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了一会儿,苏烟就听到外面安静下来。

应该是生病的的缘故,身体还有些不舒服,苏烟也不勉强,又重新躺了下去。

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心思重重,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要是能穿回去还好,就当体验一回变形记,但要是穿不回去……

心里一咯噔,瞬间凉了半截,她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但苏烟也不是什么悲春伤秋的人,哪怕心中不愿,也捏着鼻子开始计划起未来的路,现在是1975年,原身父亲能不能找到机会将她安排回城里,苏烟暂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就她所知,距离恢复高考好像还有两年时间。两年,足够她复习准备了。

但这些都是属于长远的计划,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先把原身那个“吸血鬼”对象甩掉,然后和其他知青打好关系,乖乖在乡下呆两年。

这次也是原身运气好,遇到了好人,要是那个叫“楼斯白”的男知青也没继续找人,恐怕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毕竟在外面,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一份助力。

想着想着,苏烟也没了睡意,肚子太饿了,中午就喝了一碗粥水,实在有些不顶饿,忍了忍,最后从床上爬了起来。

苏烟将原身的箱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地面是纯泥巴的,凹凸不平,可能因为下雨的缘故,地面还比较湿,被拖出一条长痕。

箱子上面上了锁,钥匙在原身胸前里面挂着,因为有记忆,所以毫不费力的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面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件丑巴巴的衣服和一些日用品,最底下有一只破袜子,里面放的是钱和票子,苏烟拿出来数了数,数量不是很多,这个月的已经被原身花的差不多了,心里有些暗恼原身傻,要不是给了那个“王红斌”的男知青一半,钱和票子会更多。

除了钱和票子,她还在箱子里找到了吃的,用油纸包着,里面是几块核桃酥和一小包红糖。

苏烟认识核桃酥,但也仅限于认识,这东西她奶奶外婆喜欢买着吃,她以往就算在家里看到也不会多瞧上一眼。

这会儿肚子实在是饿狠了,咽了咽口水,直接拿出一块放进嘴里。

核桃酥似乎有些放久了,吃起来有些软,口感不是很好,但苏烟却忍不住吃了一口又一口。

稍微填饱了些肚子,苏烟也不准备回床上了,趁着现在知青点没人,决定弄点水洗澡。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这具身体淋了雨,还是发烧出了汗,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苏烟翻出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然后将藤箱重新放回床底。

她先去了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就是个简陋的棚,在院子里面,紧挨着男知青那个房间,然后用破木板简单围了起来,勉强遮风挡雨。

知青点很小,两间低矮的黄泥巴茅草房并排,左边是女知青住的地方和客厅,右边被打通了,连着男知青住的屋子。客厅很简陋,只摆放着一张破桌子和四条长板凳,桌子还是倾斜的。

虽然苏烟有准备,但从房间出来看到这样的条件,她还是有种想死的冲动。

这么艰苦的环境,怎么待得下去?更别说两年了。

这么想着,眼睛都红了。

在客厅里站了足足两分钟之久,最后,苏烟抬起胳膊抹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子,端着木盆去了厨房。

外面下着雨,她没办法从外面走,只能从男知青房间经过,男知青房间挨着厨房,平时下雨的时候都是从他们房间经过的。

苏烟平静推开门,从里面经过时忍不住扫了一圈,但看了一眼就没有继续看的欲望了,除了最里面那个床位是整洁干净的,其他的床都乱糟糟的一团,有的还散发着一股怪味。

男知青的房间和厨房用一块门板隔着,直接推开就行了,厨房里也没什么东西,只有一口大铁锅和一些餐具,老式的土灶台,旁边堆着高高的柴垛。

这种灶台苏烟见过,她外婆家里就有,她妈妈当年是村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人,可能是从小农活做的多了,所以最后嫁给了她爸,她爸是厨师,特别会做饭,家里活儿全包了。

这种灶台她爸也会用,外婆家里翻新的时候,她爸还让人将这种土灶台留着,不过让人重新修了一遍,粉刷的漂漂亮亮,比眼前这个好,说这种用柴做出来的饭菜才香。

没想到有一天她竟然要感谢她爸留着外婆家的土灶台,让她不至于两眼一摸瞎。

锅已经被人洗干净了,苏烟在锅里舀满水,然后在灶台底下转了一圈,灶洞旁边有个小洞,里面放着火柴盒子,苏烟拿出来看,上面还有字迹,写着“菏泽火柴,人用人爱”,看着很有年代痕迹。

苏烟不大会用火钳,夹了半天也没夹起多少松针,松针是干的发红的那种,用来引火的,这个她也在外婆家里见过,每年外公都要去山上扒拉好几捆松针回来,她用手抓了一大把放进灶洞里,然后点着一根火柴小心翼翼放进去。

