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关于我一觉醒来发现换心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杭漂人,干着一份平平无奇的工作。

处于一个饿不死自己但日子也绝对阔不到哪去的状态,因为早年太穷导致工作有自己的收入后报复性消费,存款寥寥无几,是一个扎进人堆找都找不到的真实普通人。

干的最狠的事情就是在昨晚的梦里,把自己的健康心脏掏出来怼到了胸口开了个大洞的千手某人身上,顺便还把他那个破破烂烂的心脏塞进自己胸口。

硬核换心,狠人,就是我。

然后就是真撕心裂肺的痛,痛到我开始怀疑这个梦真实性的时候,早上的闹钟响了。

6:40,起床铃。

fine。

果然是梦,打工人,你该上班了。

我摸了摸幻痛的左胸,虽说熬夜修仙看文必定会做相关梦,但这个痛感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等下——我忍不住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个怕不是熬夜后遗症吧?

嗯,下班了去找同事拉个心电图好了。

现在,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我把自行车蹬出了残影,堪堪赶在交班前冲到了科室。

没吃早饭,还剧烈运动,希望等下站着听大交班的时候不要低血糖。

毕竟,我有前科,不止一次。

事实证明,墨菲定律是真的可怕,我,第三次,在众目睽睽之下眼前发黑了,感觉再不处理几秒钟后我就该晕了。

冷静,总之——先悄悄退出去找地方坐下然后把口罩摘了咳噗——

……

哇哦,这是血吧?

眼前一片黑朦,耳边是渐渐远去的同事的叫喊声,我伴随着梦境同款胸痛陷入了熟悉的断片。

——原来不是梦啊!!!

好的,我醒了。

毕竟我再不醒没准就要被昔日的同事打针抽血送检查,没准还打电话通知家属签急诊手术了啊!

但是太好了,没发生什么一睁眼换了个壳子或者换了个世界,耳边还是熟悉的母语,真是太好了。

熟悉的科室天花板,我几乎是挣扎着坐起来,身上接着心电监护,床边围了一群人,手里各种抢救用物。

感觉我晚一秒醒过来这些就要招呼在我身上了,看起来我昏的不久。

那么问题来了,我要怎么糊弄过去?

心超是不可能心超的,ct也不行,哪怕是床边胸片都不可。

如果那个梦是真的,我现在胸口顽强跳动的可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心脏啊,到时候影像学一照,哦豁,活着的医学奇迹。

以本人多年研究的火影学来看,括弧博人传不算括弧,能让我这样随便换个心都没出现排异,没准我的体质也不正常了,或者梦里的我本来就和千手沾亲带故。

那么血也不能抽。

最大的问题,梦,是会遗忘的。

我已经不记得早上的梦了,除了那个换心之痛,现在连那个千手小哥的脸也模糊了。

这是什么地狱开局,谢邀,孩子已经在哭了。

不,不要慌,

只要我坚持人没事,推给区区低血糖,小场面。

这么想着的我当场下来蹦跶了两圈。

口罩的那口血推给天气太干燥了流鼻血好了!

虽然大家都是业内人士,但是我相信大家应该不会往重症方向想的,毕竟灯下黑嘛。

不愧是我!

……

被领导骂了一顿,然后启动了备班换了我一天休息。

——对不起,备班老师!下次请你喝奶茶!

我愧疚的溜了,假装没有听到领导建议我去做个心超再背个动态心电图的话。

赶紧回家查一下岸本大爷的千手设定啊,毕竟,能不能活全靠它了。

话虽如此,但其实我回家第一件事,关门开灯拉窗帘,然后把自己扒干净。

果然,胸口一狰狞的疤。

我拿右手比划了一下,完美吻合。

摸出听诊器听了一下,正常心音。

很奇怪,按理说这么残破的心脏放身上,我却除了早上一口血其他无事发生,甚至——我捏了捏拳头,甚至我感觉自己体质变好了?

而且在医院拒绝一切后续治疗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种冥冥之中只要休息到位自己能痊愈的奇妙的自信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啊?这就是千手大猩猩吗?

而且我感觉再过个几天这块疤也会消掉,这到底是什么外星人啊噗咳——

好的,第二口血。我冷静的抽出纸巾把血擦掉。

我真的能活下来吗?

可医院我是真的不敢去,而且如果是真的心脏破裂应该也没得救。

要不还是写个遗嘱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