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古主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有请一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股气息林子祥熟悉,是杀意,唯有亲身历经了无数杀戮之人方才拥有,他心中一滞,眼前的叶元点年纪不大,修为也是低于自己,为何会蕴含如此浓烈的杀意。

然而修为上的差距,让林子祥有恃无恐,再次出言嘲讽道:“你不过是……”

可话音未落,叶元点的身形已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林子祥近前,匕刃寒芒炸起。

好快!林子祥心中暗道,手中寒芒闪动中,竟也是一把匕首,迎上了叶元点。

双刃相触的瞬间,落于两人身上的雨滴,以匕刃为中心,层层破碎开来,竟带起了一阵狂风,让半空中的雨珠皆为之倒卷。

叶元点的匕刃中一股大力传来,林子祥只觉手中顿时一阵酸麻,心中骇然,这力道岂是寻常修士所能拥有!

不容林子祥多想,叶元点已于他身前,挥出了第二下,乃至第三下手中匕刃,速度之快,相较这飞扬的雨水都不妨多让。

林子祥不得不被动抬手,硬生生地又接下了叶元点两击,他只觉叶元点手中所持并非匕首,而恍若一柄重槌。

“该死!”林子祥口中轻喝,他何时曾陷入过如此被动,就欲抬手反击。

让而就在他身形欲动的瞬间,一声清脆之响,回旋于他脑中,回荡于在场所有人耳中。

一个巴掌!叶元点竟于林子祥欲反抗的瞬间,朝着他挥下了一个巴掌。

这响声之清脆,让在场所有观战之人都陷入呆滞,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下一息,但见林子祥脸上一个火红的五指掌印,犹如被滚烫的烙铁映下般,刻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直接把林子祥扇懵了,他从未受过如此羞辱,似疯了一般惨叫起来,他要杀了叶元点!这让他在三大家族面前蒙羞之人。

可迎接他的,却又是一巴掌,依旧无比清脆,在场修士皆是心中随之一颤。

“啊!”林子祥怒吼着,如一只疯狂的野兽发出咆哮,此刻他哪怕亲手将叶元点剥皮去骨,都难解其心头之恨。

“你话太多了。”叶元点看着朝自己扑来的林子祥,话语平淡道。

然而他的手却比他语速更快,右手中灵元汇聚,第三个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林子祥脸上,也将林子祥心中所有抵抗的想法,一并拍散了。

这一巴掌极重,直接把林子祥扇飞了出去,他似一个急速飞行的燕雀,飞快的掠过地面,向着场地外飞驰。

可叶元点速度还要快,竟于其即将飞出的一瞬间,强行拉住了林子祥的衣领,拽了回来,将他如一个木偶般,拎在了半空中。

“你……”被扇的七荤八素的林子祥,左半边脸都已高高隆起,似被千万只蜂蚁叮咬般肿胀,话都说不清了。

叶元点皱了皱眉,道:“做个哑巴比较适合你。”

随着他的话语,他的右手再次挥动,一个接着一个巴掌,似比天幕落下的雨滴更加细密,不断地落在林子祥脸上。

林子祥怕了,他真的怕了,他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此刻就像一个刚刚从钢水中捞出的火红烙铁,任由叶元点摆布,而叶元点则似一个铁匠师傅般,不知疲倦挥下手中的锤子,敲打着他。

四周除了低密的落雨声,只剩下了连续不断地脆响,这巴掌虽扇在了林子祥脸上,却好似也扇在了所有人心里。

他们都原以为,这场比斗将会是叶元点于林子祥手下苦苦挣扎,甚至被其折磨个半残收场。

可眼前的事实却让在场之人惊颤,这场比斗在以近乎一边倒的形式之下,施暴者与受暴者竟诡异的发生了转换。

“够了!”一声低喝传来,但见看台之上的林家族长站起了身。

叶元点拎着已然迷糊的林子祥,回头冷冷地望向林家族长,他的右臂赫然停在了半空,随时就将继续落下。

林子祥整个人已经被扇的迷糊,叶元点下手极重,而且偏偏只扇他左半边脸,此时林子祥只觉得自己的左半边脸,连同着往下的半边身子,都麻木地失去了知觉。

林家族长望着奄奄一息的林子祥,心中暗叹,此子这巴掌之下,把林子祥的道心,也给一同抽散了。

“我们认输。”林家族长神色黯然道。

闻言,叶元点的左手一松,就欲放下手中的林子祥,可就在这时,林子祥用着仅有的半边唇齿,模模糊糊的道:“你……”

