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指寂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雪松不理会她的尖叫,专心致志,以手中之笔在其光洁如玉的俏脸上作画,他下笔很快,转眼间一只大王八就成型了。

  他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将手中之笔放在一边,取过一面镜子,置于慕容雪眼前。

  “啊……”慕容雪大声尖叫,像是遇到了什么最为可怕的事情,直欲撕裂人的耳膜,她气恼无比,咬牙切齿,大眼怒瞪王雪松。“你个幼稚鬼!我跟你没完,啊啊啊啊啊!……”

  “你不老实啊,一个星期过去了,你才给我三件秘宝,实在太少,还有……”说到这里。王雪松神色一冷,有些恼怒。道:“你昨天念的【蕴神真经】差点没把老子练废。”

  说到这里王雪松一把抓住慕容雪的下颚,冷喝道:“说,你是不是篡改了其中的内容,想让我走火入魔?”

  王雪松确实有些怒,这慕容雪说那是一门修炼神识的功法,原本以为在那种情况下她不敢说谎,刚开始修练的时候很正常,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在增强,可是到后面忽然精神力纷乱,开始反噬,尽量有着器灵的帮忙,他足足躺了一夜才缓过来。

  “你不要污蔑我哇!”

  慕容雪一听这话慧眼中闪过一丝皎洁,大眼眨了又眨,道:“可能是你不适合修练我们琉璃宗的功法吧,你没事吧?”

  嘴上说着,心里却道:可恶,我都已经倒着念给这死骗子听了,竟然没把他练废,算他命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王雪松拔出惊魔剑,直接架在慕容雪白洁的脖子上,凶神恶煞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劈了你!我急了我自己都害怕!”

  “你太过分了!”

  慕容雪气道:“我已经给了你数件秘宝,你还不知足,大不了我与你鱼死网破。只要我逝去,我身上的印记一定会出现在琉璃宗,生前的一切都会呈现出……”

  “……”

  王雪松顿时无言,她说的对,自己确实不能杀她,只能吓唬她一下,从中得到更多的好处,可是她给的秘宝是个啥?他能用吗?

  王雪松一把从怀里掏出她给的一只凤钗、两个玉手镯、跟一对女性耳坠全部推到她的面前,道:“这些东西,你让我如何拿出去用?只要你将完整的六界指念出来,这些全都还你。”

  这六指是琉璃宗最强的神通,是琉璃宗初任始祖在一片星海中所得,传闻还有第七指,可以一指灭仙,不过只是传说罢了。

  在王雪松折磨下,慕容雪不小心说漏了嘴,之后王雪松一直逼问,可一个星期下来,她连第一指的心法都没说完……

  ……

  闻言。

  慕容雪顿时换了另一种表情,泫然欲泣,道:“不是我不想念出完整的心法,而是家族宿老在我心海中封有仙咒,我若敢透露出来,会当场形神俱灭的!”

  王雪松被气笑了。:“不要这么可怜兮兮,你说的这些话,我完全不相信。你是圣女,而且宗主还是你父亲,你跟我扯这些?”

  慕容雪美目中水雾弥漫,无助的低泣道:“我开始只是想抢那两颗狐妖心,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你,我已经知道错了啊,你不是都已经拿了我的戒指了吗,那里面的东西比那狐妖心珍贵万倍,而且你也折磨了我那么久,应该够了吧……”

  “呵呵。”

  王雪松可不管她这些,要不是器灵提醒,自己早就一剑砍了她了,自从抓到这个烫手山芋后,他感觉很难处理,杀又杀不得,放了的话又后患无穷,一直逼问神通,却并没有得到心法。“我对玄法志在必得,你就不要再演戏了……”

  慕容雪顿时又换了一种表情,眼中水雾消失,开始磨亮晶晶的小虎牙。“我跟你拼了!”

  “那就拼吧。”王雪松开始脱她鞋袜。

  “你要干吗,住手!不要乱来!”慕容雪尖叫。

  王雪松不理会她,将其鞋袜彻底脱下,露出一只光洁如玉的小脚丫,如羊脂玉一般晶莹,闪烁着点点光泽,纤秀而柔美。

  “你……”

  慕容雪羞恼无比,脸色粉红,彻底吓坏了,颢声道:“快住手。”

  王雪松不紧不慢,将其温润如玉的小脚丫固定在自己的大脚上,随后拿着一根含羞草,在其脚心处轻轻游动着。

  “啊哈哈…住手!我跟你没完!哈哈哈……”

  古木林中,顿时传来慕容雪又羞又气的尖叫声。

  半个时辰后,在王雪松的折磨下慕容雪受不了了,将第一指剩余的心法念了出来,而王雪松则拿出纸笔记下。

  几分钟后,他手持几页纸张走到潮边,他神情专注,认真研读上面记录下的经文。“始于虚空,万物之宗,隐于……”

  王雪松一边研读,一边思索,这琉璃宗的六指心法果然有独到之处,绝对当的起天下第一指的称号。

  这第一指名寂灭,从虚空中吸取暗粒子,但永无止境,只要已身够强,就可以不断吸取暗粘子,吸取越多则威力越大,甚至可以做到一指跨越一个大境界灭敌。

  寂灭一切,消磨万物锋芒,化解万物纷争,泯灭万物光辉,化万物为尘垢……

  “这第一指就如此,剩余那五指还了得?”王雪松越看越心惊。

  可惜,慕容雪非常坚决,宁死不屈,只念了第一指,想要得到完整的六指,还需要时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王雪松开始苦修,他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尝试从虚空中吸取暗粒子,那是一种未知的能量,经过几个时辰的探索,他才感应到那暗粘子,接下来开始了不断的练习吸取暗粒子。

  足足三天,王雪松称得上是压榨,不断练习着寂灭指,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他成功从虚空之中吸取到了暗粒子。

  不断有暗能量自虚空中向其指尖涌去,不一会他指尖焦黑如墨,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在达到肉体承受的极限之后,王雪松转身就对着一处山峰打出一指。

  “轰!”山体直接被一道暗黑色的光束洞穿,那道光束似还有余力,接连洞穿几座山峰后才缓缓消失。

  “假的吧!?”慕容雪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瞠目结舌,满脸吃惊的神色。

  她觉得有些不真实,这寂灭指她得到已经快半年了,可根本就感应不到虚空中的暗粘子,而王雪松三天就可以将寂灭指悟出,可想而知他的悟性有多惊人了。

  “这是什么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