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想怎么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哼!”

  中年美妇分配完早餐后推着木车离去,走之还冷冷看了一眼小女孩,似乎在警告她不要想着分其他孩童的早餐。

  一群幼童端着小碗在院子中吃起了早饭,其中有的孩童很挑食,吃两口就偷偷倒掉了。

  “不好吃!”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嗅了嗅鼻子,随后有些嫌弃,准备将食物倒掉。

  小女孩盯着那个男童的小碗,眨了眨大眼睛,以稚嫩的声音问道:“好吃吗?”

  “不好吃。”说着,他直接倒掉了小碗中的饭菜。

  “哦。”

  小女孩有些失望,往另一边走去。

  见另一个男童也要倒掉,她又露出的希冀的神情,眼睛很亮,还是那句话,道:“好吃吗?”

  她已经很饿,被罚不准吃饭,此时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不好吃,雅儿你饿吗?给你吃吧。”那个小男孩将小碗递向小女孩。

  “真的给我吗?”小女孩认真的问道,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小手蠢蠢欲动,想伸手去接,可又不敢。

  “真的,快吃吧。”那个男孩递了过来。

  “谢谢你,雅儿太饿了。”小女孩伸手接过小碗,舔了一下舌头,就准备吃。

  就在这时。

  那中年美妇去而复返,见到这一幕她脸色一冷,怒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你竟敢骗吃的?”中年美妇气势汹汹大步走上前,“啪嚓”一声,拍翻小女孩手上的小碗。

  “雅儿不敢了……”小女孩被吓的一哆嗦,腿都站不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不知悔改!告诉你,不仅罚你今天不许吃饭,明天也不能吃了,看见你就烦,赶紧回你的房间去,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大娘,雅儿以后一定听话,可以给我吃一点吗?再不吃饭雅儿就饿死了……”小女孩可怜兮兮的望向中年美妇,大眼睛中满是泪水,似乎实在饿的受不了了。

  “滚!再不滚回去,后天也不许吃!”

  说着,中年美妇指着小女孩的脑袋,提高声音冲院子内的其他小孩道:“以后要是被我发现谁敢偷偷给她吃的,两个一起罚了!”

  “哦,雅儿知道了。”小女孩扒拉着脑袋,大眼中噙满泪水,向着不远处的下人房舍走去。

  “站住!你没听到我让你滚吗?用滚的听明白没有!给我滚回去!”

  “对不起,雅儿现在就滚……”说完,小女孩轻轻蹲下来,准备照着中年美妇的话做,打算“滚”回去。

  就在这时。

  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你是在对她吼吗!”

  王雪松终于知道了小女孩在这里的处境,他双眼微红,心头发酸,眼泪差点落出来,从虚空中走出,大步向中年美妇走去。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看到气势汹汹的王雪松,中年美妇大吃一惊。

  “大哥哥!你来找我啦?”小女孩连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王雪松。

  “我让你滚回房间,你怎么还不滚!”中年美妇冷喝。

  小女孩赶紧低头,不敢再看过来。

  “艹”

  王雪松直接一巴掌对着中年美妇扇过去,她只有筑基二层的修为,根本避不过去,“啪”的一声,被扇的倒飞出去十几丈远,脸上一个带血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刷!”

  王雪松施展行字决,横渡虚空而来,一把抓住中年美妇的脖子提在半空中,接着扬起右手就对着她一顿狂扇。

  场中巴掌声不断。

  十分钟后。

  那中年美妇双脸浮肿,鲜血横流,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这时哪怕是她的生母在此,也绝计不可能将其认出。

  王雪松给她留了一口气,有一话要问,不然一拍掌就足以将她打碎。他把中年美妇丢到地上,抬脚踹断其双腿,随后大步向小女孩走去,将她抱了起来,而后又逼了回来。

  “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中年美妇颤声喝问。

  “砰。”

  王雪松没说话,直接一拳捶了下去,打碎了她一嘴牙齿。

  “啊!”中年妇女捂着血肉模糊的嘴巴发出一声彻人心扉的惨叫声。

  “叫你妹,给老子咽下去。”王雪松直接一脚踩在她嘴巴上,并且不断摩擦着。

  几分钟后。

  直到中年美妇将碎牙吞的差不多后,王雪松才将脚拿开。

  “爷,别打了,别打了,你到底是谁啊……刚才多有得罪,对不起,对不起,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只是个打工的,我知道什么我都给你讲,求你别再打我了……”那中年美妇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口中不断有鲜血滴落在地。

  “你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祖宗都没有她金贵,你们竟敢这样对她?”王雪松已经出奇的愤怒。:“说,你们的管事在哪里?什么修为!?”

  “她外出参加拍卖会了,过两天才会回来,管……哦不,那死贱人有着筑基八层中期的修为。爷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筑基八层?

  王雪松眉头微皱,逐渐冷静了下来,现在他绝对不是其对手,只能等过些时日修为上去了再来。

  就在这时。

  “何方宵小!竟敢来我金莲教放肆!”几名少女强冲入这个院中,皆大声呵斥,质问王雪松到底是何人。

  这几个女子,个个样貌秀丽,身材修长,随便一个都比王雪松故乡的当红“明星”更为漂亮。

  “来的正好!”

  王雪松“锵”的一声,将惊魔剑持在了手中。:“你们整个金莲教的命加在一起都不足以抵消雅儿受到的委屈!”

  “刷!”

  王雪松提剑遁入虚空,从原地消失,一个闪烁间,出现在她们身旁,挥剑就砍。

  “噗!噗!噗!”

  场中接连闪过几道剑影,血光迸溅,王雪松将那几名女子斩成了数段。

  “何人敢冒犯我金莲教?”

  同一时间,上方有人森然开口,几名筑基四层的中年妇女御剑而来,寒声道:“难道你活腻歪了吗?”

  “活你妈,有种过来啊!”王雪松大喝,长剑挥向天空。

  他手中魔剑向天,黑发如瀑,眼神深邃,如一尊杀神立在场中,黑袍被杀气刮的猎猎作响。

  那几名妇女见到王雪松只有筑基二层的修为,皆都轻视了起来。

  其中一名女子拔出长剑遥指王雪松,寒光闪烁,冷声道:“此地也是你能乱闯的吗?不知死活!”

  “去你妈的,废话真多。”

  王雪松直接挥动惊魔剑,斩向天空,粗大的黑色剑芒长达上百米,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窜起。

  “轰!”

  上方那几名妇女当场就被斩成了血雾,被狂暴的剑气绞的粉碎,什么都没有留下,连武器都成为了粉末。

  而在这个过程中,王雪松小心的抱着小女孩,同时捂上了她的大眼,没有让她见到这一幕。

  小女孩在这里整天被人凶,连饭都吃不上,不想她此时又被惊吓到,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实在让人心酸。

  避免被拦截,在斩出这一剑后,王雪松直接运转行字决,抱着小女孩横渡虚空而去。

  ……

  半天后。

  一处石林中。

  “卧槽!?惨了……”王雪松看着前方一阵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