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虽然你是个坏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容长空被惊的当即喷出了一口茶,在原地足足愣了七秒才缓过来。

  下一秒。

  “刷”的一声,他从原地消失,出现在那老者跟前,直接用双手按住老者的双肩,神情有些扭曲,似乎有点不想接受现实。:“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

  那老者抹了一把汗,弱弱道:“也许,也许他只是小姐的朋友……”

  “把也许去掉,他就只是雪儿的朋友!”

  “好,好吧……”

  “对了,雪儿现在跟她的朋友在哪。”

  “这个……”

  “嗯?说啊,我又不会吃了她朋友。”

  “哦,小姐回来后直接带着那名男子去了自己的闺房……”

  “哦,这样啊,我就说……”慕容长空嘴角抽了抽,把没说完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半响后。

  他平静地抬头45度角仰望着天空,然后有气无力的缓缓吐出三个字:“造孽啊……”

  “……”

  老者连忙安慰道:“宗主,别生气,也许小姐只是带他去闺房参观一下,并没有你想的那样……”

  “粲粲粲,我没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慕容长空粲然一笑道。

  “宗主真是……咦?宗主你拔剑干嘛?”

  “老子要劈了那小子!”说着,慕容长空撕裂虚空直接跨了进去。

  “宗主冷静啊!也许真的只是参观一下……”

  ……

  另一边。

  一处庭院中。

  慕容雪安顿好王雪松跟小女孩后,准备去找慕容长空,可她刚关上门就看到气势汹汹的慕容长空。

  “啊爹?你怎么来了,我正想去找你呢。”慕容雪换了一身白衣,清丽出尘,给人很宁静的感觉。

  “唉!雪儿,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慕容长空有点恨铁不成钢。

  “什么啊!?”慕容雪一头雾水,不知道慕容长空在说啥。

  “你!你别装!为父都已经知道了!”慕容长空一脸失望。

  ???

  “什么鬼?我怎么了吗!?”慕容雪有点懵了,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都怪你娘亲没把你教好!太不像话了!”慕容长空见慕容雪还想掩饰,一时间对她失望透了,觉得自己平日里对她太过疏于管教了,打的太少了。

  “什么嘛!臭爹,你在乱说什么!”平白无故被臭骂一顿,慕容雪有些恼怒了。

  “你还想狡辩!”

  说着,慕容长空用神念往屋子里扫去,当他看到躺在女儿床上的王雪松时,他顿时一阵脸色铁青。

  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直接推开房门,指着王雪松冲慕容雪吼道:“逆女!这野男人是谁!?”

  “啊?”

  慕容雪眨了几下大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脸色有些绯红,弱弱道:“原,原来是说这个啊……”

  “嘶~”

  看到慕容雪那有些娇羞的表情,慕容长空倒吸一口冷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气的语气都有些颤抖。“逆女啊,逆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竟将一个陌生男子带到自己的闺房里,还,还特心躺在自己的床上,你你要气死为父吗!?”

  “吥吥吥!不是你想的那样!”慕容雪脸色绯红,连忙摆手道。

  “那是怎样!”

  “你听我慢慢解释……”

  “休要狡辩,我不听!为父告诉你娘亲去。”

  “不听也得听!”慕容雪恼了,一把抓住他的胡子。

  “哦,你说……”

  ……

  随后,慕容雪向慕容长空讲述了跟王雪松的经历。

  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她隐满了王雪松拐走自己的事,只是说王雪松为了救自己被人打成重伤,让父亲救他。

  然后慕容长空亲自帮王雪松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无大碍,告知慕容雪,他这只是施展秘术的后遗症,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慕容雪听到这话也放心了下来,最后,在慕容长空的要求下,王雪松被安排在后山的一处小别院中。

  接下来的日子慕容雪每天都会来给王雪松送药,这个举动让慕容长空有些怀疑她是不是……

  不过他也不敢问,怕被骂……

  而小女孩在来到琉璃宗后的第三天就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王雪松,最终被慕容雪以一句“你大哥哥说他要外出游厉一段时间,让你乖乖在这里等他回来。”为由,把小女孩忽悠住了。

  慕容雪每天除了修炼跟去看王雪松外,就是带着小女孩到处玩了,总的来说小日子过的挺不错的。

  她之所以骗小女孩是怕王雪松会把她教坏,想让小女孩远离王雪松,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

  大概一个月后。

  某天。

  傍晚。

  “妖女!别脱!有话好好说!”

  王雪松猛的从睡梦中醒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抽搐,在疼痛,不过声音微弱得如同呻吟,几乎自己都听不见……

  一言出口,王雪松却一下子愣住了!

  “我……分明看到一个妖女在脱我衣服……”

  愣了半响,王雪松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

  “我怎么在这?”回过神来,王雪松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看着豪华的大房间,王雪松眉头越皱越紧。

  ’模糊间,我依稀记得,被那个女人拎了起来……‘

  王雪松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并无大碍,体内灵力充足而且并没有被人封印,就是身上时不时传来阵阵剧痛感,受的伤还没完全好。

  “不对啊?那女人难道就这样放了我?”

  王雪松愣了一会,打算出去看看情况。

  “砰!”

  就在王雪松正要爬起来的时候,忽然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谁!?”

  王雪松来不及用神识扫出去,想也不想,直接用神识锁定了戒指中的惊魔剑。

  “你,你醒啦?”冲进来的是慕容雪,见到醒来的王雪松,她先一愣,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那天下口太重了……”

  见王雪松不说话,她自顾自的说道:“还好,你没事,如果你真的出什么事情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虽然你是个坏人,可是你毕竟是为了救我……”

  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