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躺在床上的苏烟一听,就知道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她稍微抬起头朝门口看去,就见大家围着桌子不说话,从她这角度看,恰好能看到韩丽丽那张理直气壮生气的面孔。

心里不禁好笑,以前原身去县城都会买很多好吃的,糕点那些东西就算了,但肉什么的每次都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韩丽丽可没有因为讨厌原身就不吃了。

现在似乎还没把这想法戒掉。

可能在她心里,自己今天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其实是后悔了,想讨好他们不单分出去。

别说,韩丽丽还真是这样想的,因为她根本不相信苏烟有本事自己一个人分出去单过,她都做不到,更别说是苏烟这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大小姐了,当初下乡才两个礼拜就跟王红斌好上了,不就是因为王红斌天天给她干活嘛。

而王红斌也是拿捏住了这一点,能从苏烟身上坑不少东西。其实韩丽丽嫉妒的不是王红斌变心,她嫉妒的是苏烟家里条件好,酸她日子过得舒服,哪怕一身大小姐的臭毛病,大家都不愿意得罪人。

苏烟可不像原身那样好面子,哪怕心中不喜,但因怕被人说小气,每次都不得不大大方方的分享。

她从床上坐起来,直接笑出声,“想吃肉还不简单,自己去县城肉联厂买埃”

韩丽丽脸色有些不好看,抬起脸狠狠瞪了她一眼,大概是没想到这次苏烟竟然真的要和他们分开过,提高嗓子骂了一句,“白眼狼,前天晚上我们还出去找你了呢,那么大的雨,等着,下次看我们还会不会那么好心。”

这话说的也不亏心,苏烟才不忍着,”白眼狼?不知道谁吃了我那么多的东西一次回礼都没有,就知道白占便宜,说的好像是你找到我的一样,切。”

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苏烟都懒得讲道理,重新躺了下来。

翻过身背对着门口方向,准备浅眠一会儿,中午没睡,也不知道今晚要不要上工。

坐在外面的其他人听了,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脸上神色尴尬,中午苏烟请假去县城,他们还期待了一下午,想着晚上肯定有肉吃,以前都是这样的,怎么都没想到这次竟然什么都没有。

直到刚才他们都还想着,苏烟什么时候端上一碗肉出来给他们。

毕竟还是住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不可能真的做的那么绝。

只是他们没有韩丽丽那么厚的脸皮直接问出来。

现在听到这话,一个个神色有些不自在,苏烟这话听着像是在讽刺韩丽丽,但感觉也有嘲笑他们的意思。

……

正如苏烟预料的那样,等晚上天色完全黑了后,副队长又在村子里喊人了。

前几天下雨耽误了不少时间,七月份本来就是农忙的时候,早上队长在集会的时候就提到了,晚上如果天气好的话,可能也会出工。

苏烟走在最后面,依旧在村子口大榕树下集合,这次队长没说什么了,只分配了一下任务。

晚上天黑,只有几盏煤油灯,用棍子挑着举得高高的,但光线很暗,只能勉强照亮一小方天地,也难怪要选择天气好的夜晚,苏烟感觉头顶的月光都比煤油灯的光看着亮。

也因为天黑,所以散开的时候苏烟才有胆子轻轻拍了下前面的楼斯白,在他回头的时候,将口袋里的东西快速往他手里一塞。

怕他不要,嘴里小声说了一句,“不吃就扔了。”

说完转身就跑,混在了人群中。

楼斯白微微一愣,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里还有些温热的包子,应该是包子,其实他看不大清楚,但手里的触感,加上脑海里想起下午武建国说的话,他猜到了是他口中白白胖胖的肉包子。

忍不住皱了皱眉,根本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想要将包子还给她,哪知抬起头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楼斯白犹豫一瞬,将包子放进了自己衣兜里。

两个包子在楼斯白口袋中放了一晚上,这两个肉包子很大,比他的拳头还大,放在口袋里鼓鼓的,也幸好是晚上,没人发现他身上的异样。

最终,在下工的路上,楼斯白将两个包子吃了。

他心里清楚,这个东西不能还给苏烟,其他人看到了可能会乱想,尤其是王红斌,恐怕知道了要闹,但让他扔了,楼斯白又做不到。

包子味道很好,甚至可以说,他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外面的包子皮用的是面粉,吃在嘴里软软的,里面的肉馅又多又香,咬一口还流着油,两个包子实打实的,可能平时吃的东西不多,楼斯白回到知青点的时候胃还顶着难受,但身体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他进堂屋的时候,脚步下意识停了一下,扭过头看了眼左边的女知青房间,顿了顿,然后低下头往右走去。

第二天早上,苏烟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吃,昨天晚上下工回来,苏烟已经拿回了自己的粮食和鸡蛋,知青点的鸡蛋舍不得吃,一般都是一个星期吃一顿,五十个蛋,苏烟只分到了三个。苏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按人头来的,准备今天下午去趟大队长家里,争取弄来一只母鸡。

