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向东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苏烟,“你想回来?”

眼里带了几分惊讶。

毕竟这几天,苏烟虽然分出去单过了,但明显日子比他们过的好,换做谁,应该都不想再主动回来吧。

苏烟耸了耸肩,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道:“队长,难道我表现的还不明显吗?不然我干嘛那么费心费力的和蔡队长周旋?吃饱撑着吗?今天我可是还添进去了一把糖,那么贵,我自己都舍不得吃。”如果说之前她就有打算回到集体,刚才被楼斯白那么一提醒,就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

偷偷看了眼陈向东的脸色,然后抬起手摊开给他看,皱眉道:“你看,这几日天天做饭手都变得粗糙了,还是跟你们一起吃比较好。”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郁闷,仿佛做个饭真的把她累坏了一样。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陈向东可能还觉得这人矫情过头了,但这话从苏烟嘴里说出来,他就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以前的苏烟懒是懒,那就只是不爱干活,生的娇气了些,但自从前些日子跟王红斌吵了一架后,现在的苏烟不仅懒,还变着法子会偷懒,脑子也灵活,平时上工的时候偷懒都没人举报了,他昨天还亲眼看到她和生产队里那些妇女有说有笑的,甚至最后还有人分了她一些猪草,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也因为这些话,陈向东心里踏实了几分,觉得这样的苏烟才像她,哪怕她变得聪明了些,也不会将他比下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脾气道:“你能回来,自然是好事。”

他说的也不算假话,苏烟走了第二天,大家就不习惯了,尤其是天天闻着肉香却尝不到一块,谁心里都有几分后悔,只是不好说什么而已。

“等会儿我就跟大家说一声。”

苏烟一听,赶紧拉住他,“那可不行。”

眼睛转了转,一脸傲娇的样子,“这要是让韩丽丽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嘲笑我。队长知道我有这个意思就行了,等过几天,刘家这事消了,队长再开个会,总结一下,说说咱们知青点需要团结啥的,到时候顺道提起我,我再顺理成章的同意……”

陈向东听了好笑,没想到她已经将后面细节都想好了。

这些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就是给苏烟递个台阶而已,便点点头,很爽快的同意了。

为了配合苏烟,下午上工的路上,陈向东还特意跟张大山、武建国说起想让苏烟回到集体的事,他是这么说的,“这次的事多亏了苏烟,中午她还给了刘家人一把糖果,替我们知青点挽回了面子,整个知青点还是团结一点比较好,我的意思是想低个头,让她回到集体中来,本来就没什么大的隔阂,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必闹的这么生分,你们觉得呢?”

将所有的事情揽在来自己身上,保全了苏烟的面子。

这话,张大山和武建国哪有不同意的,上次苏烟分出去他们心里就不同意,奈何她们女知青之间矛盾重重,他们帮了这个就惹了那个,谁都得罪不起,尤其他们跟苏烟关系一般,只能在旁边当木头。

当然,他们心中对苏烟感官也不是很好的,以前苏烟买了肉虽然分给他们吃,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模样,说话也颐指气使的,也就王红斌那家伙能受得了。

现在,苏烟分出去单过后,可能近距离的相处少了,突然觉得她人还是可以的,楼斯白受伤她会拿出自己的药油,王学农给她挑水她说到做到,给王学农做好吃的……可见性子是不坏的。

武建国第一个赞同,想都不想就道:“我同意。”

张大山也点点头,“确实应该这样,听队长的。”

陈向东满意的走了,他也不傻,故意先跟这两人透了个底,而不是去找王学农,要是找王学农,那家伙肯定不同意。

想到这里,走了几步远的陈向东突然扭过头,有些心虚的补充了一句,“先别跟王学农说。”

武建国和张大山咧咧嘴,脸上笑得意味深长。

武建国是个藏不住话的,队长让他别跟王学农说,他就不跟王学农说,但他找到了楼斯白,然后一股脑将刚才陈向东的话全都跟他讲了,完了补充一句,“苏烟要是能回来,那真是太好了,咱们就又能吃上肉了。”

他跟楼斯白关系好,两人同一时期过来的,他们这个知青点,外面看着团结,其实内里一盘散沙,大家都各顾各的。

楼斯白人不错,武建国自认为自己没什么心机,所以爱跟他玩,相处起来也比较轻松。

楼斯白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愣,挑着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但很快面上恢复常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挑着担子低头往前走。

武建国还在旁边说着话,他压低了声音,“你说,苏烟现在和王红斌没关系了,我有没有那个机会?”

说完扭过头看楼斯白,眼睛亮晶晶的,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楼斯白好看的峰眉蹙了起来,白净的面颊上有几滴泥巴印,泥巴印已经干了,是担子里的秧苗甩到他脸上落下的。

他也偏过头看武建国,漆黑的眸子像黑宝石,乌沉沉的,眼里带了几分不赞同,声音平静道:“她不适合你。”

这是他的心里话,武建国这人大大咧咧的,根本不是苏烟的对手,苏烟需要人捧着哄着,性子有些娇气和圆滑,和他那个改嫁的母亲有点像,他们如果走到一起,注定不会长久。

楼斯白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苏烟喜欢王学农。”

他是这么告诉武建国的,也在心里这么提醒自己。

听到王学农,武建国顿时歇了心思。

他还不至于为了一口吃的去抢别人的对象,虽然瞧着苏烟和王学农之间好像还没影,但苏烟最近也就跟王学农走的近,两人好事应该快了。

武建国摇了摇头,想要跟楼斯白抱怨两句王学农,就见人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男人消瘦的背影稳稳当当走在田野上,哪怕干着农活,衣服也整齐穿在身上,只有裤脚那里怕被弄脏了,卷了两道,露出沾着泥印的后脚跟。

赶紧追了上去。

苏烟还没来得及回到集体中,周末的时候就有件事发生在她身上,让她猝不及防。

也不是发生在她身上,而是她收到原身父母寄过来的信封,上面写着有关她以后的事。

这个周末,苏烟又请假了,带上钱和票子去了县城,县城得早去,这样才能买到新鲜的好肉。

苏烟这次只买了肉和糕点,肉这次没买多少,有点舍不得分给其他人吃,倒是多买了几根肉骨头,肉骨头便宜的多,还能熬一大锅汤,分起来不心疼。

糕点这些她倒是可以多买一点,这个不用跟其他人分,早上上工前吃点填饱肚子用的。

苏烟买完东西才去邮局那里看了看,看看上次寄回去的信有没有回信,上次她问原身父母要了高中的书,准备现在就抽空准备起来,怕真正等高考的时候再复习就来不及了。

来到邮局,苏烟确实收到了原身父母的消息,但却不是高中的书,而是原身父母寄过来的信。

她也没多想,直接将信塞到口袋里去了国营饭店,她早上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吃饭。

国营饭店里,苏烟等着饺子的时候拆开口袋里的信封看,她看的仔细,这信是原身母亲写的,唠唠叨叨一大堆,但很温馨,让苏烟不禁想到自己的母亲,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不过,等她看到第二面的内容时,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僵硬起来,

最后,拿着信封愣愣坐在位子上。

惨了,她好日子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