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谁还没有千里眼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战计划第一步:先把我的武器找回来。

据医生的话说, 我和岩融之间间隔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界,本来成功率接近为零的。

现在正逢圣杯战争期间,最高等的降灵魔术成功率直线上升, 钻一钻圣杯的空子,走一下降灵的路, 说不准可行。

于是就有了我大晚上不睡觉,蹲在地上勤勤恳恳地画召唤阵这件事。

复杂的召唤阵我也不会画,现在地上逐渐成型的图案,其实是岩融的刀纹。

画得还挺吃力, 我觉得看着我画的人也挺吃力的。

就在我穷尽毕生所学,画了一个并不怎么圆的圆后, 看不过眼的医生默默地, 在地上投影出了一个正圆。

……不会画画这件事也怪不得我啊,毕竟我是这么的平平无奇。

“你快别说了, ”听了我一嘴故事的医生表情无奈,“我都要不认识平平无奇这四个字了。”

至于阿拉什先生?

在确定了我可以自保、甚至能和他比划个来回后, 他就出去找最高点收集情报了。

我自信满满地表示:接下来请把我看做您的战友吧。

在阿拉什的传说中, 他永远都是一个人。

——孤独的战士,狮子般勇敢的阿拉什。

这一次的机会难得,也该让他体会一下与人并肩作战的感觉了。

这些话我没有说出口, 但是我觉得, 拥有千里眼等级a的阿拉什, 应该能从我们的对视中,明晰我的这份心意。

因为他是这么回复我的:哈哈哈,你都已经这么说了, 那我作为前辈, 怎么也得先去给你探探路啊。

于是我顺理成章地改口:“好的, 前辈!”

“打断一下,”旁听的医生不知为何一脸的牙疼:“你的改口是为了隐藏真名吗?”

“当然不是,”我睁大眼睛疑惑地回望,“在作战方面,经验丰富的阿拉什先生不就是我的前辈吗?”

至于真名——

医生不提我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隐藏真名,指的是在圣杯战争中,由于参展的英灵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存在,为了避免被对手专门针对传说中存在的弱点打击,大部分的参战者都会选择隐藏真名,以职介相称。

我不一样,我是这大多数之外的人。

我转头向等候着我的阿拉什先生:“请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前辈您可以自由地选择是否需要报上名字。”

在得到了阿拉什先生一个爽朗的笑脸之后,我也大大方方地拍了拍自己:“至于我自己……反正我本身也是假冒的,哪怕报上名字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来历,您就称呼我‘花’就好啦。”

至于医生——那还是叫医生。

……总觉得我们的这个组合哪怕是老老实实地叫真名,迷惑性也很高呢。

“好了,”我拍拍手站了起来,叉腰看着或许是我此生绘画巅峰的刀纹,“哇——”

就差手把手带着我画画的医生深沉地舒出一口气,低头默念:“人无完人……”

我若无其事地转头,假装没听到他的嘀咕。

“召唤阵画好了,”医生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接下来你只要按照你最熟悉的方式呼唤他,你们之中的契约会牵引你们相遇。”

“你确定到时候召唤出的一定会是我想要的吗?”我紧紧地盯着刀纹,执拗地想要得到明确的回答,“我只要我的那把岩融。”

和我并肩作战的,属于我的,岩融。

“是的,”他的声音充满了安抚,“我向你保证,”

“世界或许会蒙蔽你的双眼,但创下的羁绊不会。”

一定能够再见的。

没有什么契约能比共生契约更加的深刻,也没有任何羁绊可以越过曾经拼尽全力灭杀恶鬼的日日夜夜。

遵从本能,顺应本心——

我这么想着,将自己整个人都怼进了由刀纹形成的召唤阵里。

“——岩!融!”

“叮铃——”

几乎是我话音刚落下的瞬间,意识海深处的刀铃应声而起,细如蛛丝的契约在这一声之下缠绕上了绿色的藤蔓和红色的花。

我猛地睁开眼,伸手凌空一抓!

闪着寒光不住嗡鸣的宽大刀身,“恶鬼灭杀”四个字熠熠生辉。

是我的——是我的刀!

“欢迎回来,”我抱住了失而复得的半身,热泪盈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主公,”大薙刀特有的沙哑声线回应着我:“我回来了。”

……

“是我的错觉吗?”巡视了一圈回来的阿拉什先生看了我好几次后,转头看向医生,“出去了一趟她是不是突然变得……”

“无所畏惧,”医生接道。“所向披靡。”

一把刀的作用真的那么大吗?

