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的结果就是,苏烟回到了集体中,没人有异议。

哪怕是坐在角落里的王学农,也不敢在面上表现出不满。他傻了才跟所有人作对,连苏烟自己都同意,他就算反对也没用。

只是有些不甘心以后吃不到苏烟做的那些好吃的了,那些糖醋排骨肉包子啥的,苏烟那么懒,融入大集体中后,她肯定不会自己动手的。

不得不说,王学农和苏烟相处时间不长,但对她性子还是很了解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当然,这其中的缘由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苏烟之所以回到集体中,一开始是出于个人安全的考虑,后来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还是苏父寄过来的信,只有融入大集体中才能减小个人开销。

也就是说,在外人眼里她还需要继续保持有钱人设,但真实情况是她现在是个穷人,得省钱。

不过既然回到集体中了,尤其大家对她的态度还不错,苏烟自然不会上赶着做饭啥的,她之前是和王红斌排在一起的,两人以前腻歪,非要排在一起谈情说爱,当然原身在干活上没什么天赋,一般做饭的都是王红斌,王红斌这家伙能把原身一直哄住,当然也是花了几分努力在的。

前段时间吵架,两人闹到陈向东那里去,陈向东把王红斌安排和武建国一起,原身和楼斯白一起。本来“苏烟”是和刘超英的,但刘超英和张大山是一对,那两人也想在一起,最后兜兜转转变成了楼斯白。

楼斯白人性子安静沉默,苏烟和他在一起闹不出来事,要是换做武建国,王红斌自己都不放心。

如今苏烟重新回到知青点集体中,陈向东也没有特意安排了,直接将两人安排在了一起。

第二天不是他们做饭的,苏烟乐的轻松,虽然有些肉疼,但还是故作大方的将自己昨天买的骨头拿出来,让周燕她们将这骨头炖了,中午回来刚好可以吃。

周燕眼睛都亮了,高兴将苏烟手中的肉骨头接过去,怕自己做的不好,还特意问了苏烟一遍这肉骨头怎么做。

因为吃肉的次数少,所以周燕不太会做这种荤菜。

苏烟跟她大致说了一遍,这时候食材调料少,她只挑着知青点有的调料食材说,其实也是这时候的猪肉好吃的缘故,少放点调料什么的,吃起来口感也不会差。

可能她爸是厨师的原因,苏烟对这些食材了解的比较多,像猪肉,真正好吃的是那种国产的黑猪肉,国产的黑猪肉生长期长,一年才养大一头,而且还不怎么胖,不像后来从国外引进来的白猪肉,吃饲料只需要几个月就能长到几百斤,这样的差别就造成了猪肉口感上千差万别。

不过后来国产的黑猪肉也渐渐分出高低了,像她爸就不止一次说过,哪怕是黑猪肉,也变得不好吃了。以前黑猪肉熬猪油,熬出来的猪油又白又香,存到年底猪油都是好的,不像后来,熬出来的猪油放半年就臭了。

这些,除了生产商急功近利外,也有环境的使然。

不过她现在吃的猪肉不用担心,这是真正的农家猪,就像她爸说的,随便做做就很好吃了。

熬汤用的时间长,所以用的是苏烟新买的锅,上了满满一大锅水,又在里面加了两把青豆和菜叶子,这时候的青豆还没有老,做汤也很好吃。

其实排骨和海带放一起最好吃,可惜这里不在海边,菜场和供销社根本买不到,甚至有些人都没听过。

苏烟看着周燕放好东西就走了,周燕人不放心,还用干柴将厨房周围木板上的缝隙给堵住,担心有人路过闻到味了,闻到味不算什么,就怕有混混趁着他们上午上工的时候过来偷吃。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前段时间还听说大队长媳妇在生产队里大骂,大队长家就在七生产队,周燕路过几次,家里的墙还是砖头做的,比其他人家看着富有,也不知道谁那么大的胆子,偷吃偷到大队长家里去了。

