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言出必行的君子’程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系统你这不对啊,我儿子刚刚可是扶了两次,怎么显示只有一次?”程爸在心里暗自问道。

  系统:“同一个被帮助的老人仅计算一次。”

  “那还有一次呢?”程爸不死心道。

  系统:“不计算在内。”

  “还真坑。”程爸看了看奖励,抱怨了一句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倒是程晨对系统这个说法接受良好,毕竟如果可以这样刷,那连续让人配合走十次岂不是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爸我觉得你不能再这样说了,毕竟我还是很懂尊老爱幼的,比如我就很尊敬您对吧。”程晨制止了又要故技重施的程爸。

  “咳,你一个小孩子那么在意这个干嘛,咱们可是在做好事。”程爸道。

  “快上课了,我先去学校了。”程晨直接道。

  “行行行,不那样说。”程爸立刻摆手。

  “嗯,那老爸我还能在门口呆十分钟。”程晨立刻笑着点头。

  “行,看你爸我的。”程爸应了声,然后赶忙冲向菜市场。

  这次程爸也不知道怎么说,还真又找来了三个需要帮忙扶的老人转交给程晨帮忙。

  程晨扶一个,程爸就暗搓搓的看一眼进度条,等到进度条变成了4/10这才心满意足起来。

  “程哥,快打铃了。”一旁一直围观的罗环忍不住开口道。

  “嗯,知道了,爸记得九点来学校找我。”程晨应了声,然后对着程爸道。

  “知道了,我说的事你也考虑考虑。”程爸喊了一声,这才双手插兜颇为留恋的看了看小卖部的玻璃香烟柜,这才离开。

  “这臭小子嘴一张,害的我这最后一百块都留不下啊。”程爸摇头晃脑,一脸无奈的往街上去了。

  不过嘴上这样说,程爸去街上的动作却没变慢,就那么插着手,走路晃晃荡荡的就去到街上了。

  依旧是熟悉的黄龙商场,程爸一个人悠悠然的走进去逛了起来,等看到自己目标当中金碧辉煌的店铺,一看那价格,程爸忍不住搓了搓牙花子。

  “真贵,还要加工费。”程爸心里抱怨,脸上却是豪气的很,指挥着人就把他需要的东西拿出来包好了。

  其中的票据凭证那是一样没落下的妥帖收自己怀里去了。

  直到收拾好了这才再次一副街溜子样的去看冰箱去了。

  晃荡了一圈,眼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往汤溪小学赶去。

  程晨自然不知道程爸已经买好礼物赶来了。

  这时候他正跟着班里的这群小萝卜头一起读书呢。

  现在的题目简单,四年级的语文无非就是生字和背书,数学就是算数和应用题,其余高深的自然是没有的。

  因此程晨学起来很是轻松,甚至已经开始开起了小差。

  教室里四面白墙,前后都有黑板,因为成绩不好的缘故程晨坐的位置自然是靠后的,在教室的最后第三排,因此稍稍侧头就能看见背后的黑板报。

  这时候的黑板报用彩色粉笔出的,还挺好看,画着花写着诗歌和小小说,反正挺有意思的。

  看完黑板报,程晨把目光放在了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和他说过话的同桌身上。

  同桌是个女孩子,是的这时候直到初中程晨记得都是男女同坐的。

  桌上显眼的三八线边上就是女孩穿着蓝白校服的胳膊,顺着往上是一张白皙幼嫩的脸。

  “梅莎莎?”程晨在脑海里翻找半天才找出了这个名字。

  被叫梅莎莎的女孩扎着一个黑黝黝的大辫子,闻言小心的侧头看了眼程晨就又转头过去认真听讲了。

  梅莎莎头发微微发黄,看起来有些像是后世流行的那种蜜糖棕一般,脸颊白皙,眼睛很大,唇色淡粉色,是符合这个年纪小姑娘的漂亮可爱。

  “咳,没事。”程晨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说了句。

  然而对于程晨的话,梅莎莎并没有其他反应,还是认真的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讲课。

  程晨暗自摊了下手,然后接着发呆去了。

  汤溪小学是公办小学,还附带一个幼儿园,程晨自然是从幼儿园就开始在这里读的,因此对学校很熟悉。

  学校不大,一共有两排教学楼,但只有靠近校门口这一排四层教学楼是小学区域,背后操场另一边的教学楼只有两侧,并且也小得多的地方则是幼儿园。

  操场跑完一圈是两百二十米,因此并不是很大,并且操场头上一头还种了两颗需要四个小朋友合抱的大榕树。

  榕树下是一些单双杠跷跷板之类的。

  另一边则是水泥地的篮球场,程晨微微从窗口眺望出去还能看见黑乎乎的跑道。

  “现在的跑道还是煤渣跑道啊。”程晨收回目光。

  “塑胶跑道好像得我读初三的时候学校才有,距离现在还早呢。”程晨心道。

  “时间还真是又快又慢。”在程晨的感慨中,第二节课下课了。

  这时候的是八点五十五,五分钟后就应该出早操了,程晨看向教室门口,那里果然多了个人拦住了刚刚下课的班主任王国军。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和程晨约好的程爸,不知道程爸说了什么,王国军点了点头,然后招手让程晨出去。

  “王老师。”程晨礼貌道。

  “你爸说要带你出去一趟,下节课前回来。”王国军看了看程爸,然后认真的看向程晨说道。

  这话说的好像有些不信任程爸似的,倒也不怪王国军,因为王国军也住在滕丽村,对程爸的名声隐约有些耳闻,这才有了询问程晨的反应。

  “对,这事我妈也知道。”程晨点头道。

  “那行,程先生你带程晨出去要注意安全,及时送回来,现在的课程还是很要紧的。”王国军这才点头道。

  “王老师放心吧,就在校门口不远。”程爸倒是很无所谓,摆了摆手就要带着程晨离开。

  “记得赶上第三节课。”王国军再次叮嘱了一声。

  “好的王老师。”程晨转头应了声,这才跟着程爸走了。

  一出校门口,两人直奔不远处的工行走去。

  “你老师怎么好像不怎么信我这个家长。”程爸摸着下巴,疑惑的看向程晨问道。

  “不是好像,是确实不信。”程晨摊手。

  “我怎么看也比你这个小屁孩靠谱吧。”程爸难以理解道。

  “那可不一定。”程晨看了看程爸这身骚包的打扮和吊儿郎当的气质,然后摇头道。

  “算了不说这个,怎么样?要不要先存两千,剩下一千老爸我给你保管?”程爸摆手,然后眼神亮晶晶的看向程晨问道。

  “老爸你昨天可是答应了三千存我户头的,而且老爸你还说过男儿在世必须要言出必行,老爸你这么厉害做生意都能赚那么钱了,肯定是个一口唾沫一口钉的人吧?”程晨话是既夸了程爸,又把人架了起来,顿时程爸就挠头了。

  “咳,我这也是为你好,想帮你保管,言出必行这个肯定嘛。”程爸挠头,然后直起腰继续往前走去,当然嘴里嘟嘟囔囔的是没停的。

  不过程晨却没管这些,毕竟程爸嘟囔的无非就是他这个儿子怎么这么鬼精之类的。

  程晨正忙着计算这三千能在现在的魔都买几平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