己可笑,她发现自己应该是真的想多了,楼斯白好像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她的特殊,他教她难题,他帮她洗衣服,这些都是她用条件换来的,下雨天他会来接自己,发水痘的时候他照顾自己……那也不过是他人好,总觉得平时相处中占便宜了,所以才会在别的地方弥补回来。

倒是她,喜欢自作多情。

好在,现在认清了还不晚。

苏烟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她打着手中这把断了支架的伞,一路朝公社小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