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 两句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元点的步子很快,他眼下的速度,比方才在众人面前所展示的速度,还要快上许多,他心中焦急,按照约定,他已经迟了一盏茶的功夫。

直至密林外的高崖上,他终于看到了那清瘦的身影,叶元点才放慢了步子,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她就在那,举目望向远方的天穹,风声搅动,苍茫无际,将她的素白长裙轻轻卷起,亦将她无形间流露的气韵,弥散于她身下的这方天宇。

天幕冬阳下的几缕光辉,似也沉溺于这柔软的身躯,陷落于她如凝脂的肌肤间,她似在悬崖之上的一朵蔷薇,在这片皓白天地间独自绽放着自己的色彩。

叶元点站在那,望着她恬静淡雅的玉颊,一时间竟看痴了。

“呆子。”任绛雪浅笑道,“你来迟了。”

任绛雪的声音很轻,伴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沁润入他心间的每一个角落,抚平了叶元点心中的焦躁。

“遇到了一点麻烦。”叶元点咧嘴一笑道。

“就知道笑。”任绛雪瞪了他一眼,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她自己或许都没发觉,每每看到他时,她脸上总会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对你笑,说明我心中欢喜。”叶元点厚着脸皮道,“再说了……”

“再说什么?”任绛雪好奇地看着他。

“你不也总对我笑。”叶元点说着,自顾自的点起了头。

任绛雪玉颊微红,岔开话题道:“遇到了什么麻烦?”

叶元点伸了一个懒腰,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世界,突然又笑了起来:“影响我见你的麻烦。”

自从他与任绛雪在内院相见后,他每日忙完宋策安排的事物,都会来见她,他不知因何,每当见到她,自己内心的喜悦似从灵魂深处涌出般。

他之前的焦急与烦躁,皆是怕她在此地独自一人,等上了太久。

任绛雪轻叹道:“你总是这副模样。”

她话虽如此,但自己心中却是明了,正是他的这模样,才让她记得了他。

她自幼在师尊身边,无论是名门望族的圣子,抑或是各大宗门的嫡传,她都见得不少。

也正因见得多了,他们那温文尔雅的姿态,反倒惹她厌恶,她自幼知晓,他们的从容与高傲,他们的谦卑与礼数,他们所谓的教养,皆是源自他们对自身的宗门家族的骄傲罢了。

叶元点也不在意 ,走到一旁向任绛雪挥了挥手,两人极为默契地迈着步子,沿着山崖边的一条古道,一点点向下走去,缓缓地与他们面前的山雪融为一体。

任绛雪的步子很轻,雪地上几乎看不到她的印子,她的步子如漫天白雪般,落下时不留一点痕迹。

可叶元点就喜欢不说话时,安静地听着她步子下,那细微的雪花声,似这样他可以更安心,确定她真的就在自己身边。

“你为什么会在苍虚呢?”任绛雪轻声问道。

她没有看向叶元点,而是低着头仔细地看着自己玉足下的小径,生怕一不小心,踩到了在这冬日倔强伸展着的小生命,她神情专注间,也多了几分少女的韵味。

“你为什么会在苍虚?”叶元点反问道。

任绛雪纤瘦的身子一滞,狠狠地白了叶元点一眼道:“以前在你那小木屋,也是这样,问你的问题总被你踢回来。”

叶元点看着她,点头赞同道:“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那小木屋真不错。”

任绛雪面色绯红嗔怒道:“你还敢讲。”

“是你勾起了我的回忆。”叶元点摊手道。

“你!”任绛雪深深地吸了口气,秀眉微蹙道。

她抬起玉手,天幕的几缕光辉,在她葱白玉指尖,顺着如水的肌肤滑动,钻入衣袖间,又重新浮现于她白皙地俏脸,与那一抹绯红交融在一起,透着惊心动魄的美。

叶元点也深吸了口气,他此时没出息的觉得,她就连生气的样子都格外动人。

“我说。”叶元点摆了摆手道。

任绛雪轻哼一声,也懒得理叶元点,自己又迈出了步子,不过她步子依旧很慢,似在等他跟上。

叶元点赶忙加快了步子,与她并肩后道:“我来这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任绛雪重复道。

叶元点轻叹道:“这件事牵扯太多,一时也说不清,至少我现在还没找到他。”

“有线索了吗?我或许可以帮你。”任绛雪轻声道。

她话语间,脑海中却是想起了竹林中的青衣男子,对于叶元点找的是否是他,已有所猜测。

“我想应该要不了多久了。”叶元点摇头道。

任绛雪微微颔首,既然叶元点有些把握,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你呢?怎么会出现在苍虚?”叶元点紧接着问道。

“是我师尊让我来苍虚,取一样东西。”任绛雪肃穆道。

“你师尊让你来取东西?”叶元点眨了眨眼,心中疑惑,取东西这种事,安排一个人直接来取走不就好了,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让任绛雪在苍虚这么多年。

转念一想,叶元点又悻悻然地笑了笑,没有任绛雪师尊,可能之后的很多事都不会发生。

“其中具体,我也还不太明了,我只知道那样东西在逆云秘境中。”任绛雪无奈道,“临行前师尊还交代了我两句话。”

“什么话?”叶元点好奇道。

这些时日偶尔听任绛雪提起,诸多碎片拼凑起来,叶元点总觉得她这个师尊好像是一位非同一般的世外高人。

“师尊说入了逆云秘境,我的道途才刚刚开始。”任绛雪迷茫道。

叶元点眉头微皱,既然任绛雪早都跟随她师尊开始修道,为何又会有道途才开始一说,这世外高人说起话来,果然都是云里雾里。

想了半天没个结果,叶元点又问道:“那另一句话呢?”

“另一句话?”任绛雪神色微怔,脸上刚褪去的红润,又渐渐爬了上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发簪,低声道:“以后再告诉你。”

“行吧,我等着。”叶元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

他们并肩走着,彼此都没有注意到,在天际的斜阳下,他们身后的影子已渐渐拉长,缓缓地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