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挣脱祁先生_楚洛墨林子然_芸思佳

2020-05-22 18:02

挣脱祁先生第42章 奶糖的味道

叶茜茜撒着娇在祁莫寒柔软的衬衣上蹭了蹭,嘟起嘴娇嗔的说道:“莫寒,今天天气这么好,陪我出去散散心吧。”

祁莫寒沉默的向车窗外望去,听她开口才将目光收了回来,他心里一动,暗藏在心里多年的疑虑又一次浮了出来。他沉吟了片刻,唇角微微上扬,“好啊,今天集团的事不忙,陪陪你。”

他吩咐司机往城郊驶去,马路边的高楼大厦渐渐在视野中消失,被苍翠欲滴的树木替代,细碎的光斑铺洒在马路上,像是被筛落的金子。

“莫寒,要去哪里啊?”

“你不是想去散散心吗?我带你去我小时候常去的一个地方。”祁莫寒的眼眸微微下垂,唇边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叶茜茜见他似乎心情不错,也顺势撒起了娇,“好啊,不过晚一点你要陪我去喝咖啡哦,我知道一家咖啡厅味道特别好。”

车子顺着蜿蜒的马路驶离了城市的中心,两边的房屋变得低矮,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在一个小小的公园门前停了下来。

这座公园看起来已经荒芜了很久,四周杂草丛生,秋千和滑梯上也刻上了被岁月侵蚀的痕迹,锈迹斑斑。

叶茜茜嫌恶的环视着周遭的环境,小心翼翼踩着纤细的高跟鞋,她侧过身子拉住祁莫寒的胳膊轻轻晃了晃,“莫寒,这里阴森森的,看起来好可怕哦!”

祁莫寒一言不发的向公园深处走去,一棵粗壮的榕树枝繁叶茂,颇有些遮天蔽日的气势。他慢慢踱步,绕着这颗榕树转了两圈,俯下身子在树干上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印痕,上面刻着两个手拉手的小人儿,经过时间的流逝只隐隐约约看得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这个痕迹,回忆被渐渐拉远。

“在看什么嘛,跟你说话都不理人家。”叶茜茜娇嗔的挽起了他的胳膊,“这是什么地方啊,你小时候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祁莫寒的身体一僵,转过身来目光在她身上慢慢聚焦,声音略微有些生涩,“你没来过这儿吗?”

叶茜茜眼底流露出几分不屑,轻嗤了一声,“这儿应该只有那种穷人家的小孩才会来吧?”

他眸中的光辉渐渐逝去,被一层冰冷的寒霜覆盖,他勾唇一笑,敛眉低头,“说的也是,我们走吧。”

他不露痕迹的放开了叶茜茜的手,率先抬脚走出了公园。

叶茜茜莫名其妙的望着他挺拔的背影,眉心微隆,这是唱的哪一出?她来不及细想,匆匆跟上了祁莫寒的脚步上了车。

车子顺着原路返回,深埋在心里的记忆一点点鲜活了起来。

小时候父亲工作繁忙,母亲常约着别家的夫人小姐做脸打牌,也没什么时间陪他,只有照顾他的罗姨常带着他出去玩。兴许是他家教森严,也兴许是他性子冷淡,七八岁的年纪却没有一个玩伴。

罗姨心疼他,便刻意带他到游乐场和公园去,希望他能交到几个朋友。

十多年前这儿还不是这般败落的景象,草丛修剪的整齐,总有些小孩滑滑梯、荡秋千,追逐嬉戏着。

罗姨带着他到了这座公园,可他也只是漠然的双手揣兜冷淡的看着那些小孩,用力掩藏着眼底的渴望,佯装出一副不屑的模样。

直到有一双软糯柔软的小手,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哥哥,没有人跟你玩吗?”

他诧异的转过身来,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嘴里含着棒棒糖,眨着眼睛望着他。

“哥哥你跟我一起吹泡泡吧,今天我也是一个人哦!”

女孩不由分说的拉着他跑到了榕树下面,跟他一起席地而坐,从浅粉色的包包里到处一支泡泡棒,放到嘴边轻轻一吹,透明的肥皂泡在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泽。

女孩大方的把泡泡棒递给了他,一笑眼睛都眯了起来,“哥哥你也试试看。”

小小的祁莫寒第一次感觉像有一根羽毛轻轻挠了挠他的心尖,他依样嘟起嘴吹了一串泡泡,女孩毫不吝啬她的赞美和崇拜,拍着手又跳又笑。

一连几天,祁莫寒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午后到公园里跟那个小女孩一起吹泡泡。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女孩有些愁眉苦脸的,垂头丧气的咬着棒棒糖,嘟了嘟嘴说道:“哥哥,以后我可能不能来了哦!妈妈帮我请了家庭教师教我画画,虽然我很喜欢跟哥哥一起玩,但是我也很喜欢画画。妈妈说,小孩子要多学一点东西的。”

七八岁的祁莫寒撇了撇嘴,感觉眼睛酸酸的,他揉了揉眼睛,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说道:“没事,你去学画画吧。”

他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用尽全身力气在榕树的树干上刻了两个手拉着手的小人儿,指着它们得意的笑了笑,“你看,虽然我们不能一起玩了,但是它们可以!”

女孩眨了眨水濛濛的眼睛,用力点了点头,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哥哥你真好!”

祁莫寒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好像还沾着她的口水,她身上有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就像大白兔奶糖一样。

“我们要回家了哦,叶XX——”远处传来一个温婉的女声,向小女孩招了招手。

女孩应了一声,向前跑了几步又折了回来,把小背包里的泡泡棒递给了他,“哥哥再见!”

她笑眯了眼睛,夕阳的光辉在她脸上镀上了一层油画般的色彩。

这幅画面一直深深的刻在祁莫寒的脑海中,历久弥新,过了十几年也不曾褪色。

可惜,他没听清女孩的名字,只记得他姓叶。

自从他遇到叶茜茜之后,他就深信不疑的认为小时候那个女孩就是叶茜茜,直到那一天叶知恩爬上了他的床。

虽然有人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给他下了药,但他还残存着些理智,破门而入的叶知恩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他还不至于饥不择食。直到嗅到她身上那股甜甜的奶香味,他才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燥热。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小时候他遇到的究竟是叶茜茜还是叶知恩?

今天,他应该找到答案了。

推荐阅读: