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休要狡辩!我不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池峰。

  青池峰是靠山宗内门弟子居住的地方,这里风景秀丽,满山药园,遍地竹林,四季常绿,灵气逼人。

  从远处看去,一道千米长的大瀑布从峰顶垂落而下,白色匹练如银河挂钩,轰轰声响如万马奔腾,壮观而又瑰丽。

  不愧是内门弟子居住的地方,景物非凡,像世外的一片净土。

  对比之下,杂役弟子所居住的青阳峰简直寒酸的跟“贫民窟”似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

  青池峰半山腰处。

  这里有一座由几间小木屋组成的四合院,院内绿村成萌,花香怡人,隐隐听得鸟儿啁啾。

  门外,竹林三两片,一块药田伴房前,几株老木井相连。

  虽无琼楼玉殿,一切看起来普通与简单,但却胜在括静,自然。

  嗯,这里是靠山宗大长佬望秋行的住处。

  宗中所有的内门弟子都由望秋行所执掌,同时他也是这青池峰的主人,不过他早已不理世事,将青池峰中大小事务,都交由其他年轻的长老打理,而自己则在此处清修。

  没人知道他的修为达到了何种境界,传闻望秋行的修为比宗主叶问天还高……

  ……

  平日间望秋行的住处很少有人来行,可今天这里来了两位客人,正是李逸儿跟王秋儿。

  李逸儿跟王秋儿是望秋行的亲传弟子。

  二女的修为之所以跟一般内门弟子差不多,是因为望秋行告知二人要把每个境界都修炼到圆满后才可提升修为,如果不是为了打下扎实的基础,二女现在的修为兴许都已经突破到金丹境了。

  ……

  院内。

  一把太师椅上,躺着一名童颜鹤发的老者。

  周身仙气飘飘,不怒自威。

  此人正是望秋行。

  来到望秋行的住处后,李逸儿向其讲述了王雪松的遭遇。

  “竟有此事?”

  望秋行在听闻李逸儿的讲述后,一拍桌子,脸上露出发怒的神情。:“这李聪真是岂有此理,太不像话了”

  (这里提一下,这李聪就是那个打伤王雪松弟弟的内门弟子。)

  不过,生气归生气,他并不打算插手,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去解决吧。

  “师傅,你先别生气,其实我们来找你,是想向你请教一些问题的。”王秋儿拉着望秋行的手,撒娇道。

  “哦?愿闻其详。”

  两人向望秋行讲述了此行的目的。

  “嘿,这你们可找对人了,”

  听完两人的讲述后,望秋行摸了摸胡子,一脸自信的说道:“这事就交给老夫吧,老夫最是懂得如何安慰心灵受伤的少年了。”

  “真的么?”

  闻言,二女一脸激动地说道。

  “那是自然,老夫曾经可是九亿少女的梦,没人比我更懂得感情这事儿了”

  “可是师傅,你今年好像还没成亲。李逸儿突然补刀。

  “啊?我还没成亲吗?”

  “咳咳……这这是因为为师一心只放在修炼上,哪有时间谈情说爱的?”望秋行有些尴尬,急忙转移话题:“好了,你们晚点再过来,老夫准备一下。”

  “哦哦”

  ……

  靠山宗的演武场,位于各峰脚下,是一座巨大的广场,演武场上有着一根根被阵纹加持过的木桩,和巨石等日常的训练道具。

  这些被阵纹加持过的道具,有着自动修复的功能,供宗内弟子长期修炼。

  ……

  演武场外。

  “走开,走开,这里不许杂役弟子进入”

  一名在演武场外值班的外门弟子正推搡着一名杂役弟子。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