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六章 生死相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元点与夏寒霜回归后,二人暂时分别,他们都需回去将星穹壁垒发生的一切告知自己的神将,另外冰陨紫鸾的蛋叶元点也无法收到识海,故而需要找一个妥善地安放之地,有姬皓穆在的姬府自然再合适不过。

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叶元点没有回到海陵关,他只是在海陵关留下了一座阵法,方便他在海陵关遇到状况时回归,其他的时候,他都是待在姬府内静养。

在姬府内的叶元点静养中恢复着伤势,经过之前的一战后,他的荒纹提升到了二十九道,最为重要的是,在他经历过之前的天劫后,死灭境大圆满的修为终是松动,如今的他距离真正意义上的归一境,只有一线之隔。

姬皓穆这几日外出寻觅一些宝材,为叶元点接下来的突破做准备,叶元点的识海中还存在着两颗生死之阳,说不准在他踏入归一境时会发生什么变故,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

近半个月的时间海陵关出奇地安静,夏寒霜也不知因何没有来姬府找叶元点,故而叶元点一直沉浸在修炼中,将自己的状态臻至巅峰,直至半个月后的一日,姬皓穆才敲开了叶元点住处的门扉。

与姬皓穆一同出现的还有吴重山,为了保稳起见,姬皓穆特地把他也喊来,对待叶元点踏入归一这件事上,姬皓穆可谓是无比慎重,不过今日夏寒霜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似乎看出来叶元点的心思,吴重山爽朗大笑道:“那妮子被我逼着守护边关去了,不然我与皓穆都前来助你突破,我们那座边关和海陵关出了什么岔子,届时恐没人出面应付。”

叶元点微微颔首,姬皓穆则眼神变得有些微妙道:“你们两个有情况?”

“没啊,什么情况?”叶元点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我可就这一个宝贝闺女。”吴重山大有深意地看了叶元点一眼,也不等他接话,继续道,“时候不早了,我们抓紧时间吧。”

三人走出院落,一路上姬皓穆与吴重山谈论着关于之前星穹壁垒发生之事,尽管大多已经了解,但是二人在谈论起一些细节时,还是会询问亲历这一切的叶元点。

对此事两位神将心中皆有隐忧,毕竟那是与他们修为同等的化虚境修士,在第一次现身之时,就将第三将子灭杀,已然表明了这些人的立场与态度,并且化虚境修士在破乱之地的规则下,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就连诸位神将都无法理解这群人是如何做到。

如今的状况俨然是众神将对破乱之地走出的一行人一无所知,可那些人对于塞外边域的情况自是清楚,使得一切变得极为被动,并且那女子临行前的话语,在众人理解之下,都认为十之八九是将子中出了内鬼,其言语若是刻意为之,挑拨众人也就罢了,若是为真,神将们甚至都隐隐担忧是否有哪位神将早已变节。

叶元点对于所发生的一切近乎全盘托出,唯独对于暗红铁片之事没有与他们提起,他倒不是信不过姬皓穆,只是如今的局面下,他总觉得将此事告诉姬皓穆,或许只会使得情况更为复杂,甚至将姬皓穆乃至这个姬府拖入泥潭。

一路上叶元点观察着吴重山的神色,多半夏寒霜也没有将暗红铁片之事告诉吴重山,这也让叶元点暗自松了口气。

三人在姬府的长廊中来回曲折了近半个时辰,才到达了姬府后方的一个深院内,叶元点望向深院重心的死寂潭水,它漆黑得没有一丝光泽,就如一个空洞将一切吞噬。

这潭水自是死冥滩,而这落大的院落,就是叶元点当初苏醒后所在的院落。

姬皓穆掐诀中向着院门一指,院落的大门徐徐闭合,姬皓穆扭了扭脖子道:“就在这吧,这院内有专门的结界,闹出再大的动静也影响不了外头。”

无需多言,叶元点盘膝而坐,很快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心神沉入体内,他的经脉中游走着浑厚的死气,并且这些死气精纯至极,全是叶元点当初从死冥滩内获得。

他暂且不理会这些死气,在体内灵元高速运转中,经脉内一点点翠绿的星点渐渐浮现,散发着与死气截然不同的生机之力,这些生机之力,是他之前步入死灭境后,隐没于他身体各处。

如今生死交融,方可归一,两种对立的力量,在叶元点体内发生碰撞,只要以这碰撞之力,打破身体中无形的枷锁,就可完全摆脱寿元的桎梏,拥有漫长的寿元在归一境后锤炼己身,感悟天道。

所有死灭境大圆满的修士,寻找破入归一境的契机,实际上也是在探寻体内这一道无形的枷锁,只是此事过于微妙,有的人终其一生也只是停留在死灭境大圆满,无法探寻到那一道玄妙的枷锁。

