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楼斯白这场病来的很突然, 之前也没有表现出异样,就是第三天早上突然没醒来。

一开始还没人注意到,等大家都收拾好准备去出门的时候, 才发现不见楼斯白的人。

楼斯白的作息时间大家心里都有数,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晚上睡的也比较早, 尤其是最近, 起的就更早了, 天不亮就拿着衣服出去洗, 哪像今天睡到现在都不起。

陈向东叫了两声, 楼斯白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眼眶里都是红血丝,脸颊也泛着不正常的红。

一摸他额头,果然是病了。

楼斯白手撑在床上,努力想要爬起来, 陈向东看了于心不忍,将他按在床上,“你这样根本没办法去上工, 今天休息一天吧。”

楼斯白摇了摇头, 抿唇道:“我可以的,你们先走吧。”

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但头一晕,从床上坐起来就耗费了他不少力气,他沉默了一下, 抬手揉了揉滚烫的额头,神色疲惫道:“还是麻烦你帮我和蔡队长请个假。”

也不再坚持了。

陈向东点头,然后担忧看着他,“你这样不行, 要不先去医疗点看一下。”

生病了不是小事,尤其是乡下这边,队里就有孩子发烧烧坏脑子的,这边医疗技术跟不上,自己不注意一点,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楼斯白没有说话,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很快又睡了过去。

陈向东看他这样子不放心,但也不好耽误上工的时间,让武建国去厨房打点水过来,拿了楼斯白的毛巾沾湿放在他额头,就算是治疗了。

见楼斯白眉宇间放松了几分,心里石头落了地,以为没什么大问题了,对其他人道:“让他好好睡一觉,我们出去。”

带着其他人离开房间,也不做停留了,喊大家一起出去上工。

不敢耽误时间。

苏烟听到外面陈向东喊人上工的声音,匆匆忙忙从房间里出来,嘴巴边上还残留着核桃酥碎屑。

其他人都看到了,没说什么。

苏烟平时最晚起来,起来还要吃点东西,一般是听到陈向东喊人了才从房间里出来,所以还不知道楼斯白生病了,走到半路上,才发现人今早没来。

小声问了周燕,听到楼斯白生病了,直接愣在原地。

这家伙昨天看着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生病了?

苏烟担忧问了一句,“严不严重啊?”

周燕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没事,走的时候武建国端了一盆水过去,降降温就好了。”

看病要钱,他们平时发烧都是这么做的,熬一熬就过去了。

苏烟听了着急,发烧怎么能熬一熬就过去了?万一没熬过去怎么办?

她就记得自己在现代,哪怕是感冒都要吃药的,更别说发烧了。

苏烟做不到像周燕这样淡定,到了村子口的时候,苏烟在陈向东帮楼斯白请完假后,也跑过去跟蔡队长请了个假,捂着肚子装疼,“蔡队长,我身体突然不舒服,请个假。”

蔡队长也没有怀疑,平时苏烟要是请假都是找人帮忙的,今天自己特已来一趟,看样子是真的挺突然,“那你赶紧回去休息。”

苏烟在公社教书,学生和校长都夸好,校长还跟公社干部表扬他,说他会推荐人,让他挺有面子的。对苏烟,蔡队长比其他知青要客气很多。

苏烟得了话,跟蔡队长说了声谢谢后就赶紧转身回了知青点。

她回到知青点的时候,知青点什么声音都没有,苏烟直接去了男生房间,一进去,就看到躺在床上沉睡的男生。

楼斯白面色潮红的躺着,微微偏着头,原本搭在额头上的毛巾掉落在枕头上,他也没什么反应。

眼睛闭得紧紧的,眉头轻轻蹙起,看着似乎很不舒服。

苏烟走过去摸他额头,上面滚烫一片,吓得她赶紧去拿毛巾重新给他物理降温。

她的手偏温凉,摸在额头上可能比较舒服,楼斯白眉头松了几分,在苏烟手离开的时候,床上的男人还无意识的轻哼了两声,发出不满的语调。

苏烟顿时心疼坏了,还没看过这样的楼斯白,赶紧将弄湿的毛巾搭在他额头上,轻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很快就好了。”

