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十三章 他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圣子按着鲜血流淌的左臂,与二圣子彼此相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些苦涩与无奈。

他们远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快上数倍,败于叶元点的手中,抑或说在交手之前, 他们一直笃定地认为,凭借他们足以拦下叶元点,意想不到的是,明明百年之前,在碧落星域时,还不过是一个化虚境修士的叶元点,如今其实力已然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

叶元点望着一个照面败于自己手上的二人,他本可以要了他们的性命,但是他在相遇之时,就感知到这二人对他没有杀心,故而他也没有下死手。

“就算你去了皇城,又能改变什么,你根本不可能带得走师妹。”二圣子轻叹道。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带走她。”叶元点冷声道。

“没有用的,这世间没有人可以忤逆师尊的决定,这是师尊在侍仙宗内下达的谕旨,没有任何人可以违抗。”三圣子劝说道,“回头吧叶兄,放弃曾经的一切,对你和师妹都好。”

“你们不要再拦我,没有取你们的性命,是看在绛雪的面子,我下一次出手将不再有保留。”叶元点瞥了二人一眼后,回到小蛇的龙脊上,继续向着蛮族皇城的方向赶去。

二圣子与三圣子的确没有再阻拦,他们看向叶元点离去的背影,更多的是惋惜,因为今日过后,或许叶元点就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说的是实话。”二圣子又是一叹道。

叶元点这话语没有情面,然而一个照面就能将他们二人重伤,彼此间的差距已经不可以常理度量。

二人心中多了几分唏嘘,就算叶元点再强又能如何,他们作为侍仙宗圣子,至今从未见过任何存在,能够与师尊抗衡。

蛮族皇城内,此时已到了夜晚,可整个皇城的街巷各处都是灯火通明,沿途挂着各式的灯笼,橘黄的火光透着淡淡的暖意,将夜晚的微寒驱散。

本来入夜应寂静的街道,也有着稀稀朗朗的人群在闲逛着,靠近蛮族盛典的日子里,整个皇城相比往昔,都热闹上了数倍。

何况几乎皇城内的人都已知晓,再过些时日,他们蛮族的荒古血龙一脉,将会迎娶一位仙族内地位遵从的圣女,而这冠绝古今的大婚之事,也将在蛮族大典时举行。

蛮族之人与仙族血脉通婚,此事古往今来也算不上罕见,但是这一次不同,更具有象征意义,也许借由这一次大婚,将暂时换得仙蛮两族的安定与和平,到时候整个蛮族的发展,也将更上一层楼。

这位蛮族圣女,自然是被任绛雪,如今她被安顿在荒古血龙一脉的屋社深处,封了修为,想要做什么都毫无办法。

此时院内的烛火轻轻摇曳,任绛雪看着昏黄的烛光,心中寄挂着木姨,不知她离开后,沿途一路上是否顺利,见到了叶元点了吗?

想着想着,任绛雪向着自己胸口处轻轻一握,然而现在那本应有着吊坠的位置,已是空荡荡的。

任绛雪幽幽一叹,每当她思念叶元点时,总是会轻轻握住那月牙项坠,感受着其中的气息,就好似叶元点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只是它如今已经不在了,他也不在了。

任绛雪心中多了一抹酸楚,更多了几分迷茫,如今木姨也离开了,她独自身处于这陌生之地,强烈的孤独感将她深深地笼罩。

她一直以为自己不怕孤独,修道至今,她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度过,与叶元点也是聚少离多,对任绛雪来说,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苍虚与塞外边域,和叶元点相处的那些年。

这些回忆一直将她心中的空白填补,只要想到这些,她就知道,远方也有着一个人正等待着与自己相见。

这也是她在侍仙宗内,这些年以来支撑着自己的心念。

可任绛雪想不明白,当年那个将诸多向自己提亲者挡在外,那个告诉自己,将来的缘会在碧落星域内,甚至冥冥中牵引着自己与叶元点相遇,而后默许了他们在一起的师尊,为何会突然做出这般决定。

任绛雪心中苦闷,她一直将师尊视作自己的亲人,甚至是父亲一样的存在,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存在,如今逼得自己与心中的挚爱分离,逼得自己远嫁他乡,与一位未曾谋面之人成婚。

她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无法想通,任绛雪又是一叹,她幻想过无数关于以后的美好,可现在这一切的美好,都已然破碎幻灭,而她也已经被封印了修为,在这牢笼内。

任绛雪双唇紧抿,皓白罗裳的她,似与世界都分割开,那种与天地格格不入的疏离感,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她性子刚烈,让她就这般嫁给别人,任绛雪又岂能答应,她早就想过,在婚礼之前,她就会想办法,斩了自己的性命。

她一生只愿意与一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她宁愿死。

“也不知木姨见到他了吗?”任绛雪自语道。

她已然嘱托过木姨,只要将那项坠归还给叶元点就好,告诉他,从今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其余的一切,都不要告诉他。

任绛雪玉颊上的酸楚更浓,她曾经希望就是死,也死在心爱之人怀中,她也希望自己化作一抹黄土后,墓碑前,还有着他来悼念自己。

可能任绛雪知道叶元点的性子,所以她再三嘱托木姨,不要将真相告诉叶元点,至少,不要在蛮族大典之前。

任绛雪轻轻地抚摸着面前无月的剑锋,这无月是当年师尊赐予她的道器,现在任绛雪也打算,就以这柄道器,断了她与师尊的缘,也斩了自己的命。

无月湛蓝的剑体上,有着水波般的涟漪荡漾,剑体轻颤,似也在悲泣它主人的命运。

任绛雪站起身,准备将无月小心翼翼地收好,然而恰于此时,她突然感受到大地猛烈地震颤。

伴随着这震颤,一声近乎疯狂地嘶吼,传入了她的耳中,回荡于她的心间久久不散。

“我叶元点今日来此,娶任绛雪为妻,任绛雪,只要你愿意嫁我!今日就无人可以拦我!”

叶元点的声音回荡于天际,响彻于云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