小火苗一碰到松针立马变大了,然后整个灶洞都亮了起来,苏烟怕灭了,赶紧拿了几根木柴添进去,虽然她看过外婆外公他们弄过,但她却没什么经验,只一股脑知道要往里塞。

可能也是苏烟运气好,笨手笨脚还真把柴火烧起来了,就是烟有点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木柴塞多了。

烧了一大锅水,等的时间有点长,可能有半个多小时,苏烟感觉自己在灶台底下坐的挺久的。

锅里的水沸腾后,她就赶紧把水打回房间,原身有两个盆,一个小一点的洗脸盆,还有个是稍微大点的洗澡盆,洗澡盆有时候还被原身用来洗脚。

苏烟来回跑了两趟,打完热水后又打了一盆冷水回去兑,见灶台底下还有火,又往锅里上了几瓢水,想着等会儿再洗个头。

苏烟洗澡很快的,这里条件不是很好,也没有沐浴露什么的,原身以前都是用清水洗,偶尔用洗衣服的肥皂搓一下身子,这还是原身有钱有票子,才用得起肥皂,其他知青都是用皂角。

苏烟也顾不得其他了,虽然这种老肥皂闻着气味不是很好,但总感觉用水洗不干净,就将肥皂在毛巾上使劲儿搓了两下,揉出一点泡泡后,立马在身上擦了起来。

擦完蹲在盆里,又搅着水搓了几遍,最后用旁边备用的温水倒在身上冲一下。

一边冲一边红了眼睛,她从没想过,有一天洗澡对她来说都这么困难。

虽是这么想着,苏烟还是赶紧起来擦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后,水也没倒了,换下来的衣服放在盆里泡着,拿了洗脸盆和肥皂去厨房洗头。

洗头简单多了,锅里的水已经烧热了,兑好水直接搓两把就行。

洗头前她还给自己冲了一碗红糖水凉着,本来准备只冲一碗的,但似乎想起来什么,又多冲了一碗,还将箱子里剩下的两块核桃酥拿出来,在油纸上写下感激的话,最后将一碗红糖水和核桃酥放在男知青房间那张最整洁的床上,怕人看不见,特意将人床铺掀起来一半放着。

苏烟洗完头后,拖着盆去门口洗衣服,今天下雨,门口有人用桶接着水,就是用来供大家用的,也省的她特意跑一趟河边了。

原本想着时间似乎还早,准备将衣服洗完顺便把饭做了,好好表现一下,但没想到她才把衣服搓完一遍,就有人回来了。

听到沉重的脚步声,苏烟下意识抬头去看,天色朦胧氤氲,那人从外面走来,他也没有打伞,直接淋着雨走在雨幕中,打湿的衣服比较薄,贴合着他的身体,隐约显露出修长的身形。

男人越走越近,原本苏烟还准备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跟人打招呼,哪知在看清男人的脸庞后,直接让她愣在原地,也忘了做出反应。

一点点屏住呼吸,最后轻轻倒抽了口气。

男人打湿的乌发贴合着鬓角,额前的碎发似乎有点长了遮住了眼睛,被他随意捋了起来,露出一双精致的眉眼。他的眉很好看,不浓不淡,横扫过轮廓分明的眉骨,映衬着底下那双星子一样眸,眸光幽深而平静,仿佛深山古寺中被侵蚀斑驳的井。

他的皮肤极白,雨水浸湿了他的脸庞,犹如沾染着一层淡淡的珠光。

可能淋了雨的缘故,他的唇色偏淡粉色,是三月枝头上桃花瓣的那种粉,素淡雅致,轻轻抿成一条直线,如同青花瓷上勾勒的线条。

男人向她走来,穿着一身黑,人几乎与雨雾相融,红唇乌发,眉眼如画。

如果不是衣服袖口和裤脚上还有泥巴印痕,苏烟差点以为这人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

美得惊人。

其实看到熟悉的身影,苏烟已经认出这人是谁了,她脑海中对知青点的人是有印象的,但这种印象很模糊,仿佛笼罩着白雾,总是隔了一层,看不清楚。

就像在看到人之前,她心里也知道这个叫楼斯白的男知青长得好看,但真正看到人后,才知道这个好看是有多好看。

五官精致,气质清冽,让人不免联想到高山巅上的皑皑白雪,又像是挂在天边的凉凉秋月。

纯洁无瑕又触不可摸。

苏烟微微张嘴,直接看呆了过去,手上动作也下意识停了下来,原本要说的话,现在一个字也想不起来。

男人从她身边经过时,垂眸淡淡瞥了一眼,然后直接绕过她走了。

脚步连顿一下都没有,仿佛根本不认识。

直到人不见了,苏烟还扭过头看了一会儿,然后晃了晃脑袋,使劲拿起盆里的衣服搓洗。

搓了几下后又再次停下,抬起脸看天,眼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叭!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这是什么神仙人物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