她手上都是水,看着他双颊泛红,也没多想,将冰凉凉的手捧住他的脸给他降温,感觉手上的温度有点高,这里有没有体温计,苏烟也不知道他到底发烧多少度。

发烧不是小事,苏烟不敢马虎,弯腰凑近喊了他两声,“楼斯白,楼斯白你醒醒,我们去医疗点看看。”

喊了好几声,楼斯白都没有睁开眼睛,苏烟心里有点慌,最后一咬牙,转身出去拿了自己的毛巾,这里也没有酒精,苏烟只好拿水代替,打湿擦拭他脖子、手脚、腋窝……这时候她也没有占他便宜的想法,纯粹就是想给他暂时降温,给她争取时间去医疗点拿药。

她也不确定医疗点的医生在不在,怕时间拖的太久了,烧坏了他脑子,只能这么做。

可能苏烟降温有点效果,楼斯白呼吸平稳了一些,苏烟加把劲儿,又给他擦拭了一遍,衣服都没来得及脱,领子口被她扯的变了形。

最后,苏烟将滴着水的毛巾往他脖子上一搭,“我去医疗点给你买药,你撑会儿。”

说完赶紧往外跑去。

等人出了门,躺在床上的男人,吃力的睁开眼睛,眼睛半睁半闭着,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苏烟跑到了院子门口,又想起了什么,忙折返回屋拿了钱。

这次一口气跑到了医疗点,医疗点在公社那里,苏烟到的时候,医疗点还没开门,苏烟着急之下不停拍门,“有人吗?买药。”

好在她运气好,医疗点的医生就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是个年约四五十岁的妇女,看着苏烟打了个哈欠,“怎么了?生什么病了?”

苏烟直接道:“我买退烧药。”

医生想都不想就一口气回绝,“退烧药没有,病人呢?你把人带过来,我给他打一针。”

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打针自然比吃药好,见效快。

但楼斯白怎么带过来?

人都昏迷不醒了。

最后没法子,苏烟直接死皮赖脸将医生拽走了,走之前买了两瓶酒精。

医生人不错,跟着苏烟来到了知青点,到了知青点看到躺在床上的楼斯白,先给人量了□□温,“四十了,这烧的有点严重。”

说着拿起针管往上挤了一点,看冒水了,让苏烟将楼斯白的裤子扒了。

苏烟脸一红,“不是打胳膊吗?”

医生笑话她,“谁打针打胳膊的?我们这里都是打屁股的。快点,别磨磨蹭蹭了。”

苏烟不敢耽误,红着脸跑到楼斯白床上,解开扣子,将他裤子往下扒了一点。

脸偏向旁边,不敢多看,但眼角余光还是看到了一点,男人皮肤白白的,腰间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

医生动作很快,打完一针就收拾东西要走,走之前祝嘱咐了几句,说明天要是还发烧,就来医疗点再打一针。

苏烟点点头,将话记在心里,送人出门,在门口给了两块钱。

回到屋,这次用酒精将楼斯白手脖子擦拭一遍。弄好后,又去厨房烧水做饭。

烧水很快,苏烟给楼斯白冲了一杯麦乳精,不想让其他人回来看见说闲话,苏烟去了房间,爬到床上将人抱到腿上,轻轻推了两下人,小声道:“来,张嘴,喝点东西再睡。”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楼斯白拧起眉头,眼睛半睁未睁,像是醒了,又像是没醒,不过嘴巴却微微张开。

苏烟将他头抬起来一点,喂了他一碗麦乳精,喝完麦乳精,又喂了他半碗白开水。

楼斯白都喝下去了。

苏烟将人放到枕头上躺好,摸了摸他额头,见还在发烫,又用毛巾沾湿酒精将他擦了擦。

楼斯白睡了一上午,他好久都没睡过这么长的觉了,醒来感觉全身都没有力气。

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最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抬起手去拿额头和脖子上的毛巾。

额头上的毛巾他认得,是他自己的。脖子上的毛巾他也认得,自己天天洗,花纹再熟悉不过。

拿着毛巾的手一顿。

也就是这时候,厨房连着房间的门板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女人手里小心翼翼端着一只碗,看到他,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你醒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1 23:38:41~2021-09-02 23:5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542052、木二兆 10瓶;槐序十三 5瓶;凉井、一朵娇花 2瓶;大黄猫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