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尊道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蛇依旧保持着九幽煞龙的姿态,静静地在冥坑旁等候着,平时吵吵嚷嚷的它如今分外安静,糖糖在它的背脊上默不作声,一人一龙就这般盯着漆黑的冥坑,期待着他们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

重新出现在冥坑边缘的,是一双血迹斑斑的手。

满身血污的叶元点爬上冥坑后,再也没有了站立的气力,他坐倒在坑洞的边缘,无论是身体各处,都有着灼烧般的痛楚传来。

在他转身看向冥坑的瞬间,他清晰地看到,整个坑洞在一点点的闭合,似以这种方式,从今往后永久阻止着他的造访。

“小子你成功了!”小蛇在见到叶元点的那一刻,遏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声道。

可它从叶元点的神色中,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喜悦或是振奋,唯有难言的悲凉,他静静地望着那漆黑的深渊,脑海中一遍遍地浮现着沈梦竹最后的话语。

“我说过的,在冥坑内,任何人都只能带走一样事物,你想带走的,不是我。”

这句话如一个赤红的烙铁,烙印在他的灵魂之上,可他根本不能也不配做出任何反抗,唯有默默承受着这种痛楚。

“怎么了?”小蛇不解中问道。

“我见到沈梦竹了。”叶元点的声音也没有了一丝生气,像一个死人般。

小蛇震惊地望着叶元点,只是寥寥几字,其分量却好比千钧大山,它对于叶元点与沈梦竹之间的遭遇再清楚不过,在冥坑内见到她,代表着什么更是不言而喻。

叶元点默默地回到小蛇的背脊,小蛇纠结了半天想说点什么安慰他,最后还是没有憋出了一个字,它明白就算能救回夏寒霜,叶元点还是无法逃脱失去的命运。

眼下它也唯有祈祷那位手段通天的血祖,能够有着奇妙之力将夏寒霜救回,使得叶元点不必接连遭受一重又一重的打击,否则就算心智再坚强者,都难以接连承受这等重创,失去的伤痛永远比皮肉更难以愈合。

糖糖望着精神萎靡的叶元点,她平日里见到的叶元点皆是神采奕奕,出手也是雷霆万钧摧枯拉朽,从来没见过这般抑郁的他,他就似感受不到身躯上的伤痕痛楚,就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这一刻糖糖记起师尊与自己说过的,关于叔叔过往的遭遇,自己的这位叔叔也是人,他有血有肉同样会感受到疼痛,只不过平日里他的伤痛都被完好的掩藏,唯有今日在接连的打击下,他的心绪再也无法藏掖。

回去的路上小蛇没有一点耽搁,紧赶慢赶中,比出发时还要快上两日回到了千盛帝都。

在感受到九幽煞龙浩瀚的气血之力时,盼芸萱等化虚境修士立刻意识到了叶元点的归来,然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叶元点已是伤痕累累,摇摇欲坠。

任何看到他的人,心中的第一反应都是,这般重伤的躯体是如何能够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这几日在九幽煞龙的背脊上,叶元点在九幽煞龙的背脊上不曾修炼恢复伤势,尽管其所修万古奇经,澎湃的气血之力加持下,已让他的自行伤势恢复上了些许,还不至于重伤垂危的地步,然而这种自行运转恢复的过程,还是极为缓慢的。

血祖似提前预知了叶元点的到来,其雕像眉心处的血色通道开启中,叶元点如上次一般毫无阻碍进入那片血红地异空间内。

血祖依旧如上次一般盘坐在那,夏寒霜安静地就似睡去了一般,她仅残存一丝微弱的气息,这一缕气息还是血祖凭借自身之力维持,否则以叶元点的修为,恐怕夏寒霜已然香消玉殒。

“你回来得刚好。”血祖将目光移向叶元点,其声音仍旧不急不缓。

叶元点从进入后,目光就没有从夏寒霜身上离开,看到她仍有着微弱的气息,紧绷的心弦终于也松上了些许,翻手中取出了彼岸幽莲。

血祖在看到彼岸幽莲的瞬间,神色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他以为仅凭叶元点归源境的修为进入,能够从冥坑内逃出就算不错,看到叶元点这般狼狈的模样也让他确定了几分自己的想法。

然而他还是预料错了,自己选中之人,比他以为的还要惊艳,哪怕他之前深处的世界,恐怕也没有极为天骄能够与之比较。

血祖抬手一挥中,彼岸幽莲顿时从叶元点手中脱离,向着血祖与夏寒霜飘去,血祖仔细地端详了碧蓝莲瓣片刻后,缓缓道:“能一再出乎老夫意料之人,数万载以来,你还是第一个。”

