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风评被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世界的消亡是怎样的?

或许应该伴随着空间和时间的崩塌, 或许是一个奇点的膨胀爆炸,它会有星球的陨落,光和热跨越亿万光年向远方智慧生命传达它存在过又消亡的讯息, 会有和人类类似的智慧生物将这一个现象命名,然后新生的世界诞生,又有新的光和热沉淀分离——

总之,不该是这样的悄无声息, 如果我没有心血来潮, 如果没有这双能与时空同调的眼睛,这个固执, 独断,疯狂的星云,最后碎裂而成的光,会不会如同小美人鱼般,刀尖起舞后, 融化在阳光升起的海面上。

“不会。”

两个五条悟重叠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响起,纷乱的线和气聚散重组,我再也看不见那一片细碎的光, 被溺爱着的小王子低声说:“有人知道。”

两个五条悟不知何时取下了眼罩,两双极致美丽的苍天之瞳注视着我空无一物的手。

那里,光之触须曾短暂地休憩过, 又很快如同泡沫碎裂。

“当然不会悄无声息, ”五条悟平静道:“不然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那双无穷、无垠、无尽的六眼,变成了更令人战栗的量子蓝。

有一种说法,时间和空间的诞生处, 就是某种超时空——量子真空。

那么, 究竟是先有了世界, 才有了无量空处,还是恰好相反?

拥有这一双眼睛的人,究竟又背负了怎样的——

“别怕。”另一个五条悟笑了笑,“没有这么夸张,只是有一点接近。”

“一点点,”他伸出手比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范围:“你要是能理解这个,类比下你现在承担的压力就好解释多了,相当于两个量子真空的相遇带来的斥力——真的只是打个比方哦。”

“不过也差不多啦,”另一人接道,“放心,大部分已经由祂的自我毁灭抵消了。”

一个五条悟轻松地把我从包裹堆里捞出来:“毕竟我们两个作为产生斥力的本尊,完全无法控制这一份被动。”

另一个配合地接过把我按进软乎乎的沙发里:“贸然靠近的下场要么是两败俱伤,要么就是一方吞噬另一方。”

“像现在这样,”两个五条悟默契地隔空击掌:“本该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件。”

接着,他们一手一个捞起已经听得晕晕乎乎的两个学生。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吧。”我好悬才从陷下去的沙发里挣扎出来,忿忿指控,“五条先生!”

“你是说‘祂’么,”被我指控的人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点头,“毕竟我可是当事人嘛。”

“这个时候要说‘最强’。”一旁的另一个人抱着胸指指点点,“不然一点也不够拉风,我们可是要毁灭世界的人。”

“等、冒昧打断,”旁边听天书的虎杖总算听懂了一句:“毁灭世界?”

“是哦~”不知何时又戴回眼罩的不良教师勾着嘴角,大力搓了搓粉色的刺挠头,“虽说最核心的部分被世界本身抢先了。”

最核心的,当然是世界本身已经把自己敲碎了。

“真是的,太独/裁啦。”他不满地抱怨道,“害得我不得不紧急想一个足够配得上祂的——”

“是我们。”另一个人也超级不满,“——配得上的最最疯狂和彻底的变革。”

过去的五条悟说:“作为临别践行的礼物。”

未来的五条悟接道:“以及重回新生的祝贺。”

世界意识和宇宙一样,是不会死亡的,消亡只是新生的开始,这片细碎的光总有一天,还会长成一个新的,成熟的存在。

哪怕那时,或许已经不会有五条悟这个人的存在,也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祂拼尽一切要保护的孩子。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我早就把想说的话记录在六眼里了。”五条悟们得意洋洋,“术式是可以传承的。”

这两个恃宠而骄的人哈哈大笑,一脚踹翻了热腾腾的便当,并顺手把播放伤感bgm的电台给砸了。

只有拥有六眼的五条悟是例外。

祂或许不会记得五条悟,但绝对会注意到对那双盛满了量子之力的眼睛。

在第几个五百年,等祂再次醒来,会发现,第一个迎接祂的,是塞了满满一个无量空处的……

我:“愤怒猫猫头?”

“——才没有那种东西!!”x2

……

“滴滴——该滴眼药水啦——再看眼睛就要瞎啦——不瞎人也要傻掉啦——”

某特制的闹铃滴滴滴地响起,我随手把播放中的新番暂停,捞起小桌上的眼药水,熟练地往眼睛里面滴。

沁爽的冰凉感从眼底漫开,我迷迷瞪瞪地闭着眼睛,脚下一蹬,扯过小毛毯打了个滚,做足了心理准备后,依依不舍地把幻术关掉。

“唔……”被屏蔽的感知回归,我压抑着哼了一声,把脸埋进了毛茸茸的毯子里。“重。”

不管来多少次,还是无法习惯这份压迫感。

今日份的放松余额已经用完,我一边适应压力,一边盘算接下来的行动。

距离紧急迫降时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天,介于在本丸的养伤人设过于深入人心,再加上的确不适合参合进这场动荡,我被两个大人加两个少年不约而同地拦了下来。

哦对,在达成共识的当天晚上,两个五条悟拎着两个当事人少年不知道嘀嘀咕咕了什么,总之,那以后,我就只能看到一个常年在外显得非常之忙碌的进攻上层型的五条悟,以及另一个隐在暗处的守护学生型的五条悟。

——他们竟然还有轮班制!

