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楼斯白都睡了半上午了, 早上又没吃,还是苏烟喂了他一碗麦乳精,但麦乳精能管什么饱?那东西就跟粥一样, 上个厕所就没了。

眼看着过会儿就要做午饭了,苏烟见他还在睡,就有些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别烧还没退, 胃病就要发作了。所以给他做了一碗糖心蛋, 放了两勺红糖和四个鸡蛋。

鸡蛋不是知青点的, 是她私底下跟生产队里的人买的, 这个时候鸡蛋便宜, 更别说还是在生产队里买了, 苏烟这些天舍不得吃麦乳精,所以花钱买鸡蛋吃。

在知青点天天吃咸菜蔬菜,里面都没有油没有肉,营养根本跟不上, 知青点的鸡蛋被陈向东看着,一周只能吃一次,苏烟也不指望靠这一周的鸡蛋能补什么。

她买鸡蛋的那家就是之前分出去单过时, 跟人买干柴的那家人, 一毛钱十个鸡蛋,苏烟之前一口气买了五毛钱的,现在吃的只剩五个了,苏烟全都煮了, 自己吃了一个,剩下四个都端进了屋子。

红色的糖水里,上面漂浮着四颗圆滚滚的白色鸡蛋,形状像天上的云, 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乡下的鸡都是吃菜叶子和虫的,下的鸡蛋是淡黄色的壳,和后世养殖场又大又白的鸡蛋是有区别的,吃着没有腥味。

看到楼斯白醒了,苏烟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脸上很快露出笑,“你醒啦?”

端着碗小心翼翼朝他走过去,语气热切道:“快起来吃,肚子饿了吧?”

楼斯白的床与武建国的床并排,之间隔着仅两三寸的距离,哪怕苏烟瘦,也要侧着身走。

之前楼斯白没醒,苏烟是直接蹬掉鞋子从床尾上去的,现在人醒了,苏烟只好装模作样的从边上过去。

坐在床边上,动作温柔的拿着勺子搅和了两下,见人坐了起来,舀起一勺红糖水,低头轻轻吹了吹,然后递了过去,眉眼弯弯看着人,“啊张嘴,赶紧喝了。”

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楼斯白看着她,眼神有一瞬间的复杂,虽然他发烧睡着了,但脑子里还是有些印象的,模模糊糊中察觉到有人给他擦拭身体,还喂了他吃的,动作很温柔,让他误以为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这会儿看到人,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

脸上微微有些烫,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上午干了什么,他现在胸口腹部的衣服都是湿的,臀部那里还隐隐有些涨涨的、不舒服。

苏烟拿着勺子的手又往前递了几分,碰到了楼斯白的唇瓣,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张开唇,喝下了勺子里的红糖水。

温热的、甜甜的红糖水顺着喉咙一路滑进了胃里,然后是心里。

喉结上下滚动,楼斯白感觉干涩的嗓子舒服了一些,用有些低沉的声音问道:“你怎么没去上课?”

苏烟见他喝了,脸上笑容加深,听了这话,想都不想就道:“你都病成这样了,我哪里敢丢下你不管?”

她说的是实话,上午他整个人烧的昏迷不醒,要是她也走了,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楼斯白愣了下,抬头看了她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将她手中的碗接过来,难得没有跟苏烟客气,他低下头去,拿着勺子舀起鸡蛋吃。

苏烟煮的鸡蛋刚刚好,里面的蛋黄是漂亮的金色,就像早上刚出来的太阳,咬一口,粉粉嫩嫩的,中间有点软,少一分火候就是流心蛋了。

其实苏烟还挺喜欢吃流心蛋的,不过这里的鸡蛋没杀菌,她不敢煮成这样的,怕吃了生病。

楼斯白吃完一个鸡蛋,就喝好几勺红糖水,似乎有点渴了,喝的时候有点急,糖水还沿着嘴角流下一滴。

他正准备抬手去擦,旁边一只素白的小手就先他一步碰在了他的下巴。

女人的手又白又嫩,触摸到他下巴的肌肤,带起一阵阵战栗。

楼斯白拿着勺子的手一顿。

一时间突然不敢抬起头看人。

偏偏女人似乎没有感觉,嘴里还发出一声娇气的抱怨,“你要刮胡子了,真扎人。”

说完将手伸到他眼前,给他看微微发红的指尖。

楼斯白抿了抿嘴,轻轻嗯了一声,重新拿起勺子喝水。

这次动作放慢了一点。

苏烟也不觉得尴尬,她蹬掉鞋子盘腿坐在床上,手支着下巴看他。

弯起眼睛,笑眯眯跟他邀功,“好喝吧?我特意给你熬的,放了两勺糖呢,平时我自己都舍不得放这么多糖。”

完了无奈看了他一眼,“你下次可别再生病了,真是吓死我了,怎么喊你都不醒,额头那么烫,我又想去医疗点给你买药,又担心就这么会儿功夫把你人烧傻了,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办?也没人帮我,最后拿起湿毛巾给你擦擦手和脚,记得小时候我发烧,我妈就是这么对我的……”

嘴里念念叨叨个不停,还说了自己跑到医疗点听到医生说没有退烧药有多绝望,然后怎么发挥聪明才智将医生拉过来给他打针,将上午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全都说给他听了。

楼斯白睡了一上午,知青点有没有其他人,她要是还不说,他不就不知道自己上午做了哪些好事?

这个可不行,做好事哪能不留名?

她得让他记着自己有多好,最好一下子感动的喜欢上她。

楼斯白有些好笑的看了眼一脸积极邀功的苏烟,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她这种性子的人,不像其他人,不管做了什么事,都会摆摆手说没什么,只有她恨不得嚷嚷全世界都知道。

但楼斯白心里一点都不反感,反而觉得这样的苏烟很好,活得随心所欲又开开心心。

连带着他,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他不自觉的弯起嘴角,轻声说了一句,“今天谢谢你。”

苏烟没好气的哼了哼,“就不能夸我一句?”

见他吃完了,直接拿过他手中的碗,“行了,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去做饭了。”

也不指望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漂亮话了,说完便下了床,看到楼斯白坐在床上没动,像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将他强硬按着躺在床上,凶巴巴道:“不许看书,你现在生病了,必须休息。”

楼斯白现在浑身都没有力气,被她一推,人就倒了下来。

听了这话,心里微微一软,眼睛与她对视,最后也是他先移开了目光,轻轻嗯了一声。

苏烟扯过被子搭在他肚子上。

转身满意离开。

人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细语,“你很好。”

低的仿佛是苏烟的错觉,她扭过头去看,男人已经闭上眼睛了。

苏烟满脸疑问,最后没好气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夸她一句很难吗?

随即咬了咬牙,给她等着,等以后将他追到手,她要他天天夸她,不许重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2 23:50:51~2021-09-04 00:2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傻傻的很贴心 92瓶;孟孟 26瓶;软软啊软软 21瓶;浮游若水、47542052 10瓶;呦呦 6瓶;凉井 3瓶;諗枍、再也不要磕西皮了、大黄猫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