但见彼岸幽莲转动中,一条条碧蓝的脉络从其中延展,与夏寒霜的娇躯项链,它在这过程一段地变小,最后完全消失在了夏寒霜体内。

夏寒霜全身也亮起柔和的碧蓝光晕,叶元点隐约间看见她的眉心处,出现一朵碧蓝的幽莲,正是彼岸幽莲的模样,莲瓣的中心,有着一个魂影安然沉睡。

“以彼岸幽莲温养她的魂魄,可以让她暂时避开天地法则,就算身魂分离也不会导致死亡。”血祖沉声道,“接下来就看她能否顺利继承老夫的杀戮之道,以此道重新聚合身魂,她就可重新苏醒,并且吸收了 彼岸幽莲与老夫道源的她,修为将会扶摇直上一飞冲天。”

叶元点并未因血祖的话感受到喜悦,低声道:“她有几层概率能够继承下前辈的杀戮之道。”

“不到三层,接下来是生是死,全看她自身的造化。”血祖深深地看了叶元点一眼道,“并且这一切都需要漫长的时间。”

“多久?”叶元点黯然道。

“对她而言不过是悠长一梦,对于外界已是千载光阴。”血祖向着夏寒霜落下一指,血红的丝线如蚕食般化作一个巨大球体,将她完好的保护于内,不会受到外界的打扰。

巨大的血茧缓缓飘离进入这片异空间的深处,叶元点的眼眸,自始至终都不曾从血茧上离开,他心中似有什么在积蓄,在无声地呐喊着,要冲破他的胸膛。

“接下来之事已不是你能够左右,太过挂念也毫无意义。”血祖的话语打断了叶元点的思绪。

叶元点扭头重新看向血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前辈希望晚辈做些什么。”

他明白他与血祖间进行的是一场交易,血祖出手将夏寒霜救下,而他则答应血祖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现在到了兑现交易的时刻。

“你是否心中疑惑,为何老夫会一直隐匿于雕像内,默默地观察着破乱之地的一切。”血祖淡然道。

叶元点面色紧绷,自从他亲眼见到活生生的血祖,当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测得到验证后,实际上在前往冥坑的路上,他心中更多的是不安与忧虑,只是为了夏寒霜,他强行将自己心中的各种念头压下。

“你一直不愿完全融合老夫的杀戮道种,也是在堤防着老夫突然从中作梗,如今见老夫,你也是逼不得已下的低头,老夫说得这些可有半分差错?”血祖直接将叶元点的心思道明,他语气平淡,可眼中的赞赏却多了几分。

“这些你承认与否老夫都不在意,老夫还可以告诉你,真正地血祖早已经坐化于万载之前。”血祖望向周围这片血红的异空间,神色中多了一丝没落。

“前辈此言何意?”叶元点皱眉道。

“老夫只不过是血祖死前留下的一尊道身,唯有在这片异空间内才能保持长存不灭,老夫将这一切都告知与你,现在你对于她的担忧可曾少上些许。”血珠淡淡道。

叶元点轻叹一声,自己确实一直心中忧虑,担心夏寒霜在这片异空间中,被血祖悄然夺舍,或是发生什么变故,而眼下血祖直接把话挑明,反而让他无话可说。

“是晚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叶元点抱拳道。

“年轻人小心谨慎些总是好的,这样能活的长些,”血祖平静道,“只是现到如今,叶小友可否愿意听老夫念叨上几句。”

他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虚空,这一刻的他再也不像那位至高无上的血祖,更似一位孤寂了千百载的灵魂,只想将自己的经历与使命娓娓道来。

叶元点明白话已至此,若是自己表露的还有所迟疑,反倒显得小家子气,衣袍一甩中,盘坐在了血祖身旁。

血祖看着叶元点破损的衣袍与满身的伤口,隔空一抓中,一枚丹药出现在他的手中,道:“服下吧,要不了你的命。”

叶元点微微颔首,将这枚丹药吞下的瞬间,立刻感受到这丹药如涓涓细流,修复的不是他身上各处的伤势,而是流经各处经脉的过程中,一点点将经脉的损伤填补恢复,这才是他如今受伤的根本,使得其灵元无法自如运转修复伤势。

血祖仔细地扫视了叶元点一眼,才将话题绕回到了原点,道:“小友之前答应之事,可还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