我要说,是的,就是这么大。

这是我的半身,我的唯一,组成了‘我’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岩融的回归,空缺的一项补上,我才是完整的我,才有足够的地底气,去向那些历史上创下赫赫功名的英灵宣战。

“为了能够与英雄一战,势必要用最好的状态,”我无师自通地具现化出查克拉锁链,牢牢地将大薙刀和背后背着的大团扇捆在了一起。“这样可以吗?”

这一次绝对不会弄丢你了。

“没有问题,”许久不见的半身几乎是纵容地任凭我折腾,“感觉不赖嘛,哈哈哈哈!”

啊,岩融魔性的笑声也是如此的令人怀念。

“好了,”前辈阿拉什拍了拍手,拉回了所有人都注意力,“来说一下我这次出去的发现吧。”

介于我和医生其实都算是经历过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人,所以阿拉什前辈此次出去收集情报,是方便我们判断,现在究竟是那一条时间线上的圣战。

“特异点f吗?”前·千里眼·医生摸索着下巴自言自语,在第一时间排除了经历过的圣杯时间线后,他以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的夸张姿态大大地松了口气,充分展现了不想和过去的自己遇上的心情:“不对,更像是之前有次探测到的小型特异点……”

“这个我知道,”没有千里眼·就差把fate zero全文背诵·我举手发言,发出了跃跃欲试的声音:“明天晚上我可以去应lancer的宣战吗——”

“……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期待?”医生眼睛一瞪,“你还真打算一个一个打过去?”

“不然呢?”我歪头,举起了手中的大刀,理直气壮,“我,近战,剑士。”

“他,远程,弓兵。”我指着阿拉什前辈。

“最后是医生你,”我最后把指尖对准了医生,“后勤,魔术师。”

“战法弓,”我快乐地握拳,“标准的勇者小队!”

“牧师呢,”曾一度迷恋虚拟偶像的某宅愤愤捶桌,一时间投影雪花点飞舞,“别以为你把牧师替换成弓兵我就不知道了!”

“要什么牧师,你是看不起千手的恢复力还是看不起前辈的健硕ex?”我不屑一顾地叉腰,“而且只要我活着,医生绝对不会死!”

正打算反驳的医生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直球打的措手不及,这会儿咳嗽地惊天动地:“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我再次叉腰,气势上完全碾压过了这人,“总之我就是要打,有问题吗?”

“没、没有。”医生弱弱地接道,“您请,您请。”

很好。

说服了一个,我满意地将目光投向了下一个。

经验丰富的老将阿拉什眨了眨眼,两双视线交接。

三秒后,他果断点头,并作出了请便的姿势。

——耶!

其实已经开始心虚的我悄悄地在心里握拳。

完胜。

“你就仗着岩融可以替你稳定能量……”

耳边传来了医生幽幽的声音。

“没错,岩融是最棒的!”我完全没有被打击到,并以之为荣:“哼!”

接下来,我们就战力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事实上由于没有军师的存在,我们三个纯战力也讨论不出多复杂的布局。

因为我的坚持,最后敲定由我作为主要的战力承担大部分的火力,再三确认了医生现在不会被现世的任何伤害碰到后,由他作为“我”的御主跟随在我的身边,而阿拉什先生则是作为大局的把控和远攻的支援。

——以及被封存的王牌。

在这个漫长的黑夜,我们总算确定了基本的作战计划,作为唯一的人类的我,则是在启明星出现在泛白的天际时,被两人一刀赶去了睡觉。

事实上的确又累又困还很饿的我也快倒下了,强撑着道了声晚安,我保持着靠着墙角的姿势,脑袋一歪。

废弃的建筑物在少女绵长不变的呼吸声中陷入了寂静之中。

即便是魔力极度匮乏,也一直没有被亏待的阿拉什调整了方位,守在了少女防御的空门上。

以投影状态出现的医生敲击键盘的声音停了下来,半透明的手平举,细小的金色光芒从他的手中升起,在昏暗的室内交织汇集,映照着他低垂着的眉眼。

阿拉什借着光瞥了一眼,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窥伺一二,眼前的这个男人“魔术王”所罗门的曾经。

弓兵移开了眼,并没有对这个行为加以询问,只是转而看向靠着墙陷入沉睡的御主,大约是墙壁太硬,她微微皱着眉,那双生机勃勃的眼眸合上之后,脸上的疲惫便再也遮掩不住。

“阿拉什阁下,您就这么由着他?”不知何时放下了手的医生把自己投影到了他的肩侧。

“那是我的master,”弓兵笑了笑,反问:“你不也是?”

“……”被反问的人一时间失语,紧接着他失笑。“看来您也看到了。”

“第二法,观察、往来任意世界间,第三法,灵魂的物质化,”他看着睡的无知无觉的少女,“被世界珍视之人。”

阿拉什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千里眼之中,少女的周身萦绕着的,是来自世界馈赠的光。

“也是拯救了不止一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