早饭苏烟就是用自己昨天新买的锅,今天早上挑水不是王学农了,但王学农还是起早,他还要给苏烟挑水,积极的不得了,昨天吃了苏烟给他的糖醋排骨和肉包子,晚上做梦梦到的都是那个,又馋了一晚上。

所以就想着表现的积极一点,好让苏烟下次做好吃的再分一点给他。

苏烟还真有事让他做,一早就领着他去后面牛棚那里捡石头,牛棚那里原本是人住的,后来好像人没了,屋子就空了下来,现在改成了牛棚,那里有个院子,院墙坍塌了一部分,苏烟带着王学农捡了一堆石头砖块回来,在厨房里搭了一个简陋的灶,其实就是围城一个圈,膝盖那么高,好将锅放在上面。

这样就不用和其他人用一个锅了。

当初上山砍柴苏烟也去了,所以她现在也有资格用知青点的柴火,但为了避免韩丽丽又要说闲话,苏烟准备这两天跟生产队里的人偷偷交易一下,买点干柴存着。

锅是新的,这个年代还没有不粘锅,用的都是又大又重的大铁锅,其实在厨师手中,还有开锅一说,各个厨师的开锅方式不一样,她爸开锅是用大火烧,过油,锅开过之后会耐用好用很多。

因为早上时间紧迫,而且她也舍不得油,所以只是在锅里放了两瓢水,底下石头灶里放了一把柴,就走了。

等早工回来,苏烟经过菜园摘了一点青豆和大蒜,她早上做的是炒面,炒面很方便,不用醒面,直接揉好面粉就可以切成面条。

面条切好后先放进热水中煮成七八分熟,然后捞出来过一遍凉水,沥干,加上一点香油搅拌。

炒面最好是放青菜,绿油油的青菜搭配面条看着就有食欲,但这时候没什么青菜,所以苏烟放的是青豆,青豆和腌制好的肉丝在锅里炒熟,然后加入面条,再加入糖、酱油、盐和蒜叶,等面条颜色均匀熟了后就好了,香喷喷的,比他们做饭的要快很多。

金黄色的面条,看着油润润的,夹杂着青豆、肉丝和蒜叶,颜色对比鲜明。

苏烟炒面的时候,王学农就在厨房门口徘徊不走了,眼巴巴看着苏烟锅里的面条,不光是王学农,今早做饭的刘超英和武建国也时不时伸长脖子看,整个厨房里都是肉味面条味。

哪怕他们也是城里来的,也从来没见过什么炒面条,他们只见过下面条,还只有过年时候吃一顿,饱饱口福。

看着苏烟熟练的揉面、翻炒,再闻着这扑鼻的香味,他们只恨自己不是王学农。

王学农看着苏烟端出一碗面来,整个人都快幸福的晕了,他也是个贼的,一接过碗,都不给人看,直接抱着碗跑了。

人一溜烟就出了院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面做的多了,苏烟留了一碗准备中午吃。她在厨房吃的,吃完顺手将锅碗洗了。

正要洗完的时候,眼前突然多出一只手。

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一张毛边的二两肉票。

苏烟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沉静淡然的眸子,乌黑的瞳孔看着她,“我不喜欢欠别人。”

这是楼斯白第一次对她说话,声音很好听,清清冷冷的,如同他这个人。

苏烟一愣,站起身与他对视,他比她高很多,她看着他的时候需要抬起头。

她不知道回什么,见他又不说话,为避免尴尬,“哦”了一声。

楼斯白手一直伸着,似乎只要她不拿他就一直不收回去,苏烟有些无奈,“可我也不喜欢欠别人。”

楼斯白抿了抿嘴,捏着票的手指紧了几分。

但依旧没收回去。

苏烟看得笑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吃亏的人,她伸手将他手中的票收了,“那行吧,就让我欠你。”

抬起头对他笑,“欠得多了我可是要还的。”

楼斯白听了这话,面色平淡,没有回她的话,仿佛完成了任务,直接转身就走。

苏烟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笑容淡了。

这人到底是有多讨厌她,才连话都不跟她说一句。

抿了抿嘴,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票子,有点后悔接了。

最后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上前一步将走到门口的男人拉回来,“等一下。”

不顾他讶异的神色强硬将人拽回厨房,厨房里没人,大家都去洗衣服了,每天也就这时候时间长点,苏烟转身去将橱柜里剩下的一碗炒面拿出来,橱柜有两层,下面那层现在属于苏烟了,苏烟上了锁,里面放着调料那些。

面无表情的将碗放到他怀里,学着他的样子,故意冷冰冰道:“我也不喜欢欠人人情,不吃就倒了。”

说完转身就出了厨房。

从厨房里出来苏烟就后悔了,想起碗还没洗好,但又不好回去,正犹豫着,碰到了径直朝她走过来的王红斌,王红斌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拦在她面前,皱了皱眉,“苏烟,你什么意思,你真的不理我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