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五章 人力亦有尽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皓白月色下,无数飞散的剑刃碎片折射出一道道冷光,映于四人身躯时,四人只觉浑身冰寒,相视间方才惊觉,这一道道冷光竟皆散发幽绿之芒。

下一瞬幽绿之芒彼此交织,似被点燃了般,以剑刃为起始,每一道光芒都成为了细长的引线,鬼火刹那间燃起,化为一座囚牢将四人围困在内。

这是叶元点第二次使用方寸炎牢,第一次在净灵境时,他以自身血液为引,仅在使出此术瞬间已是力竭,如今随着修为的提升,步入生元境的他,以饱含自身灵元的破碎剑刃为引,反倒省去了许多消耗。

虽无法如萧沁雅那般,向虚空一指之下,就可将敌困于炎牢内,但是叶元点如今所施展的方寸炎牢,其威势同样不俗。

幽绿炎牢熊熊燃烧,一旦触碰到几人躯体,便会钻入他们体内,以他们的灵元为养料供给,燃烧得愈发旺盛。

更为古怪之事,乃是这火焰中传来并非摄人的炙热,而是一股刺骨的冰寒,令几人身躯止不住的颤抖,眉宇间都凝结出淡淡的冰霜。

叶元点抬手向着虚空一握,炎牢顿时开始收缩,欲要将四人彻底封困于内,待将几人灵元燃尽时,他们的生机,血肉,也将成为鬼火的养料被燃烧殆尽。

四人对望,皆是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恐惧,叶元点仅这一式神通,就已将他们逼入绝境,他们也不敢再有丝毫保留,皆是拼尽全力轰击着炎牢。

逐渐缩小的炎牢如一张大网,而四人于炎牢内合力斩出的剑光,则化作了网中的游鱼,不断地向着四周碰撞,苦苦挣扎试图冲破这囚牢。

鬼火炎牢在一次次的冲击之下,如一个鼓胀变形的皮球,四面不时冒出畸形的凸起,每一次畸变都会导致火光暗淡些许,终于在如此往复近十次之后,鬼火炎牢不堪重负破碎开来。

幽绿的火光在夜色下如飞溅的萤火,落在地面上凄凄惨惨地燃烧着,满含着不甘与倔强。

偶有零星的火光落在其他较为靠近的生元境中期修士身上,立刻便会钻入他们体内,鬼火似得到了新的养料,在他们体内疯狂地滋长着。

正当他们分神试图平息鬼火时,小蛇的巨尾就如轰然倒塌的巨木,毫不留情地向他们砸来,一团团模糊的血肉与痛苦地哀嚎不绝于耳。

好不容易破开炎牢,四人皆是喘息剧烈,此术极为古怪,他们体内的灵元不但被鬼火吞噬了大半,之后为了冲破炎牢的束缚,几人更是耗费了大量的灵元。

四人皆是心中侥幸,若是独自一人被困封于这炎牢中,恐怕早已是凶多吉少,被这诡异的火焰活生生燃烧至死。

可四人还来不及喜悦,却见不远处的叶元点已手握长刀,向着他们而来。

那是一柄细长的石刀,长约四尺有余,通体被暗灰石质包裹,在冷白寒夜下并未反射出任何光泽,它如幽暗的深渊,欲将一切投来的光亮吞噬。

所有在场之人看到这柄细长石刀的瞬间,脑中皆不约而同地充斥着相同的念头,这就是叶元点的道器?

叶元点长时间的出入器塚,一直没有获得器塚认可之事,近乎已是内院皆知,虽然他之后一段时日就不再出入于器塚,不过内院弟子对此大多猜测不一。

有少数人认为叶元点终于在长时间的努力下获得了道器,而大多数内院弟子则是猜测,叶元点多半应该是碍于脸面,暂时放弃了获得道器。

然而当看到这细长石刀出现在叶元点手中之时,冥冥中似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在场的众人,这,便是叶元点的道器。

那细长石刀刀身上下皆密布着无数的裂纹,寒碜的就连刀锷都没有,刀柄事实上也只是刀身的一部分罢了,可就是这样一柄看似平平无奇的石刀,却没有人敢质疑其强横。

哪怕众人知晓进出器塚次数越多,获得的道器品质会越差,但它如今被叶元点握在手中,依旧让众人为之胆寒。

或许他们惧怕的并非是这柄石刀,而是已经如此强横的叶元点,竟然获得了器塚认可,拥有了属于他的道器。

“他用了那神通,定然消耗比我们还大!别怕他!”其中一人怒声道。

他的话语如明灯点醒了另外三人,越是强大的术法,对于灵元的消耗也愈是巨大,叶元点用了那神通,此时还想以一敌四,可谓是痴人说梦。

若是按常理推断,他们所想断然毫无问题,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叶元点,净灵境大圆满时他已能勉强使用方寸炎牢,何况是如今的他。

