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信中说,机械厂的贪污案被重新调查,机械厂原先的领导班子都是调查的对象,苏父之前是副厂长,这事躲不掉,尤其苏父和前厂长关系好,若是前厂长是正常退休的,那机械厂的下一任厂长差不多就是苏父了,哪知道就赶上这样的事。

最近工厂的效益不是很好,上面新派来的领导决定再次大洗牌,将原先的领导班子和骨干人员彻底换掉,觉得工厂收益不好是因为没有自己的人,苏父的后勤主任位子恐怕也保不住了,当然信中苏父没有这样直白的说,这都是苏烟根据信中的只言片语猜测出来的,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苏父最后在信中让她不用太担心,他是清清白白的,不过因为最近上面查的严格,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钱和票子他会少寄一点,还让她在乡下低调些,和其他人好好相处,这段时间熬过去就好了。

虽然苏父说的轻描淡写,但苏烟也不是小孩子,明显看出苏父隐瞒了一些事,至少不像他说的这般轻松简单,连后勤主任的职位都被撸了,可见事态相当有些严重了。

但她也知道,苏父不说太多是对的,这些书信寄出去后路上是要被人检查的,说太多容易引起怀疑。她也不知道苏父是不是清白的,但她愿意相信苏父,苏家只有“苏烟”一个女儿,夫妻俩疼在手心里,苏父虽然有些爱权,但人胆子不是很大,尤其还有点怕老婆,不可能这么作死。

一些小毛病可能有,但大问题上应该不会犯错。

当然这也只是苏烟的猜测,真正如何,连原身都是不清楚的,原身从小被娇宠长大,对于家里那些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苏父苏母也不愿让她烦心这些事,将她养的有些单纯。

所以苏烟也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苏父最后真的查出什么来,她远在乡下这边还好一点,尤其户口已经迁到了石桥公社,再怎么样都波及不到自己。但同样的,她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没了苏父苏母的帮衬,以后只能靠他自己养活自己。

最重要的是,她远在这边,也不知道城里什么个情况,虽然苏父苏母不是她真正的父母,但她现在是“苏烟”,有些该尽的责任还是要尽的……

短短几分钟,苏烟脑海里就想过很多事情,眉头越皱越深。

五味陈杂的吃完饺子,苏烟拿着东西直接回生产队,来时的喜悦全都变成了沉重,原本还打算去菜场看看的,这会儿也没了心情。

心里万分后悔今天买了那么多东西,苏父这次提前了半个月寄信过来,应该是还没收到她的信就已经寄过来了,事态或许没她想的那么严重,但绝对也不是那么轻松。

这次的信封里也有钱,但不到以前的一半。

城里的情况她顾及不到,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苏父苏母拖后腿,以后那些肉啊零食什么的,尽量少买了,不能太招人眼。当然,也不能不买,不然很有可能被其他人察觉到什么。

要是被知青点的其他人知道她父母出事了,苏烟也不敢保证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出现,可能是冷嘲热讽,也可能是同情帮助,这个她不敢赌。

也幸好她跟陈向东说了回到集体中的事,陈向东也同意了,现在来看,这对她来说确实是好事,分出去单过开销太大,还是在集体中好。

剩下的那些钱和票子,她会尽量省起来,留着以后回城,或者城里的苏父苏母日子不好过了,她再寄回去给他们用……

就这么乱七八糟想着事,苏烟一路回了知青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着急的缘故,她一路都没怎么下来走,感觉这是她骑得最快的一次。

不过,苏烟不管心里如何担忧,在回到知青点后,却没有半点显露,在进院子时脸上还故意露出笑。

她拎着东西回了房间,这会儿是中午,大家正在吃饭,看到苏烟手里拎着满满的东西经过,眼睛都看直了,尤其是王学农,眼睛就盯着苏烟手中的肉。

嘴里下意识漫出口水,期待今晚的肉菜,苏烟人大方,虽然之前约定好一周两次做好吃的给他,但她每次吃什么好吃的,都会分给他一点,光是上周,他就吃过很多从小到大都没吃过的好东西。

苏烟自然看到了王学农的眼神,嘴里顿时有些发苦,但面上却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淡定的拎着东西回了房间。

苏烟走后,桌子上的武建国忍不住了,他也没当着所有人的面问,而是等陈向东吃完饭回厨房时,赶紧跟上,然后半路上将人拉到一旁道:“队长,你啥时候跟苏烟说啊?要不就今天下午吧,你都没看到刚才王学农的样子,可真欠揍。”笑得那么开心,就好像那些是他买的一样。

陈向东挠了挠头,一脸无奈的点点头。

他还没想好怎么做,就有人比他更着急了。

陈向东原本准备下午下工回来再找苏烟说话,做做样子给其他人看,没想到以前一请假就是一天的苏烟,下午竟然和他们一道去上工了。

不光是陈向东奇怪,其他人也忍不住多看了苏烟一眼,苏烟神色自若,在周燕好奇问起来时,还给出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借口,“天天请假,蔡队长脸色都不好看了,我得给点面子给他,这样下次请假就容易了。”

