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三十八章 初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冬,城内钟声回荡,冰霜透着寒意在房檐上结了厚厚一层。

晌午时分,街巷上人群稀稀朗朗,原本冰冷的街道,也因为往来的行人而逐渐有了温度。

街巷宽阔,道路两旁商铺琳琅,进出来往之人行色匆匆,周围的摊位或是吃食,或是卖艺,倒是聚集了不少人流,生意红火。

唯独有一摊位冷冷清清,那摊位的后方,由几根细长的竹竿架起一片竹幕,在那竹幕上,挂满了一幅幅大小各异的画卷。

竹幕前方长的案几上,摆着形形色色的各类画卷,有山水风景,神话传说中的奇珍异兽,也有描绘来往行人的内容。

撑起的竹竿在略微地晃动后恢复了稳定,一灰白衣袍的青年从后面走出,坐在案几旁的座椅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四周。

“小哥,这画怎么卖?”一背负长剑的青年走上前,看着案几上绘画的内容,顿时起了兴趣。

“看你是看上了哪幅?”青年坐在位置上,胳膊拄着下班,也没有了起身的热情。

“我更好奇这些飞鸟异兽小哥都是从哪里知晓,能描绘得这般生动?”负剑之人问道。

青年耸了耸肩,指着身旁的一本册子道:“奇闻异录,十文钱一本,我就按里头的描述结合想象做所。”

“有点意思……”那人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陈转,快回宗门了,要来不及了。”但听那中年人冲他喊道。

陈转神色微怔,旋即冲叶元点歉意一笑道:“下次方便时,再来买你的画。”

话音刚落他已经迈开步子,小跑着朝中年男子方向而去,转眼间就被人群淹没。

“诶,掏钱要多久,买一送三啊,喂!”青年站起身扯着嗓子喊道。

可哪里还看得到那陈转的身影,青年唯有幽幽一叹,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天色渐晚,冬天的天都比往常暗的更早了些,往来的人群肉眼可见稀少了起来,一阵寒风吹来,刮得一旁面摊的旗帜呼呼作响。

青年呼出一口白气,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站起身对一旁面摊的阿婆说道:“阿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收拾吧。”

“要不要吃两口再回去?天冷了山路上没什么人,一会路上你自己多加小心。”面摊的阿婆麻利地收拾好碗筷,冲青年目露慈爱道。

青年露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心里嘀咕着自己回去后,要翻翻家里还有什么可以用于充饥,不然又要挨一晚的饿。

穿过愈发清冷的街巷,行至城门外时,夜色朦胧,城内的千家万户大都已经点亮了烛火。

青年背着画篓,他的身影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心中还掂量着,要不要过完这个冬天,把自己家院前的那片地收拾收拾,来年种些东西,也不至于总是这样饿着肚子。

在各自纷乱的念头下,时间的变化也变得快了起来,他不知不觉就走了过半的行程,直至此时,林间另一侧的辅道上,杂乱的响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姑娘独自一人行走于林间怕是不太安全,不如与我们作伴?”隐约间可以看到三个消瘦的身影在林间隐现。

他们的另一侧,有一女子,其身处月色阴影下暂时看不清其容貌,却可以感受到其冰冷的气质,她缓缓向后退了两步,细微的动作下可以感受到其内心的无助。

“我们几个一定会好好疼惜姑娘,路上一起逍遥快活起步妙哉。”为首之人说着,其声音中的淫邪毫不掩饰,另外两人的呼吸都为之基础了起来。

他们都迈出了步子,有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已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

却于此时,一个画篓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为首之人的头上,灰白的画纸与鲜艳的色彩在夜色下明灿灿的,犹如鬼怪的画符分外瘆人,为首之人吃痛下顿时吼道:“谁?”

却见灰白一炮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双臂展开将那女子护在身后,他眉头紧锁,只觉自己的心脏都在这一刻紧张的跳动到了极限。

“打!”那被画篓砸中之人带着怒意,率先冲了上来,其身后两人也紧跟其后,在他们眼中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青年,敢来多管闲事简直是在找死。

青年牙关紧咬,右手使出吃奶的劲就是一挥,其手中握着一个漆黑的扁平之物,是平时绘画用的砚台,方才已经被他悄悄取出拿在手中,隐藏于漆黑的夜色难以被看清。

他猛地一会中就砸向了离他最近的那人,那人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阵眩晕下跪倒在地,做完这个动作后青年一不做二不休,狠狠地踹了跪倒之人一脚。

看着向他靠近的另外两人,他神色中有了一丝慌乱,将手中的砚台用力甩了出去,或许是运气的眷顾,砚台横飞中,正巧砸中了另一人的脑门,他力道极大,直接将其砸得昏死过去。

仅剩一人看到这一幕神色中也有了慌乱,方才己方还有人数的优势,下一刻就倒下了两人,眼前这青年的身手也太过好了些。

趁着其犹豫的间隙,青年回神一把抓住身后的女子,皓月正好穿过致密的云尘,冷白月光将她的容颜刻画得分外清晰。

青年略微怔楞,他自己一生中都没有见过这般绝美的女子,但是来不及多想,他抓着女子就跑了起来,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密林中两人拼命地跑着,他们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至上气不接下气二人才停下了脚步,青年回头看去,心跳不自觉有快了几分,他眼前的女子生得极美,桃李年华,未施粉黛却柳眉如画,之前刻意伪装的冰冷与坚硬,也在此刻消失,多了几分无助女子的娇弱。

女子喘着气,看着将自己救下的青年,她俏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浅浅的笑意,她的笑颜比那月色还要令他迷醉。

“还没问姑娘叫什么名字?”

“任绛雪,你呢?”

“我啊,我叫叶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