叶元点体内的星噬,无时无刻不在帮助他贪婪吸收吞噬着天地间的灵元,尽管他消耗的确不小,但是其恢复的速度,却远超常人想象。

手腕轻转间,细长石刀已被叶元点反手握于手中,融蛮神所修肉身之力与灵元同时爆发,上一刻叶元点还在四人面前,下一息已与四人错身而过。

细长石刀没有任何花哨的重重与一柄长剑相迎,可另外三人同样反应迅捷,已提剑挥来,呈三面包夹之势将他锁定。

叶元点面色冷峻,右臂反手向上挥去,澎湃的灵元包裹着细长石刀,直接将眼前之人震退,在身后三人逼来之时,他腰身微躯,石刀回转间迎上了三柄长剑。

“噔噔瞪”三声脆响传来,这三人只觉得自己手中长剑似劈砍在山石之上,强烈的反震之意让他们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叶元点嘴角溢血,强行与四名生元境后期修士碰撞,以他的修为还是稍显勉强,可他身形未顿,趁着震退身后三人的间隙,手中石刀依旧回旋,再次直指他身后第一次碰撞之人。

脚下亦顺着细长石刀去势蹬出,叶元点骤然从三人眼前抽离,刀尖细薄如指,似可将圆月之芒切割,向他身后逼去。

此人才刚止住身形,见叶元点再次向自己而来,心中大怒,自己还真就被叶元点当软柿子捏,手中长剑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光华,同样直逼叶元点而去。

虽然比不上内院四英杰,但是生元境后期的修为,在苍虚内院已算是天骄之辈,又岂有弱者,只要他能再拖住叶元点片刻,另外三人再临之际,此人绝不相信叶元点还能从四人包夹中逃脱。

但见其手中长剑光芒大涨,已是拼尽全力,这一次他心中决绝,再不能被叶元点震退,要反身将叶元点逼入绝境。

可叶元点手中石刀径直而来时,本应晦暗无光的石刀上,却于月光下亮起了异样的寒芒,正是一柄细长的匕刃,不知何时被叶元点掷出,一直紧贴着他的石刀飞行,在细长石刀的遮挡下,直至此刻方才显露凶芒。

匕刃速度极快,后发先至,顷刻间已超越了叶元点的石刀,此人心中惊诧,本欲迎上叶元点的剑锋霎时间回转,堪堪挡下了直取自己要害的匕刃。

“叮”一声脆响,后续无力的匕刃在与长剑碰撞中立刻被弹飞向了高空,此人挡下匕刃后心中冷笑,他已看到叶元点身后再次扑来的三人,他只要在拖延片刻,就可以得到伙伴援助。

锐利的剑气扑面而来,似真切地切割在叶元点皮肤上,可他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化,手中细长石刀未顿,劈向了眼前之人。

此人脚下早已后撤半步,欲抵挡下叶元点的一击,然而当细长石刀与长剑相触的瞬间,他却感觉石刀中并未如先前一般传来大力,他心中大喜,多半是叶元点消耗过大,乍看之下来势汹汹,实则早已是强弩之末。

半空中的匕刃回旋,在皓白月光下泛着冷寂的寒芒,正于此时却有一个修长身影,如苍鹰极旋后又突然拔升向高空,银白的刀锋上映出了灰白的衣袍,与叶元点冷冽的双眸。

地上之人还欣喜于挡下叶元点细长石刀时,他的天灵之上已被死亡的阴霾笼罩,他惊觉间猛然抬头,匕刃上传来的寒芒甚至让他无法挪动身躯,唯有那灰白的衣袍在他瞳孔内不断地放大。

叶元点将匕刃握于手中,笔直地向下挥去,去势之快如划破天际的星陨,下一刻已刺入此人天灵,掌中匕刃微旋,伴着灵元将此人大脑搅得粉碎。

他身下之人如一个断线的傀儡,无力地跪倒在地,叶元点脚踏其双肩,一手探出握住仍未落地的细长石刀,于半空中划出一个狭长的抛弧线,避开了身后紧随而至的三道剑气。

三道剑气直接将跪倒之人身躯豁开一道道长长的口子,残破的躯体在地上被强行拖拽了一丈多的距离,其四肢都在如此拽动下扭曲变形,若是叶元点未来得及避开,恐怕也已是身负重伤。

只不过片刻时间,叶元点已再斩杀一生元境后期修士,于半空中望着地面上的残破尸体,他目光没有丝毫变化,今夜他的杀戮绝不会仅止于此。

叶元点身形抽离,呼吸略微急促,如果他只是单独应付一名生元境后期修士,将会十分轻松,可与多人同时交手,他无时无刻不需提防着另外几人的袭击。

一旁的小蛇与众多生元境中期的修士纠缠在一起,占着自己的鳞甲强横,众人一时间也只能在它鳞甲上留下花白的划痕,却无法真正伤到其肉体,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还是可以拖住一些时间。

叶元点心中暗叹,若非有小蛇相助,他独自面对如此多生元境修士,恐怕将更为凶险,人力亦有尽时,何况他面对的皆是苍虚学院培养的内院弟子。

心念百转,叶元点动作却并未停顿,将手中细长石刀握得更紧了些许,半空中的他正欲行动之际,竟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蓬勃杀意。

叶元点瞳仁猛缩,身后长剑迅疾如风,从右上方斜砍挥下,就欲将他的半边身子削去,此时他仍旧身处半空,根本就来不及闪避。

长剑斩下,带着叶元点的身躯,如垂直被人扯住线头的风筝般,不受控制地向着地面坠落,砸落地面扬起的烟尘中,竟蕴着刺鼻的血腥。

下一瞬温热的鲜血已顺着长剑流淌,那鲜血滴落之音本应静谧,偏偏在场之人听得分外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