好吧,这个理由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也只有苏烟能理直气壮说出这样的话。

苏烟的话说完后,就没人出声了,一个个都发呆想自己的事,心里说不羡慕是假的。

其实苏烟也在烦恼,但她不敢对任何人说,低着头默默往前走,心里规划着以后的路,首先就是不能再偷懒了,努力上工挣粮食,至少以后吃的粮食不能用粮票买。因此,她还得想出一个借口,一个能把她突然变得勤快的事圆过去的借口……

想着想着,苏烟心中郁闷不已,倒不是她虚荣,而是担心让其他人知道她家里出了事,恐怕不愿让她回到集体中,或者回到集体中也备受冷眼。

心里正烦着,苏烟一个不注意直接踩到了身前人的脚,男人身体微顿,苏烟闷头撞在了他的后背。

男人看着瘦,但身体很结实,苏烟撞的鼻子发酸,捂着鼻子抬起头看,直接与扭过头的男人面对面,一个低头,一个抬眸,两人距离很近,近到苏烟能清晰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又长又弯,浓密的像把小扇子。

楼斯白的眼睛很好看,苏烟之前就发现了,是那种偏古典的丹凤眼,形状优美,长而不媚,因为瞳孔的颜色偏黑,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带了几分冷冽,像冬季枝头覆盖着白雪的青松。

苏烟看到他睫羽动了动,似反应过来了什么,赶紧往后退了一步,低下头去看,就发现他的的鞋跟被她踩掉了,他穿着一双已经起了毛边的黑色布鞋,苏烟对这鞋子有点印象,经常看到他穿着鞋子出去,回去的时候用手拎着。

似乎怕他误会什么,苏烟赶紧道:“抱歉,我没看到。”怕他觉得太敷衍,又补充了一句,试探着问了一句,“我给你穿上?”

说完蹲下身,一副还真要给他穿鞋的样子。

她动作太快,楼斯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苏烟手就碰到了他的脚后跟,皮肤相碰,带了几分热意,她根本没多想,以前踩掉同学的鞋子她也是这样做的,觉得这是基本的礼貌。

当然,那个同学是女的就是了。

倒是楼斯白,像是别人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猛地抬起脚,避开苏烟的动作。

他眼睛看着苏烟,对上苏烟愣住的眼神,他低下头移开视线,冷声说了一句,“不用。”自己弯下腰将鞋子提上来,转身就走了。

没看苏烟一眼。

苏烟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人背影,最后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一扭头,恰好对上旁边韩丽丽有些古怪的眼神。

韩丽丽和方洋站在一起,方洋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神色,只有韩丽丽,看她的眼神带着几分嘲讽,“你现在又喜欢楼知青?真是小瞧了你。”

苏烟眨了眨眼,回了一句,“我不喜欢楼知青,我喜欢你。”说完也不顾韩丽丽呆愣住的样子,直接走了。

韩丽丽看着苏烟的背影,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然后被恶心到了。

用力跺了跺脚,“这人真是不要脸。”说完想到了什么,用胳膊肘捣了捣旁边方洋,小声道:“她肯定又换目标了,楼知青惨了。”

方洋低着头,好一会儿才轻轻嗯了一声。

苏烟往前没走几步,就被陈向东拉住了,陈向东跟她说了好一会儿话,其实两人也没聊什么,但落在其他人眼里就是这两人说了很久的话。

所以晚上,陈向东在开会时提到让苏烟回答集体中时,大家虽然有些意外,但也不算多惊讶,陈向东说,“这次的事件充分说明团结的重要性,所以,要是让外人知道咱们知青点有同志分出去单过,这对我们知青点来说影响是恶劣的。大家都是好同志,有些事情不用我多说应该都明白,我们本来相处的就很不错,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继续怎么样吧。今天下午我已经主动找苏烟同志谈过了,苏烟同志经过我的劝说,愿意将之前的事放下。”“当然,如果谁不满意,也不想看到大家团结一致的话,可以自己主动分出去单过,这个我绝不拦着他。”

陈向东难得摆出了点队长的威严。

底下韩丽丽刚准备说上两句,就听到了这话,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后又吞了下去,乖乖低下头。

她虽然讨厌苏烟,但也不会因为讨厌她而离开集体,她可没苏烟那么财大气粗,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苏烟装模作样轻轻咳了两声,看了所有人一眼,抬手压了压,摆足了气势道:“虽然我觉得一个人分出去单过的日子很不错,但今天队长跟我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整个知青点才十一个人,而光七生产队就有一百多号人,我们要是不团结一点,怎么能在这边立足?”“什么时候能回城,大家心里都没数,在这之前,我们最重要的是好好生活,好好生活不仅意味着吃饱肚子,同时还要有尊严的活着。只要我们拧成一股绳,就算生产队里的人看我们不顺眼,他们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