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天狗食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声未尽, 雷霆不落,山脉震荡!

虚空中不可见的某一处,传来了巨大的、不可忽视的、暴力击打坚壁的声音。

强烈的空气对流从破碎的裂缝涌出, 似又有惊涛拍岸,洪水决堤。

压缩到极致而骤然释放的灵力不可控地溢散出莹莹微光,随后又被牵拉出长长的扭曲光带, 向着虚空的裂纹汇聚。

气流笼罩之下, 包括自视其高的上弦之鬼,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升起了被某个未知存在盯上的悚然。

蜿蜒的光带在这一瞬间如同被静止,随后,掌控权旁落,它们俯首臣称,整齐划一地向最上空收拢,下一秒,光球炸裂!

一个还未成型的巨人被蓝色的火焰包围着, 从碎裂的虚空中踏出。

虚影凝实,战骨增生,背后双翼长长伸展而开。

随后火焰不息, 跗骨而上,血肉填充骨骼,经脉贯通全身。

伴随着猎猎战袍加身,鳞鳞铠甲被覆其上,这一脚也终于踏到了实处。

这位长着天狗模样的鬼神头顶着紫黑色的雷云, 发出了降世的怒吼——

“——!”

无可被倾听,无可被正视, 孤高的战场修罗——

“斑……先生?”

幽蓝色的火焰之上, 那双红色的圆睁怒目微微垂眸, 向我‘看’来。

“当啷!”这是手里剑摔落在地的声音。

看清了须佐能乎全貌的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众所周知,耗能巨大的须佐能乎是无尽吞噬查克拉生命的死神,可若是施术者足够强大,它便是施术者的守护神。

或是守卫在施术者的身侧,但更多的是将施术者护在额头正中的核心,遵从他主人的意志,是坚硬的盾,也是锐利的矛。

然而属于这个暴力打破空间壁垒并穿过空间风暴的须佐能乎的额头正中,五方形的内里——

是空的。

赤红色的,不灭的火焰在其上燃烧着。

这是除却天狗眼睛以外唯一的红色。

也是当初的我留下的痕迹。

这是……属于我的须佐能乎。

——什么啊。

这一具近乎完全体的须佐能乎真的太高、太高了,以至于想要正对体格最小的我,必须要完全地低头垂目。

‘他’对着我伸出了手。

我隐隐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打算,试探着,将双手前伸——

可这也……

被包拢托起的少女在无人可见的空中喃喃自语着,不同于冰凉雨水的滚烫液体一滴一滴地砸落。

“——您真的……未免……太纵容我了……”

蓝色巨人的手微不可查地蜷曲了一瞬,随后,将捂着眼的少女送入了额头的核心。

‘他’在无声地传达一个意思:

武器给你了,力量也给你了,现在,去找回你的场子吧。

……

我环视着此前从来未曾想象的制高视野区间,神奇地、如同本能般地掌控了这具神兵的操控。

轻叩面前的查克拉骨骼,伴随着坚硬的敲击声,是依旧冰凉的、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

我无声的笑了出来。

——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首先,要有一把武器——

当我内心迫切地需求时,即便在沉睡中,我的半身依旧给予了最及时的回应。

“叮铃——”

契约深处刀铃无风自响,我摆出了起刀的姿势,凌空一握!

下方,保持敏锐五感的我妻善逸架着重伤的富冈义勇一退再退,直到桃花林的边界,依然清晰可见的天狗巨人赤手空拳,凌空一握——

那额头的赤火骤然旺盛之时,一把放大了数百倍的大薙刀烧灼着同样的赤之火,落在了‘他’的手心。

——岩融现!

“简直就是……神明的力量……”

没有人附和这一句感慨,远处,被天狗盯上的月之武士已经率先发起了进攻。

在那个‘少年’呼喊了“哥哥”之后,‘他’的确得到了全力的回应。

属于黑死牟的雷区也被踩爆了。

“兄弟……兄弟——!”无尽的愤恨之火彻底引爆了这个寡言的上弦之壹。

“在这个最强早已死去的世界,在这个他早已经死去的世界……”上弦百年剑之鬼偏执地,愤怒地:“除了他,我不会再输给任何人,哪怕是神明——”

“月之呼吸·十四之型!”

无数巨大的弦月形刃风荡平了弯折的桃林,同时,相伴而生的无数巨型圆月刃旋转切割,冲天而起。

“——凶变·天满纤月!”

还没有完,作为百年来稳居上弦首席的黑死牟的确当得起剑技卓绝这一词,他借着鬼的强悍体能纵身跃起,弹跳力的极致,几乎跃到与巨人胸口之高。

其速度之快,此前一招刚出的鬼之刃追赶不及,那形成的暗紫色月刃成片漂浮在他的身后,满天的弯月拱卫着六眼的武士,滞空中,他再次拔刀——

“月之呼吸·九之型!”

