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霸道至极【求首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孤行黑色发丝飞舞,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毫不在意。道:“我想让他知难而退。”

  “一会可以公平竞争,你怎么可以如此霸道直接取人性命?”苏妙儿把娇躯挡在王雪松身前,冲夜孤行质问道。

  “你想怎么让我知难而退?”王雪松冷漠的问道。他原本对这圣子之位根本就不怎么感兴趣,可对方这般挑衅让他很是不爽。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却透露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气。

  “我只说一遍,你退不退出。”夜孤行背负双手,俯视着王雪松,话语很是霸道,似不容人反驳。

  “我要是不退出呢?”王雪松未曾想到,刚刚来到这里,这夜孤行就要对自己动手,而且还如此的霸道。

  “那我就打到你心甘情愿的退出!”夜孤行淡淡的说道,没拿正眼看王雪松,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夜孤行你太过分了吧,选拔马上就开始了,你莫非要这白莲圣宫中动手不成?”苏妙儿秀眉紧皱。

  “此言差矣,在我看来根本就不用进行什么选拔,我只需将他杀了,圣子之位自然就是我的。”夜孤行像是看死人一般盯住了王雪松。

  “你什么意思?你要动手?”苏妙儿素手一横将王雪松护在身后,神色不善的盯着夜孤行。

  “有何不可?”夜孤行背负双手,淡淡的扫了一眼王雪松。冷笑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杀了就杀了,留下何用?”

  “你!”苏妙儿俏眉微立。

  “你这么护着这个废物,是不是跟他有一腿?”夜孤行的神色很是轻浮,扫了苏妙儿一眼继续说道:“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哪个地方吸引你了?是那玩意够大?”

  “混蛋!”苏妙儿气得胸膛起伏,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不通情理的人,尽管知道教中的长老很看好夜孤行,但依然忍不住火气汹涌。

  “给你两个选择。”

  夜孤行根本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盯着王雪松,冷酷无比,道:“一是自己退出,我饶你一命。二是我动手,结束你的性命!”

  王雪松一言不发,指尖寂灭的气息愈发浓重,随时准备祭出。

  “我警告你,不要和我动手。不然你将死的很惨!”夜孤行似乎察觉到了王雪松的杀意,他眼中露出疯狂的杀意,居高临下,俯视着王雪松。

  他背负双手,黑发乱舞,眸光慑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周身浮起一道道透明的剑气,带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夜哥哥,要不还是等一会选拔的时候再动手吧,在圣宫内动手有些不妥。”夜孤行身旁的一名白衣女子上前劝阻道。

  夜孤行杀意如剑,话语冰冷,道:“我已经给了他选择,现在退出,可以活着离去,不然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夜孤行你不要过分了!”苏妙儿斥道,她直接将娇躯一横,把王雪松完全挡在了身后。

  “我过分又能怎样?!”夜孤行的瞳孔如神剑一般锋锐,眸光可逼进人的骨子里,杀意令周边的温度都下降了。

  这是一个翻脸无情,六亲不认的人物,只尊自己的意志,一旦有所决定,谁都不能阻拦。

  确实如此,他为了达到目标,连跟自己有着血脉亲情的夜依然都给杀了,这人完全就是一个疯子,不择一切手段达到目的。

  苏妙儿面色一沉,这些天以来她跟王雪松相处,以经将他当成了一个好友了,夜孤行要在这里杀了王雪松,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虽然她知道这夜孤行基本上已经是内定的圣子了,不过她答应了王雪松会护他平安,哪怕为此得罪夜孤行这个未来的圣子,她也不惧,大不了一死。

  她就是这样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可以为了一个承诺,为了朋友,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虽然平时她经常调戏王雪松,看起来很是轻浮与大胆,实则她是个很保守的女子,每次跟王雪松互动都是点到为止,比一些表面矜持内在风骚的女子强上百倍。

  宏伟的宫阙中,无形的杀意在弥漫,气氛紧张,夜孤行如魔剑出鞘,让站在远处的宫女都颤栗了起来。

  而端坐在大殿之上的长老们并没有说话,她们就静静的在上面淡漠地注视着,根本就没打算出手制止,似乎默许了夜孤行的行为。

  夜孤行双目中充满了戏虐,露出了一个极度危险的笑容,如看待死人一般盯着王雪松。道:“我的耐心有限,再不选,我帮你选。”

  王雪松的眼眸很冷,犹如万年寒冰,他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根本就懒得跟这傻逼废话,从夜孤行开始对他动手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蓄力着寂灭指,不断的从寂空中吸衲着暗粒子。

  苏妙儿的表现,让他有些意外,王雪松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会为了自己不惜得罪夜孤行,虽然以她的修为拍死夜孤行不过一巴掌的事,但是要知道,这夜孤行的背景似乎很强大,而且在白莲教中似乎也有人。

  这种情况下,苏妙儿竟然还会站出来护住他,不可谓不令他感动,在这一刻,他心中那种想要拉着苏妙儿义结金兰的念头愈发浓烈。

  妈的,这么讲义气的兄弟上哪找啊!?

  ……

  “不说话就当你选二了,去死吧。”

  夜孤行眼中神芒一闪,他衣袂飘动,犹如天神下凡,双眸如星辰般璀璨,身躯忽然变得飘渺了起来,彷佛与天地相融,竟给人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觉,让人无法揣度其深浅。

  他单手捏印,右手中的三尺长剑一时间剑鸣不断,发出一阵刺目的寒光,他提剑缓缓向着王雪松走了过去,他的动作很慢,似乎在给王雪松反应的时间,由此可见,他根本就没把王雪松放在眼里。

  同时,他身后浮现出一副诡异的画面,那是一个身披暗金战甲的神明,身形比夜孤行要大上好几倍,他手中提着一柄暗黑色大剑,动作与夜孤行一至,浮在其身后向王雪松杀来。

  “这竟然是诸神黄昏异像!?”

  除了王雪松外,所有人全都震惊了。

  “这是上古仙人的异相,他竟然修成了,不愧是剑灵体!”大殿上一位长老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如若加以培养,日后破碎虚空化为陆地神仙也说不定。”另一名长老也忍不住赞叹。

  传说,每一种异相都具有神秘的伟力,完全不同于正常修炼出来的力量,根本无法揣度。而诸神黄昏更是名传千古,古时的仙人不少都修有这种异相,在整个银月大陆名气甚大。

  夜孤行身后的那个虚形,周身跳动着暗黑色的火焰,犹如修罗神般,令人肝胆皆惊。

  王雪松心中难以平静,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异像。

  怎么会有一个虚影悬浮在其身后呢?这是如何产生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眼下可不是惊叹的时候。

  “砰!”

  王雪松直接将气息提升到巅峰,周身浮起一个又一个符文,金色气雾泊泊升起,他如一尊永恒的神炉,气血旺盛,在大殿中卷动着。

  与此同时。

  他缓缓抬起右手,轻轻的点向夜孤行,原本指尖上所散发的气息已经足够聂人心魄了,而此时配合著仙体所激发的气势,不禁令人忍不住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