当初姬皓穆也是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才隐约中触摸到了这一枷锁,叶元点在死灭境大圆满停留了近三年的时间,之前对于寿元枷锁毫无头绪,直到那雷劫降下,历经生死边缘后,叶元点才终于对其有所感应。

他现在所要做的,是彻底放开对生机之力与死气的控制,让体内的生死之自行相互碰撞,本来正常的死灭境大圆满修士,都极容易在这等冲撞下反噬重伤,这也是为何归一境的突破,需要事先做上不少准备的原因。

可叶元点的经脉血肉在万古奇经下,坚韧无比,这等冲撞之力根本不会伤到他分毫,对于他真正的危机,是放开对生死之力掌控后,识海中的两颗生死之阳。

在叶元点放开对两股力量控制的瞬间,生机之阳上顿时泛起璀璨绿光,死气之阳则是如一个至黑的空洞,要将一切吞噬,生死之阳苏醒后,彼此间骤然产生了一股吸扯之力,一点点靠近对方。

整片识海内刮起巨浪风暴,灵元汪洋汹涌翻腾,试图对这两股力量产生略微的压制,然而靠近的灵元,在此时竟直接被生死之阳吸收。

叶元点的嘴角陡然溢出鲜血,周身气息异常狂暴,竟隐隐间形成一个域场疯狂地吸纳着周围的一切。

姬皓穆目光一凝,探查之下叶元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他立刻明了这一切都是叶元点识海内的生死之阳在作祟,此事之前叶元点就提前告知过姬皓穆,也是令姬皓穆担忧叶元点突破的根本原因。

没有任何犹豫,姬皓穆送入自己的灵元,以自己的力量,企图帮叶元点压制这生死之阳,以尽力将二者发生碰撞时对叶元点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

叶元点识海内的灵元汪洋本极为浩大,在生死之阳的吸扯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竭干涸,紧接着生死二阳,竟直接开始吞噬姬皓穆送入叶元点体内的灵元。

吴重山察觉到姬皓穆窘境,第一时间也将自己的灵元送入叶元点体内,当他在叶元点体内见到两颗生死之阳后,吴重山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被眼前所见深深地震撼。

两颗生死之阳内蕴含的生机与死气之庞大,是他生平仅见,而这两股力量的精纯程度,更是颠覆了吴重山的认知,他不由道:“这小子的生元境与死灭境究竟都吸收了什么!”

“生冥滩与死冥滩,而且据他所说是直接进行的吸收,没有任何稀释。”姬皓穆苦笑道。

吴重山倒吸一口凉气,能够直接吸收生冥滩与死冥滩之力的修士,在他漫长的修道时光中,还是第一次听说,若说之前他还觉得姬皓穆是小题大做,心中对于叶元点的突破有所怠慢,眼下这些想法都被他全部收起。

叶元点体内的这股力量精存也就罢了,还被他生生压制为了两颗球体,在这般压缩下,这两股力量的庞大程度绝非肉眼所见那般简单,其中的生机之力与死气几乎只要一缕,就可以抵上一个修士踏入归一境时的碰撞之力,若是以此换算,这两股力量完全发生碰撞之际,爆发之力恐怕能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生死之阳几乎来者不拒,对于姬皓穆与吴重山涌入的灵元之力,直接吸扯粉碎,全部吸纳入它们的球体内,两颗球体之间的距离,转眼间只剩下寸许。

“这小子莫不是想吸干我们。”姬皓穆手中一翻,立刻多出一物,浓郁的灵元从此物上扩散,又转瞬被叶元点体内生死之阳吸收。

姬皓穆与吴重山一时间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若是不将灵元送入叶元点体内,他们就无法控制这生死之阳,可任何的灵元进入叶元点体内后,又转瞬被生死之阳吸收。

二人相视间不再有丝毫保留,自身道境随之爆发,姬皓穆与吴重山所掌握的道泽,化作两条锁链,直接进入叶元点识海,强行各自拉扯住生机之阳与死气之阳,减缓他们碰撞的速度。

化虚境修士的道泽,本质上是掌握了某一条天地大道,因此所能引动的威能,也是天地之威,两道道泽锁链确实在生死之阳即将碰撞在一起时,艰难地止住了它们的脚步。

然而恰与此时,异变骤起!

但见生死之阳中,各自有着一缕缕生机之力与死气从其中剥离,在相距寸许的中心处交融在一起,每一缕气息彼此交融碰撞中,都会产生如一个死灭境修士突破归一境时的碰撞之力,冲撞着叶元点的识海。

院内叶元点盘坐的地面随之坍塌,并且这塌陷不断地向四周蔓延,延伸向院落的四壁高墙,叶元点的天灵之上,隐隐有两条丝带彼此交织回转,那是生冥滩与死冥滩的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