连续错杂交互的乱数无形斩击,带着无数道交错的刃风,同样的圆月刃从空中夹击,一动未动的天狗的退路被牢牢封死。

“——降月·连面!”

被鬼之月刃包围的天狗巨人终于动了。

幽蓝的火焰双翼在阴暗的天空下尽数伸展而开,‘他’单手握着刀身印刻着“恶鬼灭杀”四字的大薙刀柄最前端,调转方向,飓风卷起暴雨和花瓣,巨人扶摇直上。

变化后的大薙刀燃烧着的火焰刀身宽大如同镜面,印出了下方侧身高举着□□的鬼。

黑死牟看到这一刻他自己的身影,竟然像极了曾经一度嫉恨的那个人。

——可那个人,从来不会有这三双疯狂到极致的眼睛。

……是了,他们本来就是双生子。

本该极其相似的双生子。

可那个人如同太阳,所有靠近的人都只能远远地望着他,憧憬着,徒劳地伸出双手,却无法靠近分毫。

数百年的岁月流逝,父母的脸已经模糊,妻儿的脸已经想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

记忆中最鲜明的人仍旧是他最想忘记的那个人的脸。

“缘一——!”

——只有你鲜明如初。

究竟是为什么没有听从那位大人的指令,固执地独自前来找这个‘少年’。

因为那个火焰斑纹,赤红色的像极了日之呼吸的刀,还是与记忆里那人相似的眼神?

这份愤怒和不甘是为了什么?

可天狗巨人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了。

那双翅膀扇动着飞起,高高地飞起,几乎要没入云层之中,随后,调转方向,收敛羽翼,如同捕猎的鹰,俯冲直下——

黑死牟——这位曾经名为继国岩胜的武士,在对手起手这一刻,便意识到,这一击他必败无疑。

你曾说过,穷其道者,归处亦同。

可我注定到不了你到的地方。

疾驰而下的天狗巨人撕裂了厚重的云层,一束束阳光从裂缝中透入,巨人的身后,已经数百年未见的正午的日轮从云层探出。

太阳站在天狗的那一侧,而月亮……

渺小的、如同尘埃的圆月刃尽数被冲击而下的刀锋碾碎,赤红色的巨大刀刃划出的红日轮已经将名为虚哭神去的佩刀斩断,随后是半边的手、臂膀、半边的身体……

——天狗食月。

“不!我不承认!”

断掉的半边臂膀狰狞的肉团再次以迅疾的速度生长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你永远那么强!”

倒生的骨骼,错位的五官,层叠的肉芽,这再生的半边竟比恶鬼还要丑陋。

“放弃了家人、变成了鬼、最后连武士道精神都抛弃了的我……”

“就连唯一的月之呼吸都即将失传的我……”

错位的视线,错乱的记忆,这个堕落的武士对着灼烧着他的太阳,发出哀泣:

“……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诞生于世?”

“告诉我啊……”

“铮——”

刺耳的琵琶声响起,后仰着的怪物跌入了层层叠叠的阁楼中。

然而从天而降的刀刃却不会因此停滞。

都已经打到这个程度了,但凡是个人都不愿意前功尽弃。

由天狗巨人携带着的巨大火焰之刃直劈而下,直接横贯穿了层层拉门,打入了深处隐藏着的某种存在——

意料之中的惨叫声和惊恐的斥责声,我趁此机会从须佐能乎中脱身而出,借着这一份冲力再度加速,举刀欲砍!

下方,顽强的下弦之壹竟犹不肯放弃地向我抓来——

骤然增生的触手和肉芽从门侧探出,意图将空中无法控制身形的人缠缚。

——陷阱!

那一扇门贪婪地久久不肯闭合,眼见得半空中无所着落的猎物即将被捕获。

限制内蓝色的查克拉渐渐消去,我疲惫地、不甘地下落——

糟了,操控不属于自己的须佐能乎果然勉强,意识消耗太大,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先……别睡……

我艰难地保持最后的一丝清醒,尝试着脱离包围。

后上方,失去了操控者的查克拉巨人化作了一个半透明、即将消散的人影。

利落的作战服,被覆红色铠甲,披散的黑色炸长发下,由三颗直刃勾玉连接成线,如同刀刃般锋利的万花筒高速旋转着,锁定了无限城里已经看不出原本相貌的鬼。

似是要将他的模样深深印刻在记忆里。

“连起舞都不会了吗,真是丑陋啊。”

这个输出了海量查克拉又强制打破世界壁的男人竟然还有余力,硬生生扛着此世界的压制力与原世界的拉扯力,结印:

子、丑、戌、午、申、亥、寅。

熊熊的如同海水一般的烈火先一步涌入了木质的拉门中。

“——火遁·豪火灭却!”

比风还要轻柔的空气流动抚过我的发顶,却偏偏在即将触碰到我额头的时候消散无形。

记忆的最后,我听到的是一句:

“干得不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