听说一锅的猪蹄子,吃的连油汤都不剩。

吃完早饭,休息一会儿就去上工了,今天上午苏烟被分配到的任务是给玉米除草。

玉米地在半山坡上,除草是个累活,至少在苏烟眼里是这样,一直弯着腰不说,还要拿着锄头不停耙,这时候太阳大,没过一会儿就汗流浃背。

今天苏烟是奔着挣工分来的,所以也不敢偷懒,早上来之前,她给自己装了一大罐水,用的是之前吃梨子罐头的玻璃瓶,很大一个,能够她喝一上午,整个知青点除了王红斌只有她有,王红斌那个也是她买的。

身上也穿的厚厚的,戴着草帽不说,怕被晒黑了,还用湿毛巾将脖子围住,身上穿着长袖长裤。

她宁愿热死也不愿意晒黑。

蔡队长给苏烟划分了两条很长的玉米地,换做之前,干不完苏烟也就不干了,直接躲到一旁偷偷休息,这会儿她没那个底气。

只要一想到苏父信中写到的情况,她心里就有些虚,尤其是她身上的钱和票子并不多,那些最好存起来留着备用才是。

这么一想,苏烟只得咬牙继续坚持。

但坚持也没什么用,眼睛被汗水糊的看不清,过了会儿,腰也酸的直不起来,手心更是被锄头磨的发疼,感觉皮都要磨破了。

她不知道是这个身体太虚弱,还是她自己太菜了,反正她从小到大就没干过这么累的活。

苏烟喘着粗气,手撑着锄头往身后看了眼,再扭过头看看前面还有那么多没除的地,心里顿时绝望。

这样的日子,别说两年了,她觉得她两个礼拜都坚持不下去。

简直太可怕了。

不管怎么说,苏烟还是抬手擦了擦汗,苦着脸继续干活。

旁边同样干活的朱大婶看到苏烟今天没偷懒,还觉得稀奇,她已经除好一块地了,这是第二块,现在还追上了苏烟,嘴里好奇问了一声,“苏知青,怎么今天这么卖力啦?”搞得她都不习惯。

苏烟心里早就找好了借口,扭过头对她笑笑,“哦,这不是昨晚我们知青点开了一场会议嘛,我们队长说了很多话,还给我们读了主席同志的语录,我突然觉得自己思想得到了升华,决定以后再也不偷懒了,为努力建设我们国家出一份力量……”

这话说的,其实她自己都不信,不过旁边的朱大婶却看着她,用力点了点头,脸上十分认同,“原来是这样,你们队长是个好的,人嘛,就是要勤快,咱们乡下结亲,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太懒都没人说的。”就像她家,她虽然有个丑儿子,但她就看不上苏烟,这种媳妇娶回家也是遭罪。

苏烟不知道朱大婶心里所想,她也没工夫和朱大婶闲聊,继续闷着头干活。

一直干到打下工铃,才勉勉强强将分到的除草任务完成,就是和别人干干净净的不同,苏烟除过的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一片,杂草也乱七八糟堆在地上,看着就跟别人打劫过的一样。

记工员原本要给她记六分,被苏烟软磨硬泡后记了八分。

下工回知青点的路上,苏烟已经累瘫了,她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以至于经过另一片玉米地看到还有人没走时,心里难得得到一丝安慰,竟然有人比她还差。

不过这抹安慰在看到年轻女孩坐在田埂上休息,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子闷头拿着锄头除草时,顿时没了。

苏烟脚步一顿,眼睛最后落在脸上洋溢着笑容的女孩身上,心里有些羡慕。

走在后面的朱大婶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看到了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咋了,羡慕了?你也可以找个对象让他帮你干活埃”苏烟下意识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脱口而出,“这也可以?”说完就觉得自己有点傻,原身之前不就是这么干的吗?找了王红斌这么个祸害,一开始确实帮她干活,后来俩人一起懒。

朱大婶听笑了,“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你对象把自己活儿干完就行了。”说完语气一转,脸上嫌弃的摇了摇头,“不过你也别指望了,就算找了个对象也不可能一直帮你干活的,你瞧着吧,等小月和华子以后结了婚,看华子还来不来。”

撇了撇嘴,“以前刚结婚的时候,我男人还给我洗过脚,现在呢,天天都是我给他洗。”可能从来没把苏烟当作儿媳妇人选看,朱大婶跟她说话,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苏烟认同,典型软饭硬吃的王红斌。

苏烟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后忍不住又扭过头看了看不远处坐在阴凉处休息的女孩子,再低头看看自己磨红的掌心。

一时间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