叶元点眉头一皱:“还敢说呐。”

但见他反手一甩,犹如一长鞭,重重地抽在了林子祥右脸之上,他身形恍若一个断线的风筝,无力的飞了出数丈后,砸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冰冷的雨水落在他残破肿胀的脸上,沿着隆起的弧度,一点点滑入泥坑中,逐渐将他的半边脸淹没。

这场大比,以所有人预料之外的结局,草草收场,陈家与林家族长,皆是面色铁青。

而年轻一辈的修士,则皆是记住了叶元点,以及今日这,刻在他们灵魂中的场面。

……

沈家院落内。

皑皑白烟缓缓升起,伴随着清茶的芳香,将春日的微寒也驱散了几分。

沈梦竹将冲泡的茶水倒入杯中,叶元点立刻将其一饮而尽,缓缓呼出了一口热气,脸上多了抹平和的笑意,尽管阴雨连绵,可他的笑容却如春日暖阳,把她的心也给照亮了。

沈梦竹看着他的侧脸,心中不自觉想着,若是每日都能这般,给他沏茶就好了。

沈文朝的笑声打破了屋内的寂静,他于院落外高声道:“这次多亏了叶小兄弟。”

此时跟随他而来的,还有同族胞弟与族中掌权者,让叶元点本就不大的院落,又变得拥挤了不少。

“前辈过奖了。”叶元点起身抱拳还礼道。

沈文朝看着眼前的叶元点,越看越是满意,此子为人谦逊不说,修为如今也日益深厚,净灵境中期竟可碾压后期修士。

还是苍虚学院弟子,沈文朝突然觉得此子身上的优点如此之多,如今看到自己女儿整日与其黏在一起,他都觉得顺眼多了。

清了清嗓子,沈文朝笑道:“之前和叶小兄弟曾提起过,加入我们沈家的事……”

不待叶元点言语,沈文朝看了看身旁几人后,又对他道:“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叶小兄弟只要肯加入我族,不用如寻常修士一般改姓,而且我们沈家,愿意倾尽资源,提供你修炼上的全部所需。”

沈文朝言辞恳切,而他邀请叶元点加入沈家,所开出的价码,可谓是极其诱人,哪怕是他自己的子嗣,能享受的待遇也不过如此。

这一切,都是沈文朝于大比之后,与族中之人商议的结果,这是他们沈家的一次压宝,而沈文朝自信,他这次绝不会看走眼。

看了眼叶元点身旁的沈梦竹,她正满目期盼地看着他,希望其能答应下自己的提议,沈文朝心中暗叹,女大不中留。

这么想来,自己的女儿也到了寻一良配的年纪了,此子确是不二之选,沈文朝心中又道。

看着沉默不语的叶元点,沈文朝一咬牙,就欲再次开口。

但听有一随从敲了敲院落外的门,不待院中人应允,直接推开了院门,躬着身进入院内。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打搅自己,沈文朝本想出口呵斥,可当他看到随从手工所持的黑色玉谏,目光一凝,压下心中的怒气,起身迎了上去。

片刻后,沈文朝的笑声再次回荡于院落内,他神色激动的步入屋中道:“叶小友真是好福分。”

叶元点神色怔楞,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一时间无法理解其口中话语含义。

沈文朝解释道:“这玉谏乃是族中老祖传来,老祖有令,三日后有请叶小友去祖宅一叙。”

沈文朝又回头看了眼身边的族人,他们皆目露喜色,沈文朝又道:“老祖早已步入生元境多年,他老人家想见叶小友,想必会提供不少修炼上的指点。”

叶元点淡淡一笑,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院落外的随从,只见那随从依旧躬着身,静静地在院外等候着什么。

又与叶元点交谈了片刻,沈文朝仍有其他事物要操持,带着诸多族人离开了叶元点的院落。

原本嘈杂的院落,顷刻间冷清了不少,叶元点低头看了眼杯中的茶水,入喉冰凉的如冬日的雪水。

沈文朝离开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将自己的女儿也一起带离了叶元点的屋社。

叶元点轻叹一声,将茶壶里的水,又向杯盏中倒了一杯,扬杯饮尽,他皱了皱眉,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么,这茶壶中的茶水,比方才杯盏中的,更冷了几分。

放下手中茶杯,叶元点独自一人,望着院落外出神,他的脑中,满是沈梦竹离开前,最后的画面。

她回望向自己的时,眼角分明落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