具体的事情经过他们没说,我也没问,写轮眼一关,不可视不可见。

紧接着,我花了半天来拆那一摞包裹,再花了半天装饰住的房间。

房间就是一开始落脚的公寓的空房。

包裹里包括但不限于各种生活用品,网络用具,简单的身份证明,以及万能的钱。

五条老师:是送你的啦~

五条先生:是报酬哦~

我竭力忽视某种莫名其妙的既视感,试探:咒术师的收入很高?

虽然我知道对于这些人来说钱已经不算是钱了,但2018年通货膨胀到这个程度了?

伏黑惠表情波澜不惊:你对咒术师一单的收入有什么误解?

原来如此,既然是按照市场价结算的那我就放心了。

劳动力所得,拿钱不虚!

于是我就此过上了惬意的度假生活。

空调电脑冰可乐,毛毯手机小蛋糕。

工作达咩,压力达咩,统统达咩。

——果然,这里是天堂吧。

我扯出纸巾,感动地擦了擦从情不自禁掉下的眼泪,

绝对不是痛的。

趁着那群人的动作还没影响到普通生活,要不,去逛个街?

普通地逛街,普通地看电影,普通地用手机留个念?

以绝对不会引起大街上咒灵注意力,没有意外的那种。

所谓最好的伪装就是不伪装,作为一个没有咒力的普通人,关闭了对恶意极其敏感的瞳术后,咒术界的大门相当于对我关闭,看不见咒灵,走在街上,自然也不会引起什么主角专属的意外事故。

花花酱计划大成功!

我期待地原地扑腾,奋力将自己从层层毛毯中拔/了出来。

“好,今天就把周边逛一圈。”

我期待地做好了计划,手上慢悠悠地划拉出衣柜,随手扯出距离最近的一条小裙子,再慢悠悠地穿戴整齐。

顺便一提,几条小裙子也是我从那一摞包裹里拆出来的。

款式新颖,尺寸合身,风格丰富,以至于我一度在思考把这些带回家的可能性。

……至于为什么一个一米九的大龄男性会有这么优秀的小裙子审美,别问,问就是五条悟无敌。

换好了裙子的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皱眉。

裙子挺好看,就是有太久没穿裙子了,稍微有点不适应。

紧身作战服穿多了,乍一回归普通美少女的生活,总觉得空空的,没有安全感。

我别别扭扭地从房间里出来,纠结地转了几个圈,最后还是没有敌过这份别扭,折了回去。

——然后套了个丝袜。

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穿小裙子,就算我自己也不行!

总算有安全感的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摸出一支唇膏敷衍地抹了抹,随手抓了个马尾,叩上帽子,小包一挎,踩着小高跟快乐地出门了。

耶!奶茶电影咖啡厅,现代化的日本,我来逛街啦!

……

然后我就真的逛了个爽。

一个人享受假期的感觉,在喧嚣闹市中构建自己独立世界的感觉,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不用迁就,什么也不用想,甚至不用担心灾难下一秒就会降临。

心脏扛着重压在沉稳而缓慢地跳动着,我顺着人流慢悠悠地一晃一晃,偶尔累的狠了还得靠到一边喘口气歇一歇,五条先生给的那张卡额度还挺高,至少对于按部就班的我来说,里面的额度足够我在这里活个一年半载了。

呜,为什么这些报酬带不走。

我好遗憾地把手里最后一口冰淇淋吞掉,转头开始对着奶茶的图片纠结。

虽然买奶茶的本能已经刻在了dna里,可是这几张图片看起来都很好喝的样子。

都想要。

“如果不知道选什么好的话,客人可以尝试我们店里的最新款哦~”弯着眼笑得亲切的小姐姐指了指图片最大的一个。

“唔,”我目光来回挪移,“果然……”

实体店果然不是很好意思点三份的我默默放弃:“那就这个吧,谢谢!”

“好的,请收好您的小票,旁边等候区稍等~”

“好哦。”

我拿了小纸条,乖乖地让到一边,奶茶店的冷风颈侧透过,带来短暂的凉爽,但很快,眼眶受到恶意的激惹微微发热,没等我思索,下一秒,这一份机械带来的舒适突然变成一股凛冽的风刮面而过,甚至扣着的帽子都被掀翻飞起。

我身体快过大脑地伸手一抓,转头往风刮过的一侧看了看,理所应当的什么也没看到。

异常是没看见,出色的动态视力倒是捕捉到了高楼上一闪而过的黑白影。

嗯?

好像是一只滚滚?

……

“胖达,这个时候你在发什么呆?快点跟上!”高楼之上,传来前方伙伴的呼喝。

外形憨态可掬的熊猫把视线从下方的人群中收回,加速从两栋楼的空隙一跃而过。

“奇怪,刚刚一瞬间好像感受到了悟的……?”

“那家伙不是说出任务去了?”

“不是本人啦,好像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的咒力标记,”他困惑地眨了眨黑黑的眼睛,“约摸是被设定为一旦有咒灵撞上,就嚣张的反扑那种……”

“……哈?”

“唔,可以理解为‘靠近禁止’,‘恶意禁止’,还有……‘动了这人你就等着被挫骨扬灰’的灭杀警告?”

“噫,你在说什么恶心的话?”